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2019年1~3月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2019年1~3月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据明慧网消息统计,二零一九年一至三月份,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张玉洁等9人被非法判刑或开庭,宋兆恒遭迫害致死,钟建华等31人次遭绑架,其中有刘凤宝等6人(加上二零一八年,已有20人)遭非法批捕,12人次遭骚扰。

长春市现辖七个市辖区:南关区、宽城区、朝阳区、二道区、绿园区、双阳区、九台区,及农安县,代管两个县级市:榆树市、德惠市。

一、退休女教师宋兆恒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榆树市七十六岁的退休女教师宋兆恒,在大街上善意的告诉周围的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四个多月,并被非法庭审,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据悉,榆树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俞申从二零一八年一月到任以来,在“610”操控下,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警察疯狂抓人,检察院迅速非法批捕,法院不管青红皂白紧跟非法庭审、枉判,把整个榆树市搞得鸡犬不宁,百姓怨声载道。即使超过七十岁在街上讲真相被绑架的也被非法拘留。

宋兆恒老太太,中学退休教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她因修炼了大法,身板硬朗,身体状况很好。面对中共“自焚、自杀”等栽赃陷害法轮功,以及十九年的非人迫害,宋兆恒老人不辞辛苦地每天在大街上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宋兆恒和同是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岩在大街讲真相时,被榆树国保大队警察绑架。经过一番非法审讯,于晚上六点,两位老人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遭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构陷宋兆恒老人的“案卷”移交到榆树市法院。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宋兆恒被非法庭审。据悉,一月十四日,宋兆恒被非法提审,非法提审期间,榆树市法官软硬兼施,利用她女儿逼迫她转化。法官制造压力扬言称不转化就判你九年。但是宋兆恒拒绝“转化”签字,坚持信仰真、善、忍没有错。当天宋兆恒回到监室后,便含冤离世。

二、遭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案例

1、榆树市法院诬判五名法轮功学员 包括八十五岁老人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榆树市法院对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六十九岁的张玉洁被冤判三年零两个月(没有法院判决书)并处非法勒索罚金五千元;五十多岁的李秀娟被冤判一年,并处非法勒索罚金五千元;七十五岁的李庆霞,被冤判三年缓刑四年,并处勒索罚金一万元;刘淑岩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勒索罚金不详;八十五岁的徐景超被冤判二年六个月缓刑三年,并处勒索罚金一万元。

张玉洁、李秀娟不服非法判决,已上诉。这次非法开庭前,李秀娟、张玉洁并未接到通知。

此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早七时,张玉洁、李秀娟、宋兆恒、李庆霞、刘淑岩、徐景超(男)六名法轮功学员曾遭非法庭审。张玉洁、李秀娟的家属在早上四点才接到电话称明早七点开庭,并被告知旁听要开证明,证明不是法轮功学员。

2、被当人质绑架 冯彪遭长春二道区法院视频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早九点,长春二道区法院在第六法庭非法视频庭审冯彪,冯彪在第三看守所,身旁各站一个警察。法官王迪逊,陪审员董淑范和另一老太太,公诉人田园和另一三十多岁戴眼镜女,援助律师韩维林。

在同一城市内,当事人身体健康,竟然用视频开庭,视法律为儿戏,肆意践踏当事人的权利。整个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的过程就是一个走过场。参加庭审的亲属,都能看到漏洞百出,气愤的说,连人都没有看到,这也叫“开庭”。

家属在二十三日晚五点才得到开庭通知。冯彪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两女儿等七位亲属参与旁听。家属座位两侧坐满警察,二道区国保孙润先也到场在庭外。

在非法视频庭审过程中,公诉人两次问是否认罪,屏幕上冯彪两次说不认罪,自己没破坏任何法律实施,家里的书都是自己家看的,也没传播。法官、公诉人威胁利诱,援助律师诱骗说,法律上有明确规定,如果认罪可以减刑,让冯彪考虑。第三次冯彪惦记老母和两个女儿,哭着说认了。王迪逊在没有宣判结果的前提下,就当场问冯彪是否上诉。庭审大约到十点左右休庭,当庭没有结果。

根据法律规定,在开庭三天前公布开庭日期,此案在开庭前十六个小时才通知家属;法律援助律师在开庭全程没有为当事人做一次辩护,只是配合法官、公诉人劝当事人认罪。法官没有宣判结果就问当事人是否上诉,是不是已内定?

冯彪,男,五十二岁。原吉林长春汽车厂工人,为人老实诚恳,勤勉工作,供两个女儿上学。虽不富裕,但过的充实,幸福。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二道区吉林街派出所郭琪峰等冲到家里本要绑架妻子李红岩,当时正在玩游戏的冯彪为妻子不再被迫害,自己答应炼法轮功,而被当人质绑架,郭琪峰称让李红岩回来换。冯彪被劫持到苇子沟拘留所关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吉林街派出所,郭琪峰称写不炼保证就回家,结果冯彪写完后被郭琪峰送到第三看守所转刑事拘留。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冯彪的妻子李红岩给冯彪送衣物时,在第三看守所门口被绑架,在苇子沟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后,被二道区公安局国保孙润先带人劫持到长春第四看守所非法关押。十月二十二日,李红岩被构陷到二道区检察院,参与构陷的是检察官李娜。

冯彪的家属十月十日通过律师得知,冯彪九月三日就已经被构陷到二道区检察院。律师要求阅卷,检察官田园骗称卷宗在检察长手里,现在检察长不在,等检察长回来会通知律师阅卷。十月十七日家属见到田园,田园骗家属聘请律师不会起到好结果,让家属回家等待消息,并说会通知的。结果二道区检察院当日将迫害案卷送到二道区法院,并未通知家属。十月二十六日,律师再次到二道区检察院要求阅卷,门卫却不让进,在楼下打电话给案管中心才知道案件已移交到法院。随后律师拨打吉林省软环境投诉举报电话(12342)投诉二道区检察院不让阅卷情况严重,别的区都可以正常阅卷。又联系田园说这个事情,田园却辩称她也不知道检察院什么时候递交法院。

随后律师到二道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查询到接案件的法官王迪逊,要求阅卷和递交材料,王迪逊称需要备案,不然不能阅卷,材料现在也不能收。律师说按照刑事诉讼法可以,王迪逊称自己说了不算。这时又遇见刚好出来的刑事庭长赵俊峰,家属说希望他们能依法办案,赵俊峰称法院肯定依法办案啊。下午律师又赶到第三看守所会见冯彪,所长隋海青不让见,律师举报,随后所长给赵俊峰打电话,说不让见的文件没有看到啊。赵俊峰称可以会见,但是不能上庭辩护。

3、曾遭六根十五万伏电棍电击 长春穆君奎面临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穆君奎从南方开订货会刚回长春,即被非法扣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宽城检察院欲对其“结案”迫害。

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长春市宽城分局国保大队联合西三条街派出所等一群警察非法抓捕穆君奎,并将他家中、库房中的私人和办公物品非法抄走。他被非法刑事拘留在长春第一看守所。绑架时国保队长何伟用拳狠打他的头和左脸。体检时,他又被分局警察杨光打了一拳头,并铐紧手铐,手勒肿。同年九月三十日因“证据不足”穆君奎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九年二月末,要到南方开订货会,穆君奎和宽城检察院打好招呼,检察院相关人员应允。可三月二十日,穆君奎刚回长春即被扣押,非法关押在长春第一看守所,等待“结案”。

穆君奎
穆君奎

穆君奎,男,四十九岁。修炼法轮功之前爱打架斗殴,因打群架受过重伤,久治不愈。一九九四年穆君奎修炼大法之后,痛改前非,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很快身体恢复了健康。修炼后的穆君奎,善良宽厚,忍苦耐劳,愿意帮助别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热心人。

就这样一个好人,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却至少遭绑架四次,非法劳教一次。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穆君奎进京上访,二十二日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广场分局的铁笼子里,三十天后转到劳教所调遣处,九月末转到团河劳教所迫害。由于穆君奎不接受“转化”(放弃信仰),他被隔离到普通犯人的房间里。脚化脓溃烂,长达近一年,整个冬天是穿着拖鞋度过的。其间,他被强迫剃阴阳头,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强迫坐在小小的凳子上,没过几天,臀部上就起泡、溃烂。为了强迫“转化”,一次,警察把他绑在床板上,用布条从嘴中间勒到脑后系紧(防止咬断舌头死亡),然后用大约六根十五万伏电压的电棍电击他的腿、脚、前胸、后背、头前、脑后。当时满屋子都是焦糊味。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如今,穆君奎在遭劫持迫害,面临非法开庭。

4、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夏桂珍、赵月凤遭诬判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夏桂珍与女儿李猷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天在家中被高新派出所警察和国保警察绑架,两人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九日,长春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夏桂珍三年,当日下午李猷被释放回家。

5、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车平平、金燕、王洪艳、孙士英被劫持入狱

被非法关押在榆树市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车平平、金燕、王洪艳,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被非法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偷偷开庭,将法轮功学员王洪艳非法判刑两年六个月、金燕非法判刑三年、车平平非法判刑三年两个月。

车平平
车平平

长春市净月法轮功学员杨亚凡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两年,被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

长春法轮功学员孙士英被长春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六月,三月十九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

孙士英
孙士英

三、遭绑架案例

1、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王凤娟、白丽君、樊云鹏遭非法批捕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时许在挂“法轮大法好”标语时被正阳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丁丽杰、杨艳杰遭到非法抄家,刘凤宝电动车被扣留,真相资料被抢走。警察先将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后转到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检察院对三人进行非法批捕。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王凤娟、白丽君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被警察跟踪、绑架。她们被拘留五天后,转到了看守所,十几天后,两人被检察院非法批捕。二月十一日(大年初七),王凤娟去一家蛋糕店时被正阳派出所警察跟踪,十一个警察,开三辆警车,警察闯进店内将王秀娟和店老板白丽君一起绑架。两人还都被非法抄家,法轮大法书等私人物品被抢走。

王凤娟,女,五十一岁。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喜闻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后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正月,王凤娟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拘留票子上写的是十五天,可实际上关押了八十多天,还被公安局罚款两千多元。二零零零十月,王凤娟在外地出车祸,不到两个月又被抓到看守所,一关就是半年,后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六月,王凤娟去昆明打工时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昆明市女子劳教所三大队。

白丽君;女,五十七岁,回族人。一九九九年之前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因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白丽君曾被迫停止修炼,二零一八年十一月重新走入法轮功修炼。

樊云鹏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被榆树市华昌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家中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于第八天——四月三日转到看守所迫害。据悉,樊云鹏在一居民小区粘贴真相时被小区摄像头录像。警察然后锁定目标重点监控、跟踪到家实施绑架、抄家,强抢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中共利用网络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四月六日,樊云鹏被构陷到检察院并被非法批捕。

更多绑架迫害案例

一月:10人

一月二日,榆树市五棵树镇互助村法轮功学员钟建华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五天,一月七日警察开车送他回家,称抓法轮功,有任务。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刘凤宝、丁丽杰、杨艳杰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晚七时许在挂“法轮大法好”标语时被正阳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丁丽杰、杨艳杰遭到非法抄家,刘凤宝电动车被扣留,真相资料被抢走。警察先将三人非法拘留十五天,但四、五天后转到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检察院对三人进行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柴秀芝被恶人跟踪到柴秀华家,把她们姐俩绑架,又把她们两家都非法抄家,抢走一些大法书和一台电脑,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当天被绑架的还有柴秀华的外孙女和柴秀芝的外孙子。据悉柴秀芝的外孙子曾遭到警察威胁,当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农安县法轮功学员赵建华在农安县北站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榆树市法轮功学员韩晓真家闯进三个警察,进屋就说“你被举报了”,将手里的东西一晃,说“这是搜查证”。当时韩晓真不在家,家里只有她患脑血栓的丈夫,年龄又大,也没看清,问警察:你们是哪的?警察也不吱声,就乱翻,啥也没翻着,抢走两个花篮挂件,开车跑了。

一月十五日,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吕雅文在客运站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人举报遭古城派出所绑架到长春,到医院体检没出结果,长春拒收后,又拉回县古城派出所,十六日上午,又送往长春体检,遭非法拘留,已回家。

二月:12人

大约在新年前后的一天,长春法轮功学员李祝(音)萍(女,约六十八岁左右)乘火车从长春去农安,临走时说第二天回来,至今没消息。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八)早晨法轮功学员黄亚茹在家中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被送到拘留所办完手续后当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大年初九)城发乡两名法轮功学员穆桂荣、赵玉兰在家中被城发乡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欲抢走穆桂荣大法书和李洪志师父法像,被穆桂荣制止,被带走,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赵玉兰被非法抄家,警察逼她迫害三人,就放她回家,她配合后被送到拘留所,办完手续后,当天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八日(正月十四),法轮功学员刘兆梅家被警察非法搜查,警察一无所获。

二月二十二日,榆树市城郊派出所,警号为110220、110260等四个警察闯入新立镇双于村法轮功学员马玲熙家中非法搜查,掠走插卡播放器一个,将马玲熙绑架至榆树市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现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榆树市太安乡法轮功学员李桂芝在家中被黑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黑林镇派出所和太安乡派出所相互勾结迫害李桂芝。李桂芝被非法拘留五天,已回家。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王凤娟、白丽君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一日被警察跟踪、绑架并被非法拘留五天后,转到看守所,十几天后,两人被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一日上午,德惠市大房身镇杨树派出所绑架德惠市大房身镇东三家子村四社法轮功学员侯国英,还非法抄家,抢走私人物品,而后又去骚扰其他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到十点之间,德惠市大房身镇派出所,五、六个便衣警察闯入西化吉村三社潘玉华家中,绑架潘玉华,抢走大法书数十本、师父法像。

德惠市大房身派出所警察,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去大房身高台子四社绑架法轮功学员刘平,又要企图绑架高台子刘全波,刘全波没在家。

三月:9人

三月一日,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高艳珍的老伴骑摩托带她在街里走,被派出所警察认出,被跟踪绑架,到派出所让她写不炼功的保证,高艳珍出现病态抽搐,送榆树医院检查身体不合格,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上午,榆树市环城乡四间村法轮功学员胡亚丽,在家中被环城乡派出所五个警察绑架,其中两警察着装、三个便衣。

三月二十七日,张凤荣在家被绑架迫害。

三月七日,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张风军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员警绑架、劫持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三月十四日下午三点,榆树市新立镇法轮功学员杨福珍被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和新立镇派出所七人绑架、抄家,后被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榆树市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闯进环城乡福安村女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家,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劫走大法书一本,强行将于爱华绑架,非法拘留七天。于爱华现已回家。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下午,榆树市华昌派出所四、五个警察闯进樊云鹏家中,将樊云鹏绑架,同时非法抄家。劫持到拘留所,欲非法拘留十天。于第八天——四月三日转到看守所迫害,四月六日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穆君奎从南方开订货会刚回长春,即被非法扣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早八点半,法轮功学员徐丽娜到二道区法院找庭长赵俊峰,要求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见丈夫谢蓉春告知她丈夫二审已经维持原判的结果。徐丽娜去后,却被非法扣押。后来得知徐丽娜当天被直接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骚扰案例

德惠市大房身镇任秀范、黄树慧被非法抄家。大房身镇派出所所长王然带领便衣警察五人,于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左右,到杨木林子大队六社法轮功学员任秀范、黄树慧家中,从任秀范家中非法抄走法轮功师父法像等私人物品,从黄树慧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真相资料。当时任秀范、黄树慧都不在家中,现在无法回家。所长对家属称,回来后到派出所呆几天,就放了,如果不去,继续抓。警察强行带走任秀范丈夫到派出所,家人去要晚上被放回。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十五日,榆树市环城乡派出所牛春平等三个警察,两次闯进环城乡福安村年逾古稀的法轮功学员张清祥夫妇家中,未出示任何证件,进行非法搜查,警察在屋中搜查一无所获后,上警车离去。

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榆树环城乡派出所三个警察,驱车窜到环城乡福安村年逾花甲的女法轮功学员李亚芬家中搜查,未出示任何证件。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五日,还是那三个警察进入李亚芬家中后,那个胖警察问李亚芬,你还认识我吗?李说:你不是姓孙吗?胖警察答说:是姓孙。警察在屋中又查看一遍,仍然一无所获,三个警察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三月八日上午,榆树市环城乡四间村法轮功学员胡延章家中闯进五个警察(两个着警装、三个便衣),称是环城派出所的,胡延章当时不在家,警察见胡延章不在家,就匆匆离去。

四、前期迫害追踪

1、法轮功学员徐丽娜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早八点半,徐丽娜到二道区法院找庭长赵俊峰,要求到长春市第三看守所见丈夫谢蓉春告知她丈夫二审已经维持原判的结果。徐丽娜去后,却被非法扣押,几日后,得知徐丽娜当天被直接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谢蓉春
谢蓉春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长春市二道区国保孙润先、八里堡派出所丁鹏程等将法轮功学员谢蓉春、徐丽娜绑架,非法抄家。十二月十八日二道区法院非法开庭,二十七日,庭长赵俊峰非法宣判,冤判谢蓉春一年零八个月,徐丽娜一年零六个月,取保候审三个月。二人当即表示上诉。二零一九年一月三日,上诉状递交二道区法院。长春市中级法院已立案后却维持原判。

2、农安县王明辉女士被非法判七年

农安县哈拉海镇法轮功学员王明辉女士现已被非法判七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劫持往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所有庭审和冤判过程法院均未通知家属,也不给判决书,监狱至今未让家属接见。

王明辉女士,家住农安县哈拉海镇二道沟村后三道沟屯,二零零八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功,整个人都精神了,再也不心跳没劲了,干农活有的时候比她丈夫还能干,急性子也改了好多,整个人变得特别温和。全家人都受益,日子越过越好。可是家庭的和美却被中共警察破碎了。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晚上六时,农安县国保大队伙同哈拉海派出所,不分青红皂白闯入王明辉家,强行将她带走,劫走手机一部。当天晚上哈拉海派出所所长孙凤坤、警察金玉奔非法对王明辉审讯,十月十一日凌晨三点,又将她劫持长春市苇子沟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十月二十五日下午,哈拉海派出所金警官等三人又将王明辉带到农安县公安局进行非法审问,随后送到长春市第四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不让家人探视。农安县国保大队和哈拉海派出所合谋构陷王明辉,把他们编造的冤案移交到农安县检察院。

后来获悉,王明辉女士已被非法判七年,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庭审和冤判过程整个均未通知家属,也没有给家属判决书。

3、被非法关押一年半 佳木斯市李绍志身体虚弱住院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李绍志被非法关押一年半,现在长春市中心医院住院,也就是长春市第三看守所的病监,身体非常虚弱。听说从二零一九年年前就开始绝食抗议。

李绍志,现年五十六岁,原为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煤矿机械厂工人。一九九八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后,李绍志被绑架两次,遭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劳教期间,不堪忍受劳教所的虐待,逃离劳教所,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被人举报遭再次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晚六点半左右,李绍志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租住的楼房前被两名便衣绑架,随后他们在未出示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到李绍志租住的房屋非法抄家。后证实是长春市南关区民康派出所警察,当时没有着装,开的是微型面包车,有人还在李绍志租住的房子中蹲坑,屋里留下多个吃过的饭盒和饮料罐。李绍志当晚直接被绑架到长春市民康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四月末,南关区检察院将李绍志构陷到南关区法院,家属给李绍志聘请的律师多次给南关区法院打电话询问办案人,均遭到推诿。七月末律师又一次给南关区法院打电话咨询,被告之去司法局备案,律师说有这条法律吗?他们称没有。八月二十二日律师去了南关区法院,法院办案人告诉律师,说案子已经退回公安了,之前在检察院已经被两次退回公安。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对李绍志非法开庭,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家属去看守所给李绍志存衣物,被告知已不在看守所关押,称已经被送到长春市中心医院住院。家属去了中心医院查询,问是什么病住的院,对方却不告诉。

4、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赵月凤、康万才遭诬判三年

长春市净月区法轮功学员赵月凤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被净月区玉潭派出所、净月派出所、新立城派出警察绑架。长春市净月区法院约于二零一八年六月非法庭审赵月凤,二零一九年二月获悉,赵月凤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迫害。

长春市净月新立城法轮功学员康万才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5、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功学员季国祥被诬判六年已上诉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长春市公安局及部分市区分局、国保大队、派出所联合参与迫害,导致同一天长春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二零一九年获悉,长春市绿园区法轮功学员季国祥被诬判六年,他已经上诉到长春市中级法院。

6、十月十二日遭绑架的多位法轮功学员已有十位遭非法批捕迫害

通化市史兴家在长春被非法关押六个多月

通化市梅河口今年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史兴家独自一人在长春市朝阳区富豪花园小区出租房内被不法警察绑架、抢劫,被非法批捕,非法关押至今六个多月,一度身体极度虚弱、吐血。

史兴家在长春鸣放宫前的照片
史兴家在长春鸣放宫前的照片

近日,家属委托的律师在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六日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见到史兴家本人。得知史兴家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从农安县回来当时大约四点钟,被在出租房蹲坑的长春市宽平大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笔记本电脑、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被警察抢劫。

长春市朝阳区公安局非法提审史兴家,史兴家没有给警察的提审书签字。一个多月后史兴家却被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批捕,检察长是周海峰。

史兴家被绑架到长春市第二看守所后,身体出现极度虚弱、吐血、胃痛,一米七多的身高,体重瘦到了一百一十斤,之后被送到长春市二零八医院检查,胃部萎缩性胃炎、十二指肠溃疡,医生给他开药治疗,他坚持炼功就能好,在之后的几个月内他身体一点点在炼功中恢复正常,体重也恢复到一百四十斤左右,看守所的在押人员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史兴家一九五二年出生,曾经是通化市梅河口造纸厂厂长,为人热情,愿意帮助身边的朋友,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史大哥”。史兴家在劳教所和四平市石岭监狱被迫害近九年多,却依然坚定对法轮功的信仰。

长春杜河、王洪艳被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当天,长春市公安局国保联合各区国保、辖区派出所警察在市区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二十多人。当天早上,杜河在长春租住房的厨房做饭时,也遭绿园区普阳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

王洪艳和杜河被劫持在苇子沟拘留所十天后,十月二十三日,王洪艳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看守所;杜河被非法关押到长春第二看守所。当日晚在长春市医院检查身体时,杜河的血压190/180,送到第二看守所时拒收,警察逼杜河吃药未得逞,又回市医院重新量,仍然血压高,普阳街派出所警察拉着杜河绕到后门坐电梯上楼,去公安内部医院量一下,说血压140,作假数据,使第二看守所收押。

十月二十九日,公安警察把构陷王洪艳和杜河的案卷送到绿园检察院。绿园区检察官曾到第四看守所让王洪艳承认杜河家的东西是自己的,王洪艳拒绝。因证据不足,案卷退回公安局,王洪艳获释。在被非法关押在普阳街派出所的三十六小时,警察没有给王洪艳任何吃的东西。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王洪艳再次被非法关押到第四看守所。

演示:关小号
演示:关小号

长春法轮功学员王洪艳在第四看守所绝食四天后,被关小号迫害,两天后又穿束身衣、回监室,铐脚链锁到床脚,睡地板两天,前后共十三天,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过小年那天才解除。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绿园区检察官再次到第四看守所,让王洪艳做证人,证明法轮功学员杜河家的东西。王洪艳正告检察官说,你害人是你的事,我不能害别人。现在构陷王洪艳的“案卷”被移交到朝阳区检察院。

法轮功学员杜河被非法关押已经六个多月,现在血压仍高。二零一七年他曾脑出血,病历给绿园检察官递交过,检察官夏维萧仍然以听从上级指令为由准备构陷材料。律师要求阅卷,夏维萧以出示司法局备案为由拒绝,并称第二天就要移交案卷给朝阳检察院。

王洪艳在长春市绿园区普阳街开了一个理发店,维持生活,供孩子上学。由于理发店面积很小,亲友就让她到他们那去住。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八点半左右,亲友开门出去,普阳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入屋内,直奔王洪艳,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当天就把她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赵旭、赵秋悦、郑炜东遭非法批捕迫害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赵旭、赵秋悦、郑炜东、吴雅楠被南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据悉,长春市明珠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赵旭,非法拘留十五天后,明珠派出所又以累积的视、音频构陷赵旭,还恐吓法轮功学员赵旭,逼迫她签字。警察将构陷赵旭的案卷递交到检察院,被检察院以“证据离谱”为由退回给明珠派出所。可明珠派出所警察没有停手,再一次利用各种环境的恐怖气氛和压力来恐吓赵旭,逼她再一次签字。负责该非法案件的又一家检察院又将“离谱的非法卷中”退卷。据悉,赵旭已被再次构陷到朝阳区检察院。

最近几天,长春郑炜东被构陷案卷从南关区转到朝阳区检察院,检察官周晓枫。

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秀英、吴雅楠遭构陷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吴雅男(女)被长春市经开区深圳街派出所绑架,同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秀英被长春市经开区浦东路派出所绑架,吴雅楠和王秀英被经开区检察院非法批捕,现在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王秀英,现已被构陷到长春市宽城区检察院。

长春市王恩国、周秀芝被构陷到检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被绑架的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恩国、周秀芝夫妇,二零一八年十一月被长春汽车产业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安庆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至今已经五个月了,家里两个孩子(一个上中学的女孩)无依无靠,无经济来源。年后,孩子七十四岁的姥姥去汽开区公安局、检察院,得知两人已被警察构陷到汽开区检察院。

7、五十多岁的妇女丛楠曾遭两次非法批捕两次退卷

长春市五十多岁的妇女丛楠出现脑梗、生活不能自理,修炼法轮功后康复。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四看守所,期间出现高血压现象,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

据悉因血压高,不适合关押,看守所曾经两次将丛楠退回办案单位绿园区公安局,但绿园区公安分局拒不放人,将丛楠挟持到长春市中心医院,并不许家属探视。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上,丛楠被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西安广场派出所警察朱建民(电话:15904409242)绑架,并被非法抄家。警察将她私人物品大法书、几千元的真相钱币等抢夺走。借口是白天丛楠把真相小播放器发给了一位便衣,便衣跟踪到她家,晚上对她实施了绑架。

据悉,构陷丛楠的案卷已经报到绿园区检察院,所谓的“罪名”是利用“×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其实很可笑,她一个普通的五十多岁退休妇女哪能去破坏国家的法律实施,况且政府公布的十四个邪教组织根本就没有法轮功。

8、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芝、郭玉珍遭非法批捕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徐桂芝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被正阳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拘留四天后,被转到看守所关押迫害。现已被检察院非法批捕。已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

徐桂芝,女,六十四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心脏病等几种疾病。修炼后思想境界得到提高,身体健康。工作上任劳任怨,吃苦耐劳,人称大好人。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徐桂芝几次被派出所警察骚扰,逼迫签字。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下午,徐桂芝在老客运站附近,遭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日,徐桂芝在榆树街里向世人发台历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关押在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绑架的郭玉珍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被非法转押看守所迫害。十几天后,被检察院非法批捕,至今已被非法关押一百多天。

附录: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