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迫害法轮功 中共六一零头目遭恶报
迫害法轮功 中共六一零头目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一九九九年,江氏出于妒嫉,为了自己的权利和私欲,在其他常委都不赞同的情况下,多次以写信的方式表达他执意迫害法轮功的恶意,还一意孤行的成立了“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和具体办事的办公室,因为成立时间为六月十日,故该办公室被称为“六一零办公室”。

“六一零办公室”凌驾于法律之上,类似于十年浩劫中的“中央文革小组”和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严重破坏法律实施,制造出无数冤假错案。善恶终有报,“六一零办公室”人员,尤其头目遭恶报的事例屡见不鲜,故,“六一零”又称“死亡位置”。

吉林省白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六一零”头子张福礼遭恶报

二零零二年二月,法轮功学员滕伟强被白山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关押在白山市八道江区公安分局地下室。

张福礼自称,他是那的头子,那的一切他说了算。张福礼扬言说:“我一定要撬开你的嘴。”然后,张福礼指使警察分别用两副手铐,将滕伟强的两只手臂分别向两侧斜向上方向抻拉,固定在两面墙上,脚尖将将着地,而且还强行给滕伟强头上套塑料袋,不让呼吸。经过几天几宿的折磨,张福礼还说:“你心里一定认为我是魔鬼。”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张福礼积极紧跟中共恶党和江泽民诽谤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组织、策划、抓捕迫害白山市法轮功学员五十多人次,非法劳教三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其中九人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秋,张福礼遭恶报,猝死家中。

张福礼本人遭恶报,还殃及了亲人,老伴患了帕金森综合症(老百姓叫“颤战风”),头与手不自觉地不停地颤抖,脖子僵硬、头痛等,身心极其痛苦。目前医学还无法治愈。

山西省运城市原610副主任薛王仁突死异乡

薛王仁(音),男,曾为山西省运城市六一零副主任。在二零一五年前后,薛王仁刚退休没几年,和朋友去南方旅游时,突然客死异乡。

据说,那天早上,朋友吃早饭时,没见到他,以为他在房间睡觉;吃午饭时,还没见他出来,去房间查看时,发现他已经死了。经医院检查,他身上搭的支架倒塌,导致死亡。

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初期,薛王仁在万荣县公安局上班,后来当过稷山县公安局局长,退休前任运城市六一零副主任。

那些年中,有人听他说过:炼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弱病残,我们却奉命抓他们……言语中,有对迫害政策的不理解,但他一直在公安局、六一零这个位上,当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他负有责任,这也更印证了六一零是“死亡位置”之说。

所以,薛王仁本来才六十多岁,退休后,理应安享晚年,却突死异乡。

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原六一零头目杨国贤遭恶报

黑龙江省鹤岗市工农区原六一零头目杨国贤,在六一零任职期间,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追随中共和江泽民流氓集团诋毁法轮功,最终害了自己。

杨国贤曾在鹤岗市兴安区和公安系统工作过,二零零六年前后,调到鹤岗市工农区六一零任一把手,如果不在这个邪恶的部门工作,他也许会有一个好的归宿,是六一零这一职业害了他。

杨国贤刚刚退休就遭到上苍的惩罚,他得脑瘤去北京手术,回来后象植物人似的,据说,瘦成一把骨头,谁也不认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