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吉林德惠市曲广义被非法关押迫害共十年
吉林德惠市曲广义被非法关押迫害共十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今年五十七岁的曲广义先生,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的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低血糖等很多病都不翼而飞,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整天都乐呵呵的。原来家里的农活都由妻子干,学大法后几乎都由曲广义干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曲广义先后五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与迫害。

四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房身镇派出所所长李宏毅和几个警察把曲广义骗到派出所,问曲广义是否还炼,如果炼就拘留,就这样曲广义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留十三天。拘留的名义竟然是扰乱公共秩序,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家里是怎样扰乱公共秩序的!并让曲广义保证不去北京,不与别人联系。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由于中共邪党要开会,曲广义被大房镇派出所所长李宏毅和几个警察骗到派出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名义竟然又是扰乱公共秩序!家属被勒索一千元钱,并强迫曲广义签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曲广义被大房镇派出所所长李宏毅等人骗到派出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又一个可笑的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冬天天气很冷,只有十四岁的儿子骑着摩托车带着母亲去拘留所看望曲广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曲广义等八个人去北京证实法,去了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并理智的离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曲广义在家中被李宏毅几人强行带到派出所,李宏毅打了曲广义几个嘴巴。曲广义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绝食反迫害,被几个警察强制灌食,在这样身体虚弱的情况下,还被强迫上街扫雪。后来曲广义灌食就呕吐,德惠市医院去拘留所检查,说有生命危险,由于拘留所怕承担责任,把曲广义推到派出所,派出所又把曲广义推给家属,这样曲广义经过十一天绝食反迫害走出牢笼。从这以后派出所多次去曲广义家骚扰,他被迫流离失所。

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共五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曲广义在长春市宽平大桥附近租住屋被公主岭河北派出所绑架到公主岭,被强制坐二十四小时老虎凳,多次上大挂,不给食物和水,持续迫害近三天时间,后被送到公主岭看守所,曲广义绝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迫害曲广义,把他绑架到死人床上,利用犯人折磨他,曲广义被五、六个犯人捏鼻子,用脚踩手铐灌食盐水。

曲广义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非常严重,现在身上还有当时留下的疤痕。曲广义在公主岭看守所绝食七天。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晚上,曲广义又被长春市建设街派出所绑架到朝阳区刑警队,上老虎凳、用电棍电、不允许上厕所,被整整折磨一晚上,第二天他又被送到长春市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这期间曲广义继续绝食反迫害,几次被送到附近医院检查。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曲广义被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迫害。

曲广义一直绝食反迫害,在那里他被两个水管子的深井水浇,浇了半个多小时, 然后开窗户通风冻,冻得他浑身发抖,当时有一个副队长虞铁参与迫害。曲广义被强迫坐小板凳,在他身体极其虚弱的情况下还被强迫劳动,背土,后来曲广义找到大队长, 说自己劳动不了,大队长就让曲广义蹲在太阳底下暴晒。由于曲广义当时绝食,吃饭时被犯人架到餐厅,犯人还用拳头猛打他胸口。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 ,曲广义被长春市绿园区正阳街派出所从劳教所绑架到正阳街派出所迫害,他被上大挂、上绑绳、把头插进胯下、用电棍电、用塑料袋套头,被折磨两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曲广义又被绑架到长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强迫坐板,后来由于没有证据,检察院一个人告诉曲广义说,只要说没有意识到犯法就放他回家,曲广义说自己根本就没犯法,没有妥协,由于证据不足,检察院开了一个证据不足释放,但曲广义被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曲广义被非法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五大队,长时间的被强迫坐小塑料凳,而且要求坐直,坐不直就遭到犯人殴打,有时还被犯人无故殴打、谩骂。由于长时间坐,屁股尖都坐烂了,化脓,烂出两个坑,然后又往出长肉,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二零零四年四月,他又被绑架到三大队,他不配合邪恶,被用电棍电,由于师父加持、自己正念强,电棍根本不起作用。二零零四年六月,曲广义又被绑架到六大队,由于他不配合,不参加劳动,曲广义被要求到医院检查,被要求吃药并签字,被曲广义拒绝。他绝食反迫害,被强迫灌食,现在的牙还松动。

二零零五年三月,朝阳沟各个大队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曲广义又被非法送到长春苇子沟劳教所二大队,他不参加劳动,不穿区别服,绝食反迫害,大队长和所长王宏伟分别找曲广义谈话,曲广义没妥协。一天半夜曲广义被带到管教室,当警察要用电棍电曲广义时,曲广义跑出管教室,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抵制了邪恶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曲广义从劳教所回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曲广义被德惠国保大队绑架到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宾馆,非法拘留十五天,后被送到九台劳教所二大队,冬天挑瓜子,夏天做空心砖, 强迫坐光板,利用犯人打骂他,坐了一个多月,强迫他超劳动体力干活,还不让他睡觉。曲广义被折磨得脱相,狱方不予治疗,曲广义被迫害得身体十分虚弱,患有肾结石、皮肤病等病症,但仍被恶警和包夹的犯人强迫劳动和写所谓的“五书”,手段十分卑鄙和邪恶。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回家。

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曲广义被长春市二道分局绑架,他的妹夫和妻子也被绑架,妹夫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妻子被绑架到长春第三看守所。非法抢走电脑、手机、别人寄存的切刀和存折等物品,存折后来归还。曲广义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曲广义被非法送到吉林监狱,王元春长时间强迫他坐板体罚虐待,从早晨五点起床坐到晚上九点。还不让购物,几个月不让买手纸等生活用品,长期制造恐怖气氛。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又利用刘伟明等邪悟的人对曲广义进行所谓的转化,散布他们邪恶的四十二条,被曲广义正念抵制。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回家。回家时王元春又通知德惠六一零来绑架曲广义,当时德惠六一零、大房身派出所、司法所,来到吉林监狱要绑架曲广义,被曲广义正念抵制。

第五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曲广义从长春火车站下车时,被长春铁路派出所、站北派出所和沈阳铁路局驻长春办事处联合绑架,抢走电子书和MP3,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被送到苇子沟非法拘留十五天。

这些是曲广义这些年遭到中共邪党的非法折磨与迫害,这只是这些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含冤离世、家破人亡。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到经济、肉体、精神上的非法折磨与迫害,甚至活体摘取器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