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屡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内蒙古段学琴又被非法判刑
屡遭惨无人道的迫害 内蒙古段学琴又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琴,多次遭惨无人道迫害,出狱不到一年,又被绑架构陷,日前被巴林右旗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已上诉到赤峰市中级法院。

段学琴被非法关押在巴林右旗看守所期间,曾被电击,被迫害的身体非常虚弱,在十多天以前被非法庭审时她是坐着轮椅被推进法庭的。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段学琴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份从内蒙呼和浩特女子监狱冤狱回来后,住在巴林右旗大板镇儿子家。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段学琴在巴林右旗发放真相台历时,被巴林右旗公安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笔记本电脑等私人物品被抢。一个星期后被非法报到巴林右旗检察院,两个星期后又被非法报到赤峰市检察院。三个星期后,段学琴被巴林右旗检察院非法起诉,公诉人是陈思琴。

多次遭惨无人道迫害、九死一生

段学琴家住农村,以前患有结肠炎、胆囊炎、胃炎、心脏病、肝病等多种疾病,每天都在痛苦中呻吟、挣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只能躺着学。段学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个来月全身的病不翼而飞,由一个瘫痪病人反过来照顾别人,几年来没吃一粒药,给家庭减去了经济负担,一家人欢欢乐乐的都在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后,段学琴多次遭惨无人道迫害、九死一生。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八日,段学琴因去公园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将全家人打回原籍(因一家人在外打工)。二零零零年腊月初,赤峰市巴林左旗四方城乡政府与派出所人员到她家骚扰,段向他们讲真相,向政府递送了一封怎样做好人的信,却被乡长张国忠、派出所的迟建学告到左旗公安局,腊月十一日晚由左旗公安国保大队长图布新等人把段学琴绑架到左旗拘留所,由于绝食抗议身体虚弱,保外就医。派出所的贾伟英勒索1500元说交公安局,在拘留所出来时一个姓郑的又向其丈夫勒索了一百元饭费(因绝食并没有吃饭)。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三日,段学琴和她丈夫出门卖菜,又被迟建学领着公安局的刘志军、白秀珍还有赤峰的警察把她家给翻了个底儿朝天,把大法的书全部掠走。十五岁的女儿因说法轮大法好,大法治好了我妈的病,被迟建学打了一个大耳光。第三天晚卖菜刚到家,就被迟建学、刘志军、白秀珍等人将段和其女儿绑架,女儿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段学琴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强迫劳动不让学法炼功,结果造成胃穿孔,治疗无效才将她送回家。那时人已被迫害的连家人和邻居都认不出她。回家后又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正常。这以后乡政府和派出所没日没夜的到她家骚扰。

二零零二年九月,段学琴去护理大姑娘月子,恶警又把她家闹得鸡犬不宁,将她丈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将她二女儿用枪逼着连吓带骂,吓出了心脏病。把她从大女儿家绑架回来监控起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四日,齐柏林等又突然闯进她家,说叫她去“学习”,她不配合,正念走脱。深夜十二点又来了二十几人房前屋后包围翻了个遍,各个亲戚家全翻遍,七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吓得心跳不安。没抓到她就把他儿子绑架到派出所,齐柏林一伙打了她儿子二十几个耳光,硬逼他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腊月二十七,段回到家,由于丈夫承受不住这巨大压力硬把她撵出家门,段学琴成了孤独无助的乞丐。

二零零三年一月初七,段学琴乞讨到了赤峰,十一日中午被市国安大队的一伙恶警绑架,被四、五个恶警猛打头部面部,并把周彩霞和郑兰凤(都已被迫害致死)、田素芳、段学琴四人俩俩铐一块拉到市看守所,叫说出是哪里人,因不说就将她胳膊斜着背铐,右肩被掰坏,左腿打坏。她绝食反迫害,在绝食中每天都是七八个犯人抬出去抓住撬嘴,把牙齿撬成锯齿形,一个姓江的恶警给她灌了半袋盐面,之后胃部沉闷咳嗽吐血。一次灌食抬回来后犯人将她扔到床上,摔得腿象骨头扎出来一样极其疼痛。十八天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通知家人将她接回家。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一个月后,段学琴身体还没恢复,又被赤峰市布仁一伙恶警绑架到红山区看守所迫害,在路上一路吐血。关进了看守所后,女恶警邓丽艳指使两个男犯抓住就给她灌食,第二天邓用开电门的钥匙顶着段的头部问吃不吃饭,不吃拿来电棍就电,随后又送到医院插管,一次次的插,一次次的吐血,吐得死去活来,每次都吐二、三斤。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恶警们把她长期铐在死人床上,两胳膊肌肉萎缩,成了植物人,铐子不给开,小便不让尿(尿便器被犯人王晓丹和刘淑杰拿到放风场),王晓丹、刘淑杰和一个姓陈的骂她,王晓丹往她脸上吐吐沫,专砸铐着的胳膊,刘淑杰将她的被子掀开使她一丝不挂来羞辱她,照她的前胸狠砸;一个姓向的恶警还说骂得好,骂就骂她师父。刘、王二犯在恶警的怂恿下更加猖狂,每天都是这样,他们甚至不许段学琴睁眼,说睁眼害怕,段学琴一睁眼,二犯就打她,因十字架铐在床上动不了,又不让睁眼,流的眼泪和口水把眼和嘴全都封住了。要大便时找邓丽艳,她也不管。半个月后才把铐子打开,又把两只手朝后背铐上。

由于长时间铐着,段学琴的整个身体都僵硬了。邓丽艳吩咐刘、王二犯带她上厕所,王犯用手指尖抠她的肉,算是扶她走。因长时间不让动,大便根本便不出,又蹲不下,只好跪着便,有时没等便出就又被王犯拖回去。当时段学琴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等恶警们把她送到医院一检查是胃出血,他们又想向家人勒索3000元钱,因家里没钱接人,他们怕出人命才把段送回家。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五年之间,左旗610的恶徒张荣山和傅秀云伙同乡政府及村里的恶人对段学琴的骚扰一直没断过。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段学琴的公公去世,正要下葬,段学琴又被左旗派出所和公安局的恶人绑架到大板看守所,被那里的男女恶警拳打脚踢。赤峰市看守所的王海申和恶警邓丽艳把段学琴押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段学琴开始绝食抗议,受到那里的毒贩们的嘲笑和谩骂,受那里的邪悟者的谎言欺骗。赤峰的朱凤文和刘刚俩恶警专门转化学员,他们不让段学琴睡觉,连续攻击,用伪善与谎言欺骗。段学琴被迫害的脑袋象大筐扣住一样又疼痛难忍,不能入睡,精神与肉体遭到了严重的折磨,整天在生不如死中煎熬。

据悉段学琴被送入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时,是被抬着进去的,段学琴一直讲法轮功真相,被包夹关住门毒打,外面的人都听见段学琴的哭喊声。段学琴因不喊报告词,不穿囚衣,而被剥夺家人的探视权利。有人问段学琴如何变成这个样子了,段学琴说自己遭受的迫害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巴林右旗公安局:
局长包钢 13804761161(他说退休了)
副局长李学臣 13847657688
国保大队 4766290206
大队长天仓 13947647266
副队长海青 13804762604 国保大队 王×× 15934960006 巴林右旗公安局:
指挥中心主任黎宇坤 13804762624
法制室主任毕力格巴特尔 13947650628
政法委副书记,维稳办主任,市法学会副会长姜海 18604760036

巴林右旗看守所 4766221254
教导员要宝力格 13804764538
副所长丁玺民 13948368622
17614768392

赤峰市巴林右旗检察院:
院长王晓文 0476-6216566
公诉人陈思琴 18547628016

赤峰市巴林右旗法院:
院长康爱军 13304769987
副院长王学峰 0476-6216505
副院长乌云毕力格 0476-6216509
刑庭庭长苏玉学 13804764515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