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修炼法轮大法 越活越年轻
修炼法轮大法 越活越年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 “三山坡前离母娘,难割舍,黄儿下凡奔波忙;渴了饮泉水,饿了百籽尝”,儿时的这歌谣时不时在耳边响起,每每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那么酸楚让我不由自主的哭出声来。冥冥中有所指引,让我从小就有种预感,直到修炼法轮功才明白,我来世间是真的有自己的使命,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我是长春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五岁。一九七零年夏,我在工厂任职食堂管理员,工厂工人将含有甲苯有毒漆料倒在了煤堆上,因夏季炉灶倒烟,含有甲苯的煤燃烧产生的毒气在整个厨房中弥漫。因当时快到饭点怕工人吃不上饭,我一直忙着切菜并未注意到当时屋子里的情况。直到看着手中的菜却没力气切下去的那一刻,我倒下了。在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我被送回了家。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厄运的开始。

诊断书是甲苯中毒后遗症,刚开始我两条腿象面条一样无力,不能走路,站起来更是控制不住往墙上撞,邻居看到都笑话我。文革刚过,当时的时局也很紧张,厂长怕担责任,就故意把病历弄没了,然后不给算工伤,不给报销医药费。因我不能上班了,当时家里只能依靠丈夫每个月四十九元的工资给我看病和供给六个未成年的孩子。大女儿十八岁辍学回家照顾我和一个二岁及一个五岁的妹妹。没办法经过几次上访,单位给我按病退处理的(应该算工伤,但当时厂长怕担责任才草草了事,强行病退)。

接下来,每年我都要住院二、三次,每次最少一至两个月出院。这样引发了很多疾病,心脏病、冠心病、肝病、经常抽搐吐白沫、偏头痛等多种并发症。期间吃的汤药用东北腌酸菜的大缸来盛也要两缸吧。血管因常年打针到打不進去,真的是天天以泪洗面,痛不欲生。

与法轮大法结缘

一九九四年冬,照顾我二十四年的老伴儿去世了,疾病缠身的我每天不想别的,只想人世太苦,随他去了多好。

一九九七年初,一次我到农村婆婆家看望婆婆,有幸听闻法轮功好,看别人炼自己也开始看书、炼功,这一炼就是二十载。

炼功不久我中毒后不会睡觉到也能睡着了,也能吃饭了,心情也变好了。每次消业的症状都很重,有几次起不来床,因常年吃药会闻到药味,好象药从身体都散出去了。得法第二年,脸上、身体上象墙上白灰的颜色,特别硬,严重时整个人只有眼睛会动,如同在一个壳儿里呆着,经过那一次身体象脱了一层壳,半身瘫痪造成萎缩的肌肉也长出肉来了,从此就更加信师信法。

一九九八年冬,东北的地面由于寒冷,刚下过雪的地上有一块一块的冰,我坐公交车去女儿家,车一边慢慢的开,一边让乘客上车,车身还在行驶,我一只脚上车另一只脚踩到一块冰,一下子整个人仰面钻進了车底下,这一瞬间就感觉有一股力量把我拽了出来。那一瞬间真的是一瞬间,我抬腿上车磕在了踏板上,膝盖回来一摸里面掉了一块火柴棍一样大的骨头支了起来,我每天照样炼功,忍着疼告诉自己没事,慢慢的就好了。那一瞬间真的是来取命的啊,感谢师父,感谢大法再一次救了我。

二零零七年冬,身体出现恶心、吐、头晕,家里的儿子、儿媳让我吃药,居然把藿香正气水拌在水里,我不知道,喝完更是吃啥吐啥。当时出现了瞳孔扩散,我想我不能符合常人,决定到也修炼的女儿家中住,和她一起学法、炼功,站着抱轮身体站不住直向后倒,依然吃啥吐啥,整整一个多月,虽然意识总是不清晰,但我还是坚信师父坚信法。有一天我倒下了,几乎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只听见我女儿和我说:“你要是这样,我就给你送医院去,你还想不想和师父回家了?”这时我就清醒了,我说:“我还想跟师父回家呢!我就是不想上医院打针吃药才到你家来的。”这时我女儿哭着说:“你赶快给师父上香去吧。”我哭着给师父上香。刚回过神来才知道在女儿家,这一个月迷离糊涂就觉的整个屋子里的对联都是黑色的,觉的看到的人都在塑料袋子里,现在终于清醒过来了,唯有信师信法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一年春天,我往农村送资料,回来坐出租车,由于驾驶员拐弯没注意,车直奔着一棵大树就去了,我站起来大喊:“法轮大法好!”只见车撞上后马上偏移一点停了下来,前面的车座子撞到了我的胸部,我吐了七、八天含血丝的痰,胸腔疼了一段时间,慢慢就好了。当时我也是快八十岁的人了,这都是大法师父的保护才让我能走过这一劫。

现在在街上碰到老街坊邻居都问我:“你还活着呢?”他们不相信我之前那样的身体怎么会越活越年轻,我都会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大法炼的,一天爬三趟六楼也能爬的动。三百五十度的花镜都不戴八年了,走路也不会累。二十年如一日的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

我们的学法小组有三个人,一个是八十七岁、一个是八十五岁、一个是八十岁。我们仨每天学完一讲法,就带着真相资料,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有时还粘贴:“法轮大法好!”等粘贴。

不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