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三位法轮功女学员遭受的冤狱迫害
吉林三位法轮功女学员遭受的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十九年的迫害中,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米红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五年,在黑嘴子劳教所、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残忍迫害;张亚珍被非法判十年,在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文淑杰被非法判刑七年,在黑嘴女监遭受迫害。

一、米红在黑嘴子劳教所、女子监狱被迫害经历

吉林市今年五十三岁的米红,从小就信仰神佛,对气功感兴趣,一九九八年有幸得遇大法,心里一下有了底,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返本归真,把一切名利都看得很淡,整天都乐呵呵,感到无比的幸福。在单位里工作任劳恩怨,吃多大亏也不与人计较。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江泽民流氓集团造谣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时,单位给她办所谓的“学习班”逼迫她写保证书,她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同年十月,面对迫害的升级,米红和几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北京火车站被劫持到站前派出所,后又送到驻京办事处,两天之后被所在单位吉林市化纤厂派出所劫回,直接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向家属勒索了五百元钱才放回。接着,单位非法开除她,致使米红的家人无论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二零零零的七月,当地“610”怕米红进京上访,昌邑区分局又把红绑架到昌邑区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洗脑迫害。当时米红女儿刚满十岁,米红的丈夫不在家,米红被绑架之后只剩孩子一个人在家,几天之后,孩子一个人到洗脑班去看妈妈,孩子还天真的跟警察叫“叔叔”给妈妈要书。十天之后才把米红放回。

同年十月,米红再一次进京上访,当她在天安门广场看到同修被警察毒打时,勇敢的站了出来,米红再一次被绑架,在昌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天之后又被转到驻京办事处,三天之后,被吉林市公安局和吉林市东大滩派出所劫回,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发糕、窝头。睡觉立刀鱼,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米红和其他学员一起背法炼功、讲真相。

三十七天之后被当地国保队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到了劳教所开始先让做奴工,打页子、粘小鸟。每天四点起床,十点收工。收工之后还让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在做奴工的同时,狱警还唆使帮教犹大向坚定的法轮功散布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歪理邪说,但是米红从不接受邪悟。几个月之后,由于不配合所谓的转化,警察加紧了对米红的迫害,有一次,二大队的队长刘连英拿着电棍威逼米红写所谓的转化书,米红不配合,刘连英拿起电棍就电米红,电了几下,电棍就没电了。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后来,劳教所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强制的所谓转化,在监舍整天听到就是电棍啪啪电学员的声音,学员被电棍电的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充斥着整个走廊,极其恐怖。有一个学员由于受不了这恐怖的压力,精神分裂出了问题。由于不转化,米红被强迫做奴工,被加期一个月,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吉林市开始大面积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七月十一日昌邑区分局的几个便衣警察,以招生办关心孩子高考为名,骗取米红开了门,强行的绑架了米红,劫持到东局子派出所后又劫持到二五零秀山宾馆洗脑班,随后又强行抄了米红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各一台。DVD一台,塑封机、切纸刀、光碟、大法资料、MP3两个、三部手机、两个随身听、卫星接收器、A4打印纸、人民币两千三百五十元,电磁炉(摔坏后退回)等个人物品。当时只有米红十八岁的女儿一人在家,警察赵显杰恐吓孩子说:没有我们你早让流氓给送妓院了,另一个叫郭睿的警察也威胁孩子要把孩子送进拘留所。晚上又将米红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审问,并威胁米红如果不说,就不允许孩子升学,还要把孩子也抓进拘留所,米红不配合他们。

九月二十二日昌邑区法院迫不及待的非法开庭,非法判米红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又将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一进监狱就开始所谓的身体健查,但是并无实质的检查,而是让米红撩起衣服,让一个外来的女的前胸后腰的拍照,然后抽血所谓的检查(可能是为摘器官做准备,以后又多次的被所谓的检查身体)。米红被分到教育监区第一小队,负责所谓“学习”的邪悟帮教刘秀娥,当晚就让米红坐小板凳坐到十一点,不让上厕所。第二天,三四个邪悟帮教围着米红,轮番的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进行所谓的帮教洗脑。由于米红不配合,九天之后将米红转到三楼单间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每天五点起床由刑事犯包夹严管,坐在小板凳上直到晚上十一点,中间只允许上两次厕所。不允许买日用品、不允许家人接见,每天由邪悟的帮教放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碟强制所谓的转化。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期坐小板凳,致使米红的臀部坐破、脚都冻了。但米红一直抵制邪恶。她们对米红又采取新一轮的迫害,刑事犯包夹郝艳用绳子把米红两只胳膊吊在了上铺上,蹲不下、站不起来,两天之后又把米红用上大挂的姿势吊在两张床的中间。米红拒绝邪悟,最后气急败坏帮教把大法师父的像印了一沓子放在小板凳上,帮教、包夹四五个人按着米红强迫米红坐师父的像。米红流着眼泪违心的在五书上签了字。但是,她们知道米红不是真心,米红在三楼一直被严管了四个月。四个月之后米红又被转到四楼由帮教看着,每天坐小板凳在监舍单独的所谓“学习”、“写作业”,稍有不合格就被严管,后来又逼迫所谓的上大课。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使米红经常出现心率过速,肺部阴影纹理增强肝区疼痛。这样的环境米红一直到二零一二年回家。

二、张亚珍女士在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六年,被疾病折磨生活不能自理的张亚珍女士(66岁),有幸修炼了法轮大法,原来患有的高血压、心脏病、乙肝等重病全部消失,对生活又充满信心。张亚珍女士从内心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使中华大地一时阴霾遮天。张亚珍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和两位法轮功学员一起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在长春火车站买票时,被长春站前派出所绑架,后被吉林市九站派出所接回,勒索了三百多元的路费,强行逼迫张亚珍写所谓的保证书,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张亚珍被迫害血压高达二百多,在这种情况下,不但不通知家属接回,三天之后又将张亚珍劫持到吉林市九站开发区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洗脑迫害。洗脑班当时非法关押了二十几位男女法轮功学员,每天由警察、社区、610人员看管,男女吃住在一起,不允许出门,强迫看污蔑大法和法轮功师父的光碟,逼迫写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保证书,因张亚珍不配合,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又被勒索了五百元钱才放回。

从这以后张亚珍的家经常被骚扰。一次九站开发区红星社区主任侯丽艳(女),以办暂住户口为名勒索八十五元钱后又要十元,在张亚珍不知道的情况下对张亚珍监视居住。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七日,张亚珍被人诬告。这天吉林市九站开发区派出所的王健、冯明远还有两个不知名的警察突然闯进张亚珍家,强行抢走大法书十五本、法像、真相小册子、《明慧周刊》七十多本,复印机一台、大录音机一台,小录音机两台,A四纸两包,各种包装袋、自封袋十几包,并且非法抄了对门张亚珍弟弟的家。然后又强行把张亚珍和张亚珍的弟妹绑架到九站派出所,连夜刑讯逼供。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冯明远、王健还有刑警队的两个刑警把张亚珍两只胳膊用手铐背铐在后面(那种刑叫苏秦背剑),锁到老虎凳上,用毛巾把眼睛勒上,把嘴堵上,又把窗帘拉上,还说这样谁都看不见,我们几个人还对付不了你一个老太等一系列威逼恐吓的话。然后开始从鼻孔灌芥末水,一共灌了两瓶,使张亚珍当场窒息,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使张亚珍被紧锁着的身体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从晚上六点,张亚珍一直被折磨到后半夜,直到第二天鼻子还在流血,衣服上都是血,整个脸都是肿的,直到现在吃饭喝水还呛。二天下午六点多,恶警们又把满身是血的张亚珍强行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看守所,不承认这场迫害的张亚珍依然背法、炼功、讲真相。

六个月后,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对张亚珍所谓的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张亚珍正告他们自己 没有罪!十几天后非法冤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一月又将张亚珍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黑嘴子监狱是全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黑窝之一,教育监区是这个黑窝中的黑窝,那里非法关押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它们采取各种酷刑折磨,学员有的被迫害致死、还有致疯、致残的。张亚珍直接被送到教育监区进行所谓的洗脑迫害,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到晚上十点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由最邪恶的刑事犯包夹和最邪恶的帮教王丽、陈艳梅强迫的所谓洗脑转化,逼迫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碟,张亚珍稍有反驳,招来的就是恐吓的骂声,就这样反复的精神折磨两个多月,由于张亚珍不配合所谓的转化,犹大高艳把事先写好的五书拿到张亚珍面前逼迫她签字。签完之后,她们知道张亚珍没“转化,”所以对张亚珍的迫害更没放松,每天照样强迫她坐在小板凳上,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歪理邪说,直到晚上十点。

后来还是达不到它们所谓的标准,她们又把张亚珍交到犹大刘亚谦的手里迫害,刘亚谦每天强迫张亚珍站在监舍里,由刑事犯包夹看管,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睡午觉,由于体罚导致张亚珍全身浮肿,眼睛近乎失明,血糖高达三十。一次,张亚珍要上厕所,刘亚谦不但不让去,还把张亚珍弄到活动室,让她双手举过头顶,举不动就打,最后张亚珍憋不住尿在了棉裤里,刘亚谦不但不让换,又把张亚珍一脚踢倒在地,腿当时就被踢肿、踢坏,直到现在还留有伤疤。踢完之后还无耻的说踢你谁也没看见。一直折磨到晚上十一点。这样的迫害持续了一个多月,后因张亚珍身体原因,它们怕担责任才有所收敛。但每天还是强迫她到“大课堂”所谓听课洗脑。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四位法轮功学员因传经文被上抻刑。张亚珍再一次被体罚站了一多个月,由于迫害造成的高血压才幸免被上抻刑。之后,当时教育监区队长曹洪为了让法轮功学员彻底脱离大法,唆使犹大帮教胡杰、马也驰、赵桂凤对学员所谓的“反省”进行精神迫害。张亚珍又被刘亚谦弄到活动室当众体罚一个多月,侮辱人格。

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肉体迫害,使张亚珍的身体状况大大下降,即使这样,还被强迫参加劳动,一次抬砖,张亚珍突然昏倒在地,当时牙就被硌掉六颗,满口鲜血。后继续做奴工直到干不动为止。

二零一三年,经历了残酷迫害的张亚珍终于走出了这个人间地狱,当张亚珍回到家里之后,得知丈夫因精神压力太大患上脑血栓,已经离世二年了。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张亚珍因向世人讲清真相被恶人诬告,再一次被吉林市龙潭区乌拉街派出所所长王伟、带领四个警察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五十多本,法像三张。真相年画五十多张,莲花吊坠三十多个。并将张亚珍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因身体检查不合格非法取保候审,并勒索三千元的所谓保释金。

三、文淑杰在黑嘴女监遭受迫害事实

患有先天性脊椎弯曲的文淑杰,由于身体原因,觉得人生无目标导致夫妻感情不和,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得法后心情开朗,一切是非矛盾都能看淡,能为他人着想。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江泽民流氓集团对大法和师父的污蔑造谣宣传,二零零一年的正月十三文淑杰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北京府右街被绑架,后被关押在驻京办事处,当时那里非法关押了许多法轮功学员,由于人多只能坐在地上,到了晚上,警察把门堵上坐在门口看着文淑杰和其他学员,不让上厕所。

三天后文淑杰被吉林市莲花派出所带回,劫持到吉林市拘留所,在拘留所每天被强迫坐板,不允许家人看望。在非法关押十五天之后,又将文淑杰劫持到吉林市昌邑区洗脑班进行所谓的洗脑迫害。

洗脑班一共非法关押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六十多人挤在一百平米左右的屋子里被强迫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歪理邪说的光碟,男女老少每天吃住在一起。四十天后逼迫文淑杰和其他的学员写所谓的保证书,文淑杰不配合邪恶,最后,勒索家属交了三百元的伙食费。当时,负责洗脑班迫害学员的恶人叫刘岩和莲花街的华书记,他们勒索了每个学员最多二千元,最少五百元的保证金。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莲花派出所一个姓耿的警察带着三四个警察突然闯进文淑杰的家,在文淑杰家的车库里将文淑杰绑架,秘密劫持到一个小二楼里非法审问,文淑杰不配合,连夜又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号,每天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窝头,菜汤里基本上没有菜叶,并且不允许家属接见。文淑杰不配合坐板做奴工,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十月,吉林市中级法院非法判文淑杰七年。二零一一年二月被劫持到吉林长春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一个女警察带着三、四个刑事犯包夹,连推带搡的把文淑杰带到教育监区三楼的单间,进行所谓的洗脑转化。每天二十四小时由两个刑事犯包夹看管,上厕所得喊报告之后还得经过允许才能去,甚至就连睡觉翻身都有记录,文淑杰每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看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碟,并由帮教进行洗脑,晚上让几点睡就得几点才能睡,稍有不顺帮教和包夹的地方,招来的就是恐吓、骂声。

文淑杰从小就生长在一个和睦的家庭里,从未经过这种野蛮的流氓行为。警察莎莉又软硬兼施的威逼,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违心的在五书上签了字。一个多月以后文淑杰被调到四楼,每天被逼迫到大课堂听帮教马也驰、赵桂凤、刘静力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歪理邪说,强迫写所谓的作业。反复的精神折磨和洗脑迫害使文淑杰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

二零一一年四月又强迫文淑杰做奴工,身材矮小的文淑杰被逼的宁愿做奴工也不愿再听污蔑师父和大法的东西。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六日,黑嘴子监狱搬到新监狱,教育监区改名为八大队。二零一四年三月文淑杰因思想不符合所谓的标准,从车间被调回又进行新一轮的洗脑迫害。当时,文淑杰心意已决,绝不再配合邪恶。

五个月之后邪恶之徒没办法,把文淑杰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统一关到一个监舍由刑事犯包夹看着不允许出屋,不给笔和本子用,所谓严管。每天坐板文淑杰不配合。为了制造精神压力和恐怖感,它们三天两头翻一次监舍,每次翻的乱糟糟的。严管后邪恶没办法,再一次让文淑杰做奴工,二零一五年文淑杰和几个学员开始反迫害,认为自己没犯罪不应做奴工,被关小号二十多天,一日三餐玉米面咸菜,每天强制做小板凳。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文淑杰被调监舍八次,调监区两次。

二零一六年,在一次搜号中,文淑杰藏的大法经文被警察张莹发现,再一次被送入小号关押迫害,直到回家,一共两个多月。

残酷的迫害,没有毁掉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在十九年坚持不懈的讲清真相中,越来越多的世人明白这场迫害的真相,在这里奉劝那些还在助纣为虐的人,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行为,为自己生命负责!因为善恶必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