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江苏东海县妇女王亚敏遭迫害的一些情况
江苏东海县妇女王亚敏遭迫害的一些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连云港市东海县王亚敏女士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正信、传播大法福音,被中共恶警数次绑架,遭非法劳教和判刑等迫害。

王亚敏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膝关节炎、失眠、胃病、手足干裂,特别是手足干裂,北京,南京皮肤科专家都汇诊过,偏方也治过,都无效。修炼后无病一身轻,脾气也改了,家庭和睦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王亚敏晨炼后被警察骗上车,送到东海县交警大队关押二十四小时,后又转到东海县多管局四楼会议室,派单位人看管七天,逼她写保证,又哄骗她交出合肥炼功人和连云港的陈光辉,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六月,王亚敏发放真相资料被两个便衣跟踪,被绑架到东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尹慧敏,李孪香等人轮流值班,三天三夜不让她睡觉,她被逼说出婆婆管瑞英还有另一法轮功人员,他们非法劳教她两年,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她被逼转化,劳教所逼转化人员写批法轮功的文章,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学诬蔑法轮功的书,还逼她们看有色情小说等不健康书籍。她觉的转化错了,不去看电视,平时对她伪善的干警霍燕气急败坏,对她大吼大叫。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东海县法轮功学员王新红被东海县“610”恶警绑架,从她那抢劫大量大法书,还一些真相资料,王亚敏和母亲(同修)去王新红家,被怀疑资料是她给的,十月二十四日,东海县“610”非法闯入王亚敏单位(兽医卫生监督所)绑架了她,王亚敏不上车他们强行把她抬上车,参与人有相春晓、包增宏等。到东海县公安局.王亚敏不下车,“610”人员解宜庄拳打脚踢把她拖下车,并拽下她很多头发,他们八人分四组,有周洪斌、解宜庄、相春晓、包增宏、汤伟等,两人一班,不让她睡觉,不知几天没睡,困极了,坐那就睡着了,包增宏向她鼻里挤药说让她清醒,相春晓一看她睡就大声喊她名字,周洪斌看她不说话,气急败坏用书打她头。

经过八天八夜不让睡觉的折磨,她漏嘴把母亲徐福芹说出。国保大队抢走她随身带的五百元钱。她被关进看守所。王亚敏在看守所害怕再说出别人,整天处于紧张状态,害怕别人放药(电影中说的迷魂药)在她嘴里,害怕不清醒时再说出别人,也不和别人讲话。

二零零六年大年前,即皇历腊月二十八,王亚敏遭东海县法院秘密强行诬判四年。她向看守所的指导员王芳提出要见律师上诉,王芳气急败坏冲进监室狠打她的脸。因她不吃饭很瘦,看守所怕死人,也怕她家人见到,不通知家人,偷偷的赶快把她送到南通女子监狱。

到南通女子监狱,一女犯带她去洗澡,说她太瘦了。因为她怕被转化,还是不吃不喝,还是不说话,怕说漏嘴出卖别人,监狱怕她饿死强行灌食,她就咬管子不配合。就把她送到南京浦口监狱精神病院,她还是不吃不喝,她们对她鼻食,用电针电她,逼她吃饭。并给她服精神病药,她藏药不吃被她们发现,又拉她去用电针,强制她吃药。

王亚敏被迫害,家人也很伤心,盼她早离开魔爪,家人找到“610”,他们叫嚣说:“我们局长(杨建)说了,早晚得治治王亚敏,谁叫王亚敏丈夫给我们难堪了。”

她母亲两次去北京上访,到公安部接待的人问:为什么抓你女儿?母亲回答:就因女儿做好人他们就抓。问题并没解决,但东海县有上访人,东海县公安局那年没能发奖金。周洪斌、解宜庄、汤伟离开国保大队。母亲第二次又去北京,没到公安部就被东海县信访办拦截送回。

快出狱时,王亚敏因受刺激,不能吃不能睡,浑身没劲,走路脚像踩在棉花上,一脚高一脚低,她想这样下去会死的,一女犯说她脸色很难看。她开始背法,走也背,坐也背,睡在床上也背。她不能吃、不能睡,还要装作能吃能睡,不然医生会给她加药。她不让脑子想别的,就是背法,大约有七天,身体好了许多,而且被迫害三年月经没了,也有了。

出狱后,她没生活来源,在孩子爷爷的诊所学看病。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四日,王亚敏去房山乡想找回迷失的法轮功学员,被人诬告,回家路上被房山派出所绑架,东海县国保大队抄走台式电脑一台,真相币一千多元,“610”把她投入看守所。她绝食绝水,看守所怕死人,把她手铐上,找几个男犯按住不让她动,给她灌食,她不配合咬住插管,姓赵的狱医把她上门牙撬坏。灌食不能进行,就把她手脚都铐在床上派几个男犯按住她,对她静脉注射八瓶葡萄糖盐水。由于几天不吃不喝,注射水太多,送到监室她全身淋漓大汗,心脏难受,她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才脱险。以后他们再给她静注,她就不停的动、不配合,几个男犯按她都按不住,他们很累,静注无法进行,便派武警送她到东海县医院,护士强行给她打了不明镇静药,再给她静注,她不配合,静注未成。

王亚敏被非法关十三天,人瘦得不成样。叫她丈夫签字取保侯审,放她回家。国保大队说她有精神病,叫她丈夫交一千元精神病鉴定费。回家第二天国保大队叫她去鉴,她不配合,没去鉴定,钱也没退还。后来她和母亲,婆婆去国保大队要回电脑,他们找理由推脱没有退还。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晚,王亚敏去发真相资料,被两便衣跟踪,诬陷她偷他钱,“610”伙同西双湖派出所绑架她,他家人找西双湖派出所,你们已查清没偷钱该放人了,他们耍流氓说性质变了、不放人,把她送进看守所,她绝食绝水,他们强行灌食,她咬住插管,狱医撬掉她下牙两个。她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人瘦得不成样子,叫她丈夫签字取保侯审,放她回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日晚,王亚敏去贴真相资料,被东海县牛山派出所两便衣跟踪,贴完资料去她父亲家,在她父亲楼下被便衣绑架,送到牛山派出所,又把她送到连云港看守所,她绝食绝水,看守所把她送到连云港市中医院灌食,她不配合,七月七日牛山派出所接她去牛山派出所签字取保侯审,她拒签,他们叫她丈夫签被她阻拦不让丈夫签。放她回家。

王亚敏长期遭监控。二零一一年“610”在她住的小区安装摄像头,沿小区路安装,特意安一个对着她家楼梯口,二零一三年在她家另一套房小区也装了摄像头,特意在去她家小巷装了两个,一个朝向她家,一朝向路口,二零一五年在她家小区路东一幢楼有一住家,他儿子是交警,在他家楼梯口东装一摄像头直对王亚敏家这幢楼前路,在她家这幢楼北边一幢楼四楼政协司机家墙外装了一摄像头,斜向下对着她家楼梯口,在她父亲楼梯口也装了摄像头,她经常去的亲戚家小区门也装了摄像头,还在她工作小区装摄像头,沿小区大门一直装到她诊所门前,通向别楼没装,有一个方向对准她诊所门,她用长棍把方向挑向天,他们后来调向路。最近在她诊所前换一个清晰的摄像头,朝向她诊所大门被她挑转方向。在她家到诊所的路,还有她经常去菜场的路及菜场都装高清晰度的摄像头。他们还在她住的一个楼栋,二楼一家(东海县县委办公室司机)旧房住进便衣一家人,有时在四楼宣传部一家就住进几个便衣,她碰见他家人,问他家房子住了啥人,并向他家讲明真相。他家再也没租给他们。

多次绑架迫害,对王亚敏家人伤害很大,在她被迫害期间母亲,丈夫和孩子以泪洗脸,孩子在学校受老师歧视,母亲焦虑过度过早离世。

二零一七年,十九大之前,东海县西双湖派出所片警刘涛,两次到诊所找到王亚敏,胡说法轮功违法,叫她别炼。她反问真善忍违法吗?片警无趣便离开。

王亚敏惨遭迫害经历,暴露了中共邪党的流氓本性,也暴露了中共政权的残暴和中共公检法的黑社会本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