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炼故事 » 大夫和护士的惊讶:怎么跟B超里看到的不一样呢?
大夫和护士的惊讶:怎么跟B超里看到的不一样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日】我从小体弱多病,身体一直不太好。那年,我二十八岁,刚结婚,家里人就催着我要孩子,说我身体本来就不那么太好,调理调理,抓紧要个孩子,怕年龄大了,更不好生养了。

过了九个月,有一天,我的脖子后面突然起了一小块红红的东西,以为是蚊子咬的,没太在意,痒了,就伸手去挠。后来感觉越来越痒,痒的钻心,没几天的功夫,脖子后面那块东西扩大了许多,又红又肿。

到医院去检查,大夫说是荨麻疹,抹点药过几天就好了。我拿着大夫给开的药方,准备去交费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我这几天经常小腹疼,上厕所的时候,偶尔还会出一点点血,顺便又挂了个号,去做了妇科检查,结果让我惊喜万分,我怀孕了。但是孕酮偏低,又先兆流产。

家里人知道后,赶紧把我接回家,象大熊猫似的保护起来,每天除了按时去打孕酮针,就是卧床休息。

当时让我最煎熬的是脖子上那块疹子,我按照大夫说的方法每天抹着药,但是一点儿都不见起色,而且越来越痒,面积也越来越大,后来整个脖子后面满满的一大片红东西,还冒着白尖,后来又去了很多地方,抹了各种说是对胎儿无害的药膏,可还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而且大夫也告知,荨麻疹对胎儿没什么影响。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又过了两个月,我们去了某妇产医院建了档,同时又做了第一次排畸B超,结果让我们的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结果显示胎儿颈后淋巴水囊瘤、浑身水肿、NT高。孩子爸爸伸出颤抖的手接过单子,泪流满面。大夫建议我们再去有权威的大医院做个检查,怕是结果有误,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大夫说如果结果相同,建议终止妊娠。我心里很焦急,突然想到会不会是我脖子上的疹子引起的呢?

第二天,家里好几个亲戚陪着我,又去了颇具权威的某大医院做检查。这一路上,亲戚们都劝我,如果孩子真有问题,千万要听大夫的,以免孩子以后受苦,我沉默着一句话也没说。

轮到我做检查了,我心里打鼓,祈祷着孩子没事。结果出来了,跟之前的结果完全一样。我哭的泣不成声,想着他是一个小生命,怎么能就这样了结他呢!我心里万分纠结。

我妈妈是个修炼了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在来医院的路上,亲戚们都在劝我,妈妈却一言未发。这时,妈妈走过来让我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回到家,妈妈给我讲了很多关于世人相信大法得了福报的故事,其中人物包括孕妇和小朋友。因为之前我由于相信大法很多次化险为夷,所以妈妈讲的故事,我愿意相信。于是平时没事的时候,心里就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天,妈妈很早起来,在客厅里炼功。我听见动静,也赶紧穿好衣服,来到客厅,躺在沙发上,看着妈妈炼功。妈妈曾经跟我说过在大法弟子炼功的时候,因为这个场好,所以能无意间给人调整身体。

我躺在那静静的看着、听着,突然觉的炼功音乐是那么的悦耳,做出的每个动作是那么的好看。突然,我也想学!我说:“妈,您教我炼功吧。”

从那以后,我每天早上跟着妈妈一起炼功,白天,妈妈带着我读书学法。

有一天早上,跟着妈妈一起打坐的时候,脖子上的疹子突然感觉奇痒难当,我咬着牙,使劲的闭着眼睛,心想我一定要坚持,不能动,师父会管我,就这一念,就感觉脖子突然凉凉的,很舒服,没一会儿的功夫,一点儿都不痒了。那以后再也没痒过了,脖子上的红包不到一星期的功夫,全都消退了,还原了本来的肤色,太神奇了!

后来妈妈告诉我,大法难得,这其中肯定会有很多魔难和考验,考验你到底是不是坚信大法,信大法就会化险为夷。果不其然,考验又来了。

怀孕三十五周的时候,我去妇产医院做常规检查,在做B超的时候,B超室的大夫突然惊讶的叫道:“天哪,这孩子肺部没长好啊,心脏也没长好,浑身的血管都搭错了!天哪!”随即,让做记录的护士叫来了所有B超室的大夫,把专家也叫来了。

那天我去的比较晚,恰好是马上要下班的点儿,我是最后一个做B超的。他们看着屏幕,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我脑袋“嗡”的一下,不知所措了,可转念又一想,不对,我相信大法,而且又跟着妈妈炼了那么久,我也是大法学员了,这一定是对我的考验,考验我到底信不信大法,我信!我相信这一切都是考验,是假相。

我从床上下来了,靠着墙站着,不管他们说着什么,我都当他们不是在说我,同时心里一直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相信大法,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帮帮我,救救孩子!”

这时,其中一个大夫让我把我的孕检档案拿给他们,他们看了看,很严肃的说:“你三个月的时候,就已经查出孩子有问题了,而且你还去别的医院做了确诊,况且你这整个孕期小问题不断,现在孩子臀位,又是这种情况(说了一下刚刚的检查结果),你看怎么办吧?”

他们让我转院,我怎么可能同意?!他们又让我顺产,说剖腹产两年后才能要孩子,顺产半年就能再要,我也没答应。所以他们又让我签了一份什么协议,大致内容是由于我不听劝告,出现任何问题,自己负责。

我相信孩子肯定没事,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会救我的,就签了。

怀孕三十七周入院观察。三十八周准备剖腹产,手术前一晚,大夫把我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的安慰我,并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第二天早上,一切准备就绪,我被推進了产房,又做了产前的最后一次B超,大夫摇着头,只轻轻的告诉我:“孩子生出来,可能不会哭。”我躺在手术台上,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手术开始了,半身麻痹,我只觉的肚子上被拉开了一道口子,接着听见呼噜呼噜的声音,紧接着,孩子被取出来了,伴随着“哇”的一声啼哭,我的眼泪瞬间涌出!

随即听到那些在场的大夫护士们纷纷议论:“奇怪,怎么跟咱们在B超里看到的不一样,还没有过这种事,真是神奇!”

护士把孩子收拾干净,抱到我的面前,他闭着眼睛,白白嫩嫩的漂亮极了,我的心情无以言表,感谢师父救了我们母子!

现在孩子五岁了,健康、聪明、活泼、懂事。是大法、是师父救了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