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甘肃白银市平川区警察伙同法院图谋迫害诚实老太
甘肃白银市平川区警察伙同法院图谋迫害诚实老太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白银市平川区国保警察王朝彪等,两年来不断骚扰、构陷、勒索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风兰老太太,并和法院图谋把她投入监狱迫害,因为李风兰的血压太高,一直没有得逞。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李风兰女士粘贴不干胶,被长征分局国保大队长于明、王朝彪、李金福等绑架,李风兰对他们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在做善事,你抓好人是犯法的,要遭报应的。队长于明说:“我不怕遭报应,我是地狱的审判长”(一年多时,于明遭恶报,得胰腺癌,关门不见任何人,现情况不知)。李风兰被劫持到看守所,体检血压很高,看守所拒收,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李风兰在兰州给女儿带孩子时,接到检察院打的电话,要她连夜回白银市,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到平川区检察院。李风兰第二天十点到了平川区检察院, 检察院人员说国安科(国保大队)送来材料,要李风兰看看是否属实,签上字就“没事了”。于是李风兰就签了名,结果国安科警察又叫她上电视录像,说出谁谁还在炼法轮功。对此,李风兰一口拒绝。警察就让她回家了。国保大队勒索其家人五千元罚金。

看其精神状况很好,不像高血压人,不法人员准备开庭、图谋判刑,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李风兰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警察到李风兰女儿家跟踪,把她绑架到平川区长征分局,国保大队王朝彪(现在担任队长),这人个子不高,有四十岁的样子,问李风兰谁把他上恶人榜了,谁给他打电话讲真相。李风兰老人说那是救你的。他当天又把李风兰送到白银医院,李风兰还是给他们讲真相,医院两次检查,高压二百三十,低压一百五十,再测高压二百四十,低压一百六十.

到看守所检测两次,血压还是一样高,王朝彪气急败坏地给他的主子打电话,说看守所拒收。对方传来说一定把她关进去,又打了好多个电话,没有人承担责任。看守所人说,谁敢担保,谁的责任谁负。就这样李风兰老人回家了,不法人员给她丈夫开了二千元的条子让交钱,也不说理由为啥交钱。

过了几天,法院打电话给李风兰丈夫说开庭,开庭那天警察方面参加的人很多,有检察长,代理检察长,有法院庭长万明(万敏),副厅长黄文丽,法官,书记员,冯英,李东梅,陪审员等等,长征分局有王朝彪,李福金,姓刘的两,还有几个都不认识,共有二十多人参加。李风兰一方只有她和她的丈夫,后来她丈夫的哥进来了,法官万明大声用恐吓的口气审问,进来的人是干啥的,和被告有什么关系,干啥来的。

在法庭上,李风兰说我没有罪,信仰自由,家中搜到的东西是私人用品,粘贴的宣传单捡的,随手贴上了,只有两张。

最后宣读“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取保候审一年。

七月份,王朝彪给李风兰丈夫打电话,说让她到长征分局去,她丈夫逼她说没啥事,“我陪你去”。到公安局,王朝彪说到白银上次的事,还没有了解还得去。由王朝彪、贾育花,叫小杜(女)的跟着已经好几次了,刘清泉是司机。上车后,王朝彪指示小杜给李风兰戴手铐子,贾育花说,人都是有尊严的,别给她带。到白银医院,又要给李风兰戴手铐子,最后贾把手铐要回去没给带。快到看守所,王朝彪又叫给戴铐子,直到看守所里面才给带上。

李风兰问王朝彪,已开过庭了、取保候审了,为什么又体检?王朝彪狞笑着说,你问法院去。

在医院这次查了一次,高压一百九十,低压一百零五,王朝彪得意地说,嗯这次行了。到看守所检测高压二百一十,低压一百三十。看守所警察说,这个测压机不准,过来俩人其中一个说,我要血压高,立即请假回家,一个测一百三十/九十,另一个是一百三十/九十五。过了一会,又给李风兰测是二百三十/一百五十。王朝彪气呼呼的,给他的上司打电话,又是一个多小时,在电话上说,下次就要请白银市公安局长了,没办法回家了。

李风兰回来后,他们又说是给开庭,而且罚二千元钱,去法院开庭只是走了个形式,让她丈夫代替写了取保候审申请书,再让到地方医院检测中心检测。平川区法院庭长万明开的单子,又说是还要评估,由单位、社区、居委会、派出所、司法局等盖章。李风兰丈夫是个胆小怕事的老实人,又逼她到这些部门去,她没有去,她丈夫一人去了。

过了一星期,万明又出花招说中院不行,又让李风兰到地方检测中心检测,检测二百/一百零五,而且,大夫给她开了住院单,病历表,检测单,给法院送去,声称过几天还要测。

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希望有关部门、有关人员选择善良,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