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大法洪传 » 台湾声援为法轮功无罪辩护的六律师(图)
台湾声援为法轮功无罪辩护的六律师(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明慧记者李慧容台北报导)为了声援北京六大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公开无罪辩护,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简称CIPFG)亚洲分团副团长、郑楠榕基金会董事长邱晃泉律师邀集台湾著名人权律师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召开记者会,要求国际社会公开谴责中共剥夺律师权利;具体声援北京六律师维护司法正义;要求中共立即释放无罪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停止对宗教信仰自由的迫害。


台湾律师界与人权界等多个团体代表于五月五日联合召开记者会,

声援在中国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六位北京律师。
与会者有台北律师公会人权保护委员会代表高涌诚律师、李胜雄律师、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代表林峰正律师、张佛泉人权研究中心代表黄默教授以及中央通讯社、民视及新台湾周刊等媒体共同参与。

会中签署一公开信,致函给包括「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人权观察」、「国际特赦」在内的九个国际知名人权组织,促请这些组织谴责中国政府(中共)对律师的暴行,并请他们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改善人权状况,监督中国政府是否能够履行人权承诺。该公开信副本将同时寄送胡锦涛和国际奥委会。


团体代表们当场签署给国际人权组织、律师团体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今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北京六位代理律师李和平、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滕彪、邬宏威于河北省石家庄中级法院法庭,为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三人做无罪辩护。这是外界第一次听到中国能够有多名律师集体的冲破中共高压,在法庭公开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当时参加旁听的滕彪想与其他律师一起退场时,遭到法警当众围殴。

人权法律协会律师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八年中,法轮功被当作严打整治、斗争的对象,并且中共在一开始就下令各级法院要严苛处理法轮功问题、不准替法轮功辩护,也没有人要替法轮功辩护。经过法轮功学员长期的奔走努力,中共受到巨大的压力,在二零零一至二零零三年之间法轮功学员得到一些律师的所谓「有罪辩护」,只能从「有罪辩护」开始争取刑责的递减。

某个中国律师透过电话说,「这已经不错了,没有人要替法轮功辩护,因为是『玩命』的工作」。

还有中国民运人士对她说,中国「不是法治」也「不是人治」,是「鬼治」。

「张佛泉人权研究中心」代表黄默教授说,律师是为了争取人权,为了法治,应负有正义感的,有胆识的,而且是为弱势族群争取权利的。多少年来,也有中国的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但这次北京的六位律师联合起来争取公开审判这样的权利,看来是一个新的变化,他们在法庭上义正词严的无罪辩护,展现律师专业的风范。他认为,这一定可以成为先例,尤其是给中共政权上了人权与法治的一课。


「张佛泉人权研究中心」代表黄默教授

黄默说,从中国政府在这次审判事件当中,打压律师与法轮功,众目睽睽之下殴打律师一事,可看出中共是一个蛮横政权。中共打压异己的心态与政策,在道德上应该受到谴责的,历年来也遭到谴责。而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的案子是最最基本的人权问题,中共的行为不但违背了中国的宪法,也违背了国际人权法。

黄默还说,现在虽看到中国的经济发展,若无真正以法治基础来建立经济起飞,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是会引起社会的骚动。我们通过声援六位律师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人权活动,能给中国政府压力,并能鼓励中国公民主动为正义站出来的力量,让社会能一步步成长,这是中国的前景。

黄默指出,这次台湾的声援活动是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因为同时有这么多的律师与团体、个人公开的支持,光明正大的支持。在台湾有很多专业团体因为政治理想,不愿公开支持中国大陆民众抵制中共的不人权活动,基于基本人权是普世价值来看,是不能有这样的心态。

他希望媒体能做比较深入的报导,不管报纸、刊物或电视的报导,应该要深入的探讨一些比较基础性的问题。

大赦国际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简称AI)台湾总会理事长李胜雄律师表示,已向AI伦敦的总部报告,盼发动各国的AI声援这次的活动。李胜雄说,虽中共政权对台湾是有敌意的,但是中国十三亿人民是我们要关心的,台湾自己的人权进步了,也要关心邻近国家的人权。

 
大赦国际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简称AI)台湾总会理事长李胜雄律师

李胜雄说,他与黄默教授已上了中共的黑名单,不能再进入中国大陆。中共为了经济发展,忽略人民的基本人权。而宗教自由与信仰自由是非常可贵的,是一个精神上的资粮,是无可取代的。我虽是基督徒,可法轮功是直接被(中共)迫害的最大团体,在中共的残暴政权下为法轮功伸张正义,我对北京六名律师致以高度敬意。不仅是这六位律师能站出来,应该所有的中国律师都来为制止这人权迫害而奋斗。

社团法人司法改革会林峰正律师说,律师替被告做无罪辩护是原则,在中国可以认为帮被告作「无罪辩护」是很大的进步,这很令他诧异。他认为中国的状况,比他想的最坏的状况,还要更坏。

台北市律师公会人权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高涌诚指出,在中国,律师连自己的基本人权都无法保护,可以看出中国大陆的宪法与律师法不是规范的问题,而是整个文化执行面的问题。

高涌诚说,如果现在中国的十二万名律师与以后更多的律师也愿意站出来,就会知道什么叫作「国家的法治文化」,而当法治文化成熟时,像今天这样的执政权迫害基本人权就不会发生。


台北市律师公会人权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高涌诚

CIPFG亚洲分团副团长、郑楠榕基金会董事长邱晃泉律师

郑楠榕基金会董事长邱晃泉律师说中共在法庭上的表现很令他惊讶,他批评,这样的政府没有资格办奥运。一个赤裸裸的、完全违反正当程序原则的法庭,这样的政府要办奥运,文明国家应该要深思去参加奥运对中共在人权方面有什么改善?对中国人有什么帮助?如果没有帮助,反而让中共趁机粉饰丑陋,事实上还助长中共这个不正义的政权。

他认为,重视人权的文明国家应该出来声援这些律师,为被告讲几句公道话。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5/7/85340.html

【明慧資料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