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轮功简介 » 76岁被非法判九年 四川胡延顺遭迫害离世
76岁被非法判九年 四川胡延顺遭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遂宁市大英县法轮功学员胡延顺老太太,在中共对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迫害中,长期遭受中共不法人员的骚扰、监视、拘留和关押,在她七十六岁高龄时还被判刑九年,出狱后,身体每况愈下,大英派出所警察还不断给他儿子打骚扰电话,逼迫家人限制她的自由,老人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在女儿家含冤离世,终年八十七岁。

胡延顺生于一九三二年,一九九八年六月底经人介绍走入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的。当时她全身是病,患有肩周炎、坐骨神经痛、膝盖和手指长包且变形、长期失眠,一年四季发冷,夏天还穿厚棉袄,四处求医问药,病情一点不见好转。尤其是九八年六月老伴病故后,失去了老伴的照顾,过度的悲伤使她的精神近乎崩溃。家人见此非常担忧。于是女儿将她接到自己家。在那里有幸接触到了法轮功,学法炼功仅四天,身体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可喜的变化,终于扔掉了多年不离的药品。从此,身心健康,时时以“真、善、忍”为标准,做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真正的好人。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胡延顺老太太跟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也无一例外的遭到了当地中共人员的严重迫害。

(一)四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一年上半年的一天(已记不清具体时间),胡延顺去大英乡下向村民讲法轮功蒙冤的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非法抓捕到大英县公安局,警察对她非法搜身,县“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强迫其放弃法轮功修炼,还逼她说出其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然后将胡延顺非法拘留半个月并抄了家,抢走收录机、法轮功书籍及师父讲法磁带等私人物品。

二零零三年,胡延顺又去大英乡下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县公安局,遭到县“六一零”人员非法搜身和审讯,逼她出卖法轮功学员,遭到她的严词拒绝,后被大英县法院冤判一年(监外执行)。

二零零四年,胡延顺去蓬溪县向村民发真相资料,被蓬溪县国保警察非法抓捕到国保大队。在那里,也遭到了警察的非法搜身、辱骂、还被打耳光,逼她说出与她一起去的法轮功学员,后被非法拘留半个多月。

二零零六年二月,因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事牵扯,胡延顺与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在家里被警察绑架,三人被非法关押到大英看守所近半个月,期间还被驻看守所的检察官辱骂。

回家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还经常受到当地公安、国保警察、县“六一零”人员、辖区派出所和社区居委会的跟踪监视和骚扰,有时还无故停她家的水电气,严重的影响了她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同时也造成极大的压力,致使全家人长期生活在紧张、恐惧中。

有一次,大英县派出所黄某某将她的儿子带来,想骗开门,阴谋失败后,警察就去楼下关水龙头,想迫使她开门。一天胡延顺刚一开门,就闯进来五、六个警察,他们说:“(你)平时上、下楼,进、出门,我们都很清楚。”不容她分说,警察们就将她按倒在地上搜身,瞎折腾了一阵什么也没搜到,随后抄了家,抄走师父照片五张、《转法轮》两本、《洪吟》两本、收录机与影碟机各一部、mp3两个、师父讲法带三套、《九评》书一本。

(二)枉判九年、在成都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晚上,有四位法轮功学员到胡延顺家串门儿,刚进屋还没落座,只见几个警察突然闯进屋来,将五人抓起来进行非法搜身,接着抄家。据悉,遂宁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郑大双、李波等人采取蹲坑、跟踪、监视等特务手段,对付这位手无寸铁、年逾古稀的老人胡延顺达半年之久。

那四位法轮功学员于当天释放,胡延顺被劫持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大英县司法部门为了迫害胡延顺老人,将老人的出生年份从1932年改为1938年,也就是将老人的实际年龄76岁改为70岁,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判老人九年重刑。同时被冤判的还有李群英(三年半)及陈玉珍(八年)等。

胡延顺后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关押迫害,后又转到二监区,遭到狱警、犯人强制洗脑。狱警利用那些心狠手辣的犯人做她的包夹,二十四小时监管,欺负和折磨她。杀人犯吴晓玲刑满回家后,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卢巧霞(藏族、四十多岁)又指使、操纵杀人犯、抢劫犯、毒犯来迫害她,向她灌输邪恶的东西。不准她提前洗澡;也不准她在床上休息,只能在监室里坐着,只要上了床,犯人们一起上来拽着她的胳膊硬从床上拉下来,还用手指着她骂,向她吐口水,更不准见警察,处处限制她的自由,平时连阳台都不准她去。

有一次包夹犯人说带她去超市买东西,出了监室却告诉她去听什么报告,分队也没有这样安排,这些犯人仗着背后有警察撑腰,却肆无忌惮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

刚去监狱不久,犹大和犯人就想来转化胡延顺,她们把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拿到监室里,当时她正睡在床上,一个杀人犯硬把她的手掰开往上按手印,胡延顺说:“这个不算数,是我师父说了算。”

特别是杀人犯江丽(音),狱警给她特权,每个监室的人都要去管,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更是不择手段加以迫害,她还在里面拉帮结派,干了许多坏事。

在监狱,警察指使犯人常年让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洗冷水澡,克扣学员饭菜,好的犯人自己吃,吃不了她们就倒掉。她们还欺负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罗芳,警察和犯人都骂她,不准她买一点儿食品充饥。广汉市法轮功学员杨华莲被非法判刑九年,犯人为了强行转化她,就在背地里写好所谓“转化书”,然后几个犯人上来一齐动手将杨华莲强行按倒在地上,硬拉她的手去按手印,杨华莲不配合,杀人犯江丽用屁股坐在她脸上,还强迫她吃药。

胡延顺老人被迫害得双腿和腹部肿胀,坐骨神经疼痛难忍,走路打晃,心紧,生活难以自理,记忆力衰退,目光呆滞,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被提前一年零四个月从冤狱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三)回家后仍遭骚扰

胡延顺从监狱回家后,大英派出所警察多次给她儿子打电话,询问其下落,说要去见她面;社区居委会的人也上门骚扰。在德阳女儿家时,警察也打去电话骚扰,给她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思想负担,致使家人对其施加压力,既不让她外出,也不给她门钥匙,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更不准法轮功学员到她家去,每天就关在房里。

社区工作人员还以她曾被冤判入狱为借口,不给她办理低保,导致老人失去基本生活来源。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胡延顺含冤离开了人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