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省涞水县杨喜芳、于风云夫妇遭迫害事实
河北省涞水县杨喜芳、于风云夫妇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河北省涞水县石亭镇大赤土村法轮功学员杨喜芳、于风云夫妇在家中被警察绑架。

杨喜芳、于凤云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遭中共迫害,多次被绑架、关押、酷刑折磨。

以下是杨喜芳、于风云夫妇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杨喜芳、于凤云夫妇被警察劫持到涞水县公安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五日早晨,杨喜芳等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外炼功,被石亭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到镇政府,镇长带头,和警察、法警一起对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毛巾蘸水抽脸、皮鞋打头、棍棒交加,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日,杨喜芳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回涞水县,关押在涞水党校。县委副书记孙贵杰参与施暴,带人把杨喜芳按倒在地殴打,用皮带照头照脸地打,用竹板打后背,杨喜芳被打得伤痕累累。第二天,县公安局纪检书记刘耀华带人殴打二十四位法轮功学员,用皮带抽打,用鞋底打嘴巴,有的把木棒、竹板打折了好多根。最后每人被敲诈三千三百多元放回家,镇里又敲诈一千元。杨喜芳两天被打了四次,身上伤痕累累,走路需人扶,躺着翻不了身。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喜芳、于凤云夫妇和全县几十名大法弟子陆续因去北京和平上访、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被绑架、关拘留所或看守所,被抓之后受到了一次次毒打与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了维护自己坚定的信念、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以绝食来抵制邪恶的迫害。县委副书记孙贵杰、公安局纪检书记刘耀华等带人给学员强行灌食、强行输液,并在其中加入破坏人体神经系统的药液,他们的恶行被识破致使药力失效。

二零零二年,于凤云被涞水县“六一零”人员王福才等人劫持到涿州南马洗脑班,打手围她坐一圈,五天五夜不许她睡觉,合眼就打,她死去活来。晚上王磊等人把她拉到一间空房里,用绳子把她捆在椅子上,灌不明液体,奇臭无比。接着用车推她到水房,在有水的地面上泡她,她全身痉挛,医生用大针扎十指,惨不忍睹。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河北涞水县“六一零”、亭镇派出所警察对高村、大赤土村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非法抄家。

三月十一日下午,涞水县“六一零”人员王福才、李振功等闯到杨喜芳家非法翻查,抢走部份大法书籍、MP4一台。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中午,涞水国保和当地派出所警察于闯入于凤云家非法抄家,并把于凤云绑架到涞水石亭镇派出所。杨喜芳回家后,到深夜还不见妻子回来,便到石亭镇找寻,结果也被石亭镇派出所警察扣住,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不通知家里任何一个人。第二天夫妻二人被直接劫持入劳教所迫害,家人竟不知情。在外上学的女儿放假回家,不见了自己的父母,因为急需学费,到父母放钱处寻找,发现家里仅有的一些积蓄也不见了,原来已被警察抢走。

二零一九年四月,河北省公安厅成立所谓“专案小组”,住在涞水县最豪华的盛世大酒楼,保定市公安局指使涞水县公安局统一部署所谓“打黑除恶”,要求从二零一九年四月五日至七月十五日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为期一百天的所谓“打击整治百日攻坚专项行动”。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二日,涞水县“六一零”头子李宏宇(新提任公安局副局长)亲自指挥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非法抄家。当日中午,杨喜芳、于风云夫妇,在家中被一帮警察绑架,被非法抄走法轮大法资料等,非法关押在涞水县看守所。于凤云体检时血压110/160,仍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十五天。

四月二十六日,杨喜芳被转到看守所继续关押。而非法拘留证九天后才由邮政快递送达杨喜芳儿子手里。

五月六日,律师前往会见杨喜芳,看守所刁难说律师证过期,律师澄清并未过期,看守人员又说所长不在,让他等。律师周旋一个多小时后,才见到杨喜芳。杨喜芳的胳膊在今年正月摔断,炼功一个月之后就全好了,可是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胳膊全都肿了,而且出现高血糖症状,每天被迫吃药。即便这样,还被强制劳动。

杨喜芳夫妇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一个缩影,二十年来,这种邪恶的迫害每一天都没有停止,无数善良的好人被迫害离世,无数家庭家破人亡,数不清的孩子成为孤儿,数不尽的白发老人孤苦无依……中共邪党在中华大地的罪恶滔天,人神共愤!

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在任何社会、任何地方,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应该受到表彰的。事实上,尽管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已经弘扬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三千多个褒奖。即使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讲真相、揭露谎言、曝光酷刑,也是合法的,根本就不应该被关押。而对他们身体上、经济上、名誉上、精神上等任何伤害都是违法的。

那些假以法律、政策之名迫害善良的所有参与者,请静心思考,扪心自问:做好人遭受迫害、讲真话遭受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别再人为的制造着无辜善良人被迫害的悲剧,别人牵驴而你们自愿帮别人拔了橛子,未来还得替别人买单。

有位律师在法庭上这样陈述:“今天我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申辩,是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的,为他们维权我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当参与迫害者(很可能包括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有谁、用什么法律来为您辩护?”

善恶有报,天理昭昭!呼吁全社会善良之士抵制中共的邪恶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