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心生善念 眼睛亮了 驼背直了
心生善念 眼睛亮了 驼背直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我是个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四岁,只读过一年半小学。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来,我早起晚睡,干完农活就去走乡串户,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不知疲劳;讲真相时,脑中没有杂念,象水一样从我心里自然流出的。晚上,我在家中时常看到法轮,亮堂堂的。

熬日子:从头到脚都是病

修大法前,我从头到脚都是病:眼睛看不清东西,眼眶都是烂的,红线锁边;耳朵流脓流水;鼻子流脓流血,奇臭无比;头痛、头晕,常常突然就会天旋地转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胃痛,大口大口的吐血;满口的溃疡痛得不能進食;子宫长的瘤子自己在衣服外都能摸到;双足又痛又重,象戴着脚镣;走路时从不敢伸直腰杆,久了就成了驼背,全身瘦得皮包骨,丑得自己不敢照镜子。

全身这么多病,可家里、地里的活儿还得忍着病痛去干。上有八十多岁有残疾的婆婆,下有幼小的孙女,还喂着各种家禽,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儿,凌晨两、三点才能睡觉,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让我多次想触电自杀,又不忍丢下家中老小,常常情不自禁的大喊:“老天爷哪,快把我收了吧!”

我的脾气变得异常暴躁,丈夫酒后爱唠叨,我经常拿棒子打他,用竹竿打他的嘴,生起气来抓到什么就用什么打,和他吵架、打架是常事,造下深重的罪业。当然这是我得法后才明白的。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去割猪草,看到很多人在大队部炼功,羡慕他们好有福气啊:还有时间炼功。法轮大法优美的音乐、舒缓的动作吸引着我,久久不愿离开。回家跟婆婆说起这事,说我也想炼。婆婆说:媳妇呀,等到六十岁再炼吧,那时我也走了,孙女也大了。就这样我与大法错失了机缘。

那年我四十八岁,我想:还得熬多少年啊?我这样能熬到六十岁吗?

心生一善念 获得大法救度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路过我家门口,看到我的样子吃了一惊,赶紧递给我一张真相传单,说大法有多好,然后就走了。

我接过来边看边念给孙女听,很多字都不认得,但还是明白了意思,现在我都记得,是说某地几个大法弟子出钱出力为村民修了一座桥,被派出所知道了,把这几个好人抓去劳教了。我气愤极了,对似懂非懂的孙女说:自古以来修桥补路是积大德的事,法轮功修桥就犯法?天理都不要了!

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过后我突然胃痛难忍,跑到厕所拉出半桶混合着脓血的脏东西,接着又呕吐,伴随着高烧,内衣都湿透了。然后觉的怎么那么亮啊,到处都亮堂堂的,突然明白自己的眼睛好了,没有那层蒙蒙的东西了!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到处看,又跑到外面去看河坎,看远处的山,真的都看得到了!突然又发现自己的腿和脚都不痛了,也不重了,我兴奋得像娃娃一样边跑边喊:“我看得到东山了!”

我决心立刻开始修炼法轮功。两天之内我找到几位法轮功学员学习炼功动作,可是只学会了动功。第三天我去田里放秧水,想着没学会静功,就双手上举对着天说:师父啊,我想炼静功,请您教教我吧!然后我坐在田埂上,把脚轻轻一拿就双盘上了!对我这腿脚僵硬的新学员来说不可思议啊!坚持了大约三十分钟。从此五套功法,我天天都炼。

我又从同修那儿借来《转法轮》恭恭敬敬的看,认不得的字就用本子记下来,跑去问同修或同修的子女,不管有多远。因为记不住,我急得打自己的头,骂自己是“猪脑袋”,跑几遍去问同一个字。师父看到我渴望得法的心就慈悲的帮了弟子,不长时间我能通读《转法轮》了,能看大法真相资料了。

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修心炼功,放下名利,看淡亲情,努力修出对众生的慈悲,全身的病陆陆续续的不翼而飞。

在炼功过程中,我亲耳听见驼着的背“咯咯”作响,很自然的我的背能伸直了;我天目看见师父把我的头顶掀开一块,很多脏东西像喷泉一样的往外喷了很久,此后我的脸色就变得红润了。还有很多奇迹,无法一一详述。很快我的身体变得健康笔直,走路生风。

师父鼓励我,经常让我看到法轮、卍字符和《转法轮》书中许多殊胜的奇景,还看到自己的前世是个修道人。通过不断学法修炼,我对师父说的一切深信不疑。

在忍中修心

我得法那年,正是邪党炮制天安门自焚骗局的时候,中共喉舌媒体污蔑法轮功的节目铺天盖地。我队有同修被抓去劳教了,镇上、队上、大会小会都在诬蔑法轮功,给世人洗脑、逼人表态,没人敢说个不字。可我就是想炼,我知道法轮功好、师父慈悲。丈夫也知道,他亲眼看到我的巨大变化了嘛,可是他怕呀。丈夫把我炼功的双腿拉下来,从沙发拖到地上,拖到院坝,要拉我去见官,去问××大队干部让不让炼?我抱住大院门框,任他打骂。我想着师父说的:“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1]修炼大法前我打骂丈夫,现在反过来了。

师父还说:“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1]我听师父的话,慢慢就放下了委屈、怨恨的心,不管丈夫如何打骂,我家务活、农活照样干,对丈夫不气不恼;等他气消了,我就好言劝他。他说这功是好,就是怕送劳教。我说炼功不犯法,凭什么送劳教?你看神仙给我治病,这种好事上哪去找啊?渐渐的,丈夫不挡我了。

无论怎样被打骂、受委屈,我都不哭,可是一次丈夫把救人的护身符扔進水塘时,我伤心的大哭。丈夫说,不就是个纸片片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说这护身符危难时能救命,你扔了多少个,就少救多少人。以后他再也不扔我的大法资料了。

一次女儿给公公祝寿没有钱,我给了女儿一些钱。丈夫心疼钱,一拳一拳的打在我的背上,很痛,但我忍着,还对他说“谢谢”。丈夫大骂我“瓜”(四川方言“傻”的意思), 猛一掌打的我向前扑倒,前面是一个坎,坎下是深沟。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在坎边上趔趄着站稳了。丈夫关上院门,我只好在大门外坐了一夜,十二月的寒冬,又冷又饿,委屈、怨恨止不住的往上涌,甚至产生回娘家喊人教训他的念头(这在农村是常有的事)。但我又想起师父的法:“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1]第二天進屋我还先问他吃饭没有?心里很坦然。

从此丈夫不但支持我炼功、学法,也不阻挡我出去救人了,在情况危险时,还帮助我藏大法书和资料。我为了有更多的时间能出去救人,和他商量把大部份家禽卖掉,让女儿搬出去自立门户,丈夫都同意了,还支持我修炼,同意分房而眠。女儿修房拖欠了工人的工钱,我拿出七万元叫她结清欠款,丈夫也没意见了。

全家受益

我孙女有先天性心脏病,我天天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天比一天的好起来。

我的家人有五个曾遭遇车祸,因为他们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化险为夷,有的奇迹般康复。

二零零八年,女婿骑摩托被汽车撞上,甩出十几米远,脑浆都出来了。医院抢救后说没希望了。女儿跪地求医生再想想办法,医生摇头说:“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熟人来看望,说与其成植物人,长痛不如短痛,让拔掉女婿全身的管子。我拒绝了,趴在女婿耳边说:“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你在心里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你念不了,你就好好听我念。”然后我反复的给他念,念着念着,女婿突然坐起来,又倒下去。我说:他明白了,不会成植物人了。果然,一个月后女婿就康复出院了,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外孙女跟女婿同时出的车祸,造成脑出血。我也给外孙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教她自己念,告诉她只要专心的念,大法师父就会救她。外孙女念着念着就吐出很多脏东西,女儿说怎么还严重了,我说那是师父帮助她清理身体。果然第二天外孙女奇迹般的好了,出院了。

二零零六年我的另一个女婿在公路上也被汽车撞出十多米远,伤了肌肉。我赶去嘱咐家人不能讹司机的钱,自己给医药费;又让女婿来我家学法,很快就好了。

二零零五年我家养的一只鸡啄人,我就和孙子骑着电瓶车去请人杀鸡。在路上跟汽车相撞,我的左手腕关节骨折了,医生开了药说要两个月才会好。我扔了药,向内找到自己的漏:作为修炼人还间接杀生,我很后悔。手就一天天好起来,赶上农忙收菜籽,丈夫准备雇人来收。我说,你一定要相信大法好,明天我一定能去收菜籽。当晚我求师父帮我,结果手痛的不同寻常,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加快净化。第二天我真能打菜籽了,越打越有劲,一个人打了一千三百六十斤菜籽,家人都惊叹法轮功太神了!

二零一七年二月,丈夫卖完凉粉回家,被一辆大电瓶车从后面撞了,倒在一条深沟的边上,盆盆钵钵都甩到深沟里,人却毫发未伤。就在当天,那附近出了两起车祸,两人当场被撞死。替世人悲哀之后,我深感自己得法和家人受益是多么幸运,深深感谢师父!

大法开慧 神通制恶

师父时刻呵护着弟子,开启弟子的智慧。我这个没文化的农村老太婆也会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话语讲真相了。送《九评》书给学生时说:大法师父会开启你的智慧;送期刊给病人说:送你一本《金种子》,大法会在你心里发芽;对不明真相的人说:送你一本《明白》,你会分清真假善恶。对要打电话构陷我的人说:“你现在在悬崖边上,我伸手来拉你,你还喊人来抓我?”有人说我反党,我说:“让老百姓看资料是为了能分清哪个好,哪个坏”……,这些话不是我想出来的,是象流水一样从我心里自然流出的,去洗净那些被污染的心,浇灌那些善念的种子,收获善报的果实。

一次我和同修出去发资料救人,有两个不明真相的人横冲过来。我说:“请师父加持弟子,让那两人动不了,定!”那两人真的象雕塑一样定在那里了。

遇到狗叫的很凶时,我对它们说:我来救你的主人,不要叫了,定!狗们立即停止狂吠。一次,一条大狼狗又跳又叫,不听招呼,我就说:“天意叫我来救人,你这样咬,怕不怕老天爷收你?”不一会儿那狗就死了。我很后悔自己没有慈悲心,说错了话。

真相粘贴是救人的,我都是选在大路边人多的地方贴;我认为贴端正了,众生才高兴看。一次正贴时来了汽车、摩托车,有一边就贴歪了,还皱巴巴的。我跟师父道歉说:“师父,刚才弟子看到来车多,起了怕心没贴端正,请师父原谅。”话音刚落,歪的变正了,皱巴巴的地方变平整了。我悟到:大法能正一切不正的,何况一张标语呢!

弟子叩拜感谢师尊洪恩救度。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