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牡丹江市公交分局局长王宪斌遭恶报被审查
牡丹江市公交分局局长王宪斌遭恶报被审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据悉,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原局长王宪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和恶势力充当保护伞,正在接受审查。

王宪斌,男,一九六四年六月生,一九八六年工作,一九九三年入邪党。一九九八年一月,任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兼刑警大队大队长。二零零零年四月,任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副局长。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政委。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局长。二零一七年四月,任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副处级侦查员。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倾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时,王宪斌就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采取跟踪、盯梢、监控、绑架、关押、酷刑、投进监狱、甚至迫害致死。

为更有效、更隐蔽的迫害法轮功,牡丹江市公安局新组建一支便衣刑侦队伍,叫便衣警察支队,也叫公交公安分局,虽然叫分局,可却是牡丹江市公安局一班人马两块牌子。牡丹江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由这支便衣刑侦队直接插手,王宪斌直接操控。

公交公安分局局长王宪斌自称:善于使用隐蔽蹲守,卧底侦查,暗中巡视,跟踪盯梢,密拍密录等技术含量高的侦察手段对付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黑龙江牡丹江市阳明区第二发电厂法轮功学员付凤梅和赵玉洁,去大福源发真相资料,被牡丹江市公交公安分局绑架。赵玉杰遭到暴力殴打逼供迫害后,恶警去家里抄家,又把赵玉杰的丈夫李志强也绑架。十二月三十日晚,赵玉洁家被恶警非法抄家,掳走物品不详,恶警把付凤梅儿子家的电脑给带走。付凤梅和赵玉洁她们俩被非法关在兴隆第二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日,公交公安分局这个新组建的便衣刑侦队,按照黑名单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绑架了在家中或在单位上班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韩秀芳,牡丹江市机电公司退休会计,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健康,处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当天在家中被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三年二月四日,牡丹江市爱民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在牡丹江看守所,对韩秀芳等法轮功学员秘密开庭。后来构陷案卷被打回国保支队,国保警察继续构陷,再次将诬陷韩秀芳、刘春兰、赵连英的黑材料送到爱民区检察院公诉科。四月十一日下午,秘密开庭,对韩秀芳、刘春兰进行了非法审判。据悉刘春兰、韩秀芳被非法秘判,没有通知律师、家属。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九日晚,家住牡丹江水务局小区,曾任某大酒店经理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被公安绑架、抄家,此后警方一直不让家属看望。十天后,高一喜便离奇死亡。自七月二十一日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看守所、驻检等多人到高一喜家向家属宣读七天强行火化高一喜遗体。详情请见《健康的高一喜 两天在公安医院遇害》

仅在二零一六年上半年,牡丹江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达35人,被迫害致死1人,被非法判刑3人,详情请见《黑龙江省各地2016上半年迫害概况》

王宪斌在任职海林市公安局副局长期间,法轮功学员杜世良被迫害致死。杜世良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海林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日二十一时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元月二十七日,杜世良夫妇被海林市公安局绑架,理由是家里有电脑。杜世良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九月送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六年元月十三日,妻子曾到牡丹江监狱探望杜世良,元月二十日晚二十三时突接噩耗,杜世良已于二零零六年元月二十日二十一时被迫害致死。

王宪斌任职的海林市公安局私设刑堂。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晚上,法轮功学员刘利华,女,37岁,因做揭露媒体诬陷法轮功的光盘,被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绑架。

在海林市公安局私设的刑堂上,刘利华被五、六个恶警用酷刑迫害了七天七夜。一次一次的上绳迫害,七天七夜不让睡觉反复用刑,刘利华的头和脸被打得变形八十多天后才能辨认出来,就这样刘利华不知被打得多少次昏死过去,多少次奄奄一息,最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五年三月四日晚,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宁艳,在海林市南拉古被海林市公安局下辖的海南乡海南派出所绑架。因拒报姓名住址,遭海南派出所所长疯狂殴打,扇耳光。恶警用玻璃瓶砸宁艳的头,瓶子打得粉碎,致使宁艳嘴里流血,呕吐、迷糊。后送往海林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赵忠秀(女),海林市新河乡农民。她因向世人讲清大法被迫害真相,被人构陷被海林公安局非法抄家、绑架,关押在海林市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并送往哈尔滨戒毒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海林市法轮功学员孙常顺,家住海林市火道南第三派出所管辖区。遭海林市国保大队绑架,遭受非法审讯和各种酷刑,最狠毒的是恶人将芥末油灌进眼里、嘴里、鼻子里、耳朵里,然后再套上塑料袋不准透气,造成眼珠子经常脱落的严重后果。孙常顺原被关押在海林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六年,被送往牡丹江监狱继续遭受迫害。

这一桩桩一件件对法律、人权,信仰自由的践踏,触目惊心、令人惊骇,象这样的迫害在中国大陆亿万法轮功学员中只是冰山一角。作为海林市公安局副局长、牡丹江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局长的王宪斌一直在迫害的一线,对迫害当地法轮功负有直接责任。

今天,被中共利用迫害法轮功的政治打手王宪斌,却成了中共的阶下囚,这对那些还在为迫害法轮功积累政绩的中共官员们无疑是当头一棒,前有车,后有辙,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否则,王宪斌的今天,可能会成为你们明天,不仅仅是你们的明天,还会殃及你们的子子孙孙,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王宪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