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军队转业上校军官李守和和妻子因迫害离世
军队转业上校军官李守和和妻子因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南京法轮功学员优秀军队转业上校、正团职军官李守和与妻子王兰英分别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和二零一七年二月因迫害而含冤离开人世。

一、夫妻二人一同走进大法修炼

李守和原是大陆军队某部队上校军衔、正团职军官。在四十岁出头的年龄上,他就得了一身的病,尤其是心脏病,到军、地多家医院也未曾治好,医生说只能终生服药,维持现状,但不排除随时有生命危险。

一九九六年经朋友介绍,李守和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天后,他觉得浑身舒服了,身上有力量了。到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于是,他骑着自行车,一口气蹬到了长江大桥上面。王兰英见到丈夫这个精神状态。夫妻俩人惊喜道:法轮功太神奇了!王兰英也曾身患胃病、精神衰弱、失眠、妇科病、颈椎病等多种疾病。看到丈夫的变化,妻子与丈夫一同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

二、李守和在一次学法心得交流会上的发言

身体健康了,人的心性也升华上来了。李守和请求辞退了按规定配备给他的公勤人员和其它特权。正当李守和要在事业上东山再起的时候,上级领导确定他转业。他面临着人生事业的第二次选择。李守和在这个时候是如何面对的?

在以后的一次学法心得交流会上,李守和是这样说的:当初有人从上级领导那里给我透出信息:要我跟某位领导“表示、表示”,就可以提拔重用,不用转业了。我说我现在修炼法轮功了,这事我肯定不会做,我要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要放在以前,我一定会去做。在转业分配工作的时候,有朋友向我建议:对某某领导“打点、打点”分配个好工作。我还是那句话:我修炼法轮功了,要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这事我肯定不会去做。你们想一想:不该我得的我得到了,我要失去多少德呀!结果,我出人意料的分配到了南京市雨花区工商管理局,这是一个很热门的单位。后来又根据我在部队的职务和表现,负责外资企业。这又是一个热门单位的热门岗位。对于一般不修炼的人来说,这无疑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又是一个捞油水的好职位。可我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做人,不搞特权、恪尽职守、不应酬、不收礼、不送礼、不收红包,仅举一个例子:有次某肉联厂送给我的红包,我礼貌的退回去了。后来,他们趁我上班不在家,把一大堆的猪肉丢到了家门口,敲了敲门就走了。第二天,我就把猪肉折算成钱送到肉联厂。类似的例子很多。单位干部每年休年假我不休;每年报销医疗费,我没有;每年有出国和国内旅游的机会,我不参加;单位里有同事生病请假,我就帮着顶班;每年评先进,我又自然的推荐下面的同事。

这就是修炼人李守和。

三、被劫持到的看守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际,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诬陷迫害法轮功,李守和遭受到了无理打压。

二零零零年年末的一天,李守和在下班的路上被雨花区公安分局共青团路派出所警察以找谈话为由,骗到派出所后被“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非法关押。开始强迫李守和写所谓“三书”,李守和就跟他们讲真相。他们拒听。他们气急败地追问他:你要跟着共产党走还是跟你们师父走?你是要共产党,还是要法轮功?!李守和无奈地摇摇头说:你们说的我不理解,我的师父让他的弟子做好人、更好的人,从而提升人的心性境界达到身心健康,有什么不好?我若不是炼了法轮功,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身心都健康了也才能更好的为国家、为社会服务;又为国家节省了医疗费用,这有什么不好、不对的?难道做这样的好人不对吗?!他们说:现在不是你审问我们,而是我们审问你;不是叫你做好人,而是叫你听我们的话,不听话就戴上手铐、脚鐐扔到地下室去!说扔到地下室就真的把李守和扔到地下室去了。

李守和的妻子王兰英得知丈夫被派出所警察劫持,立即打的士找到共青团路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警察说:根本就没这回事,我们没见到你丈夫李守和。你到你所居住地江宁区高新园派出所问问,是不是他们干的?王兰英信以为真,就马上打的士赶到江宁区高新园派出所。值班的警察说:你丈夫李守和不在这里。王兰英不相信。就在院子里喊李守和的名字。警察说我可以给你写保证,你丈夫不在我们这里。

王兰英又折回到共青团路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又在骗她,叫她到附近的几个派出所都去问一问。王兰英不相信,就在院子里喊李守和的名字。嗓子都喊哑了,李守和也没有答应。其实李守和那时就在离她不到七、八米的地下室里,嘴巴被塑料袋封住了,身子被铁链子锁在钢筋水泥柱上,动弹不得。

那一夜里,王兰英跑了多个派出所也没见到丈夫的面。当她嘶哑着嗓子筋疲力尽回到家的时候,雨花区共青团路派出所五、六个警察已经在非法抄她的家了。非法抄走一台电脑和大法书籍、一大包真相资料。警察这才告诉王兰英:要见你丈夫就到南京市看守所去见。王兰英哭着跟警察讲真相。警察威胁道:不许你再讲了,再讲就把你一块绑架走!

李守和被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出来后判若两人,身子消瘦,脸面苍老,走路东倒西歪,乌黑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大半,令人难以置信。

四、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到脑出血

二零零八年,邪党又以举办奥运会为由迫害大法修炼人。那天李守和正在单位上班,被雨花区“六一零”人员从办公室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又一次非法抄家。抄走电脑主机一台、数部mp3和mp4及大法书籍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守和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症状,洗脑班的医生测量后惊喊道:280左右。连续测量三次都是这个数字。于是,两个警察、四个保安押着戴着手铐的李守和来到医院急诊室急诊。医院医生提出:必须住院治疗。警察不同意。医生严肃的对警察说: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警察请示六一零:不同意住院!李守和就坐在轮椅上挂了瓶药水,又押回洗脑班了。第二天早上,李守和摔倒在厕所里。疑似脑出血。这才又送医院抢救。经查:脑部有多处出血点。此后,又由脑出血诱发了癫痫病。在这种情况下,“六一零”才不得不通知李守和的家人把他接回家。

雨花区工商局怕受牵连,就给了李守和一个处分,停发了一段时间工资,并让他提早退休回家。一个上门的警察对李守和说:共产党说你们法轮功辅导员是骨干,是危险人物,要看牢盯紧!可据我了解,你们辅导员也就是那时候炼功时,提提收音机放放音乐、教教功而已,人还都挺好的,有什么危险?!在共产党的社会里你什么都可以做,就是别做好人!

看看李守和,人躺在床上,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可雨花区共青团路派出所和江宁区高新园派出所警察还时常上门骚扰。李守和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含冤离世, 年仅六十三岁。

五、王兰英控告江泽民遭到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六月上旬,王兰英拿起了笔, 向全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三十个小时不到就收到了两高的“妥投”回音,行使了一个公民的权利。

八、九月间, 江宁区“六一零”人员和高新园派出所警察就打来电话,要王兰英到派出所约谈。王兰英问他们谈什么?“六一零”人员居高临下地说:你为什么要控告江××?你有什么权力控告江××?王兰英说:他迫害法轮功我就要控告他;我的权利是宪法赋予的。再说,我是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写的控告状,你们没有权利约谈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六一零”人员和警察敲门,王兰英也不开门,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就威胁、恐吓王兰英。在以后的抽血、按指纹、签字和所谓的敲门行动等等骚扰不断。

后来, 王兰英因为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派出所非法关押十几个小时后,正念走出。

由于受丈夫含冤离世的阴影与精神压力,王兰英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含冤离开人世,年仅六十二岁。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