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长时间罚坐、奴工 姜玉玲遭黑龙江女监三年迫害
长时间罚坐、奴工 姜玉玲遭黑龙江女监三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的早晨,一个自称收水费的女子骗开法轮功学员姜玉玲家门,闯进一群警察和610人员,把她绑架到宝清县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姜玉玲被非法庭审,后遭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虐待。

绑架、冤判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姜玉玲还没有起床,一个自称收水费的女子把姜玉玲家的门敲开了,紧接着一个男子闯入家中,随后呼啦一下闯进来一帮人,约二十人左右,他们是宝清县东派的人员和610人员。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姓孟的女子一起看着姜玉玲。

他们把姜玉玲家中的所有大法书籍全部搜走,还有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和法轮图以及个人电脑、喷墨打印机等,还有现金二千五百多元,全部被抄走,至今未还给姜玉玲。

当时姜玉玲家被翻的乱七八糟,狼藉一片,后来把姜玉玲非法关进宝清县看守所。

为了把姜玉玲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分开关押,把姜玉玲放到一个最差的房间(之前没有人住,因这个屋子里水管漏了),阴天下雨,地上、大通铺的床板上都会反出水来,屋子又黑又潮。后来姜玉玲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被送往黑龙江女子监狱。

在监狱遭非法人虐待

刚到监狱,姜玉玲带的所有衣服被翻个乱七八糟,同时警察扔掉了其中五、六套,姜玉玲被带到九监区四组,组长周立荣把姜玉玲关到便衣室里,那里面很窄,让包夹景淑萍、周玉萍看着姜玉玲,不让姜玉玲靠着,也不让坐着,也不让动。

1.“坐小凳”

姜玉玲坐了一天的车,身体很累,刚到监狱,就被体罚,让姜玉玲站着,也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大概是快晚上了,周立荣说,走,把姜玉玲领到四组,开始“坐小凳”(就是塑料的小方凳子),不让说话,而且还得坐直,脚尖冲前,不能歪,两手放到膝盖上,头也不能歪,身体也不能动。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就这么坐着,面对着墙那边,背对着所有的人和门,让她什么也看不见,感觉时间过的很漫长,坐的姜玉玲浑身疼痛,到吃饭时间了,就让她吃饭,但是吃饭时,狱警不让姜玉玲上桌子上吃,让姜玉玲在自己的小箱子上吃,蹲在那里,吃完马上回去继续坐小凳,他们要轮班看着姜玉玲,不让姜玉玲睡觉,因姜玉玲没有写什么所谓的什么“四书”、“五书”的。

在身体承受巨大的高压下,在精神上承受巨大的压力和侮辱人格的高压下,姜玉玲被迫写什么所谓的什么书,真是写一个字心里剜一下,还得按手印签字,这样才能让你上床睡觉。

接下来,就是天天的洗脑,往你脑子里灌那些邪的东西,天天如此。而且一个星期还要写一篇所谓的体会,就这样折磨了姜玉玲很长时间。

2.奴工迫害

再后来,姜玉玲被调到三组,又有了双重的压力,狱警分给姜玉玲五个活:装牙签,折纸兜,捡咖啡棒,打五颜六色的木板(很累手指,很脏),刷胶(有毒的)。同时还得写所谓的体会,这个组的组长姜民秋更“黑”,时时处处都在刁难姜玉玲等,动不动就骂人,几乎是天天找点茬,就开始大骂和侮辱。

由于姜玉玲干活干不完,从开始分给姜玉玲五个活,姜玉玲就从来没有干完过,就这样,姜玉玲今天没干完,明天又分给姜玉玲新活,一天压一天的,由于劳动量太大,累的姜玉玲十个手指头有八个骨质增生,骨头都出来了。

一般情况下,别人一干完活,姜民秋就把姜玉玲等给弄到外面走廊里干,就是欺负姜玉玲老实,怕她在屋里干活,有人会帮她们,就是想看着姜玉玲。因为屋里有桌子,外面没有,干起活来更不得劲,所以,就是干靠时间不出活,就这样,姜玉玲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刘秀芝每天都加班加点的这么干,一熬就是大半夜,熬了很长时间,个别时干到次日凌晨二、三点钟。

后来她们让姜玉玲晚上和大伙一起收工,可是第二天早晨三点钟,夜岗就又把姜玉玲、刘秀芝俩个人叫起来,接着干活。就这样,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劳动量,她们大概干了近半年的时间。后来通过协商,他们带着姜玉玲和刘秀芝一起干活,从那以后,就很少再熬夜了,但有时还是加班加点的干,尤其是过年前那段时间。

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姜玉玲感到度日如年,每天都在巨大的压力下煎熬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