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丹麦政治家:绝不能对“活摘”视而不见(图)
丹麦政治家:绝不能对“活摘”视而不见(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舒慧丹麦综合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政会议中心(Onkel Dannys Pl. 5,1700 København)召开了一场主题为《紧急行动:“中共活摘器官”关系到所有人》(Relevance, Urgency, Action)的研讨会。多位世界不同领域的专家及丹麦政界人士应邀参加会议。研讨会正值欧洲器官移植学会大会(ESOT)在哥本哈根召开之际,更加引发了外界对这个话题的关注。

图:丹麦举办反活摘器官研讨会,五个国际人权组织签署联合声明,呼吁采取行动,制止中国(中共)为移植器官非法谋杀良心犯。
研讨会由四个国际人权组织联合举办,宗旨为:提醒国际社会“活摘器官”是中共迫害良心犯的手段,呼吁各国政府勿成为中共犯罪帮凶。

国际著名人权律师、独立调查员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独立科学家、医学博士李会革(Huige Li)应邀出席了欧洲器官移植学会大会(ESOT)并就活摘器官问题做了主题发言。与会各国专家对活摘器官犯罪仍然在中国进行,并延伸到海外的现状表示震惊,不少专业人士前来谘询如何采取积极措施予以制止。

法轮功学员是活摘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

研讨会上,“活摘”亲历者、新疆维吾尔族流亡外科医生安华(Enver Tohti)用视频和图片资料证实了不仅新疆乌鲁木齐机场设有人体器官绿色通道,青海西宁机场也出现了人体器官绿色通道。安华说:“这说明,需要怎样一个庞大的人体器官工业链才需要有这样的绿色通道来运营。”

来自德国的独立学者、医学教授李会革博士从专业角度,指证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他指出,在中国(中共)所进行的是以“脑死亡”为名掩盖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他说:“不是说他把这个人先杀死,再取器官,而是这个人是活的,他把心脏取出来,是取了心脏,所以这个人才死。”

“追查国际”主席汪志远给中国大陆十二个顶级的医院打电话,拿到了十七个录音证据。他在电话中问:你们现在还在用法轮功这样健康的正常的供体吗?这十七个电话中,“他们其中有十个回答‘ 是’、‘ 对’。北京长安医院的主任说,‘ 绝对的,没问题’。还有六个人没有否认。他们明确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汪志远说。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在中国发生,而且在中国国内无法制止呢?“国际人权协会”执行董事吴曼扬(Manyan Ng)说:“首先一点,中国是一个独裁专制的国家,在中国,新闻自由是零, 没有一家媒体不被中共控制的。这样的专制体制易于中共控制民众。所以,中共编造谎言、欺骗中国人民,易如反掌。”

如何制止活摘器官的罪恶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指出,对于活摘器官的问题,不能用西方谈判的方式与中共直面,“您应该非常直接和有力”。对活摘器官保持沉默,其根本的原因是各国与中共的经济利益关系。这就是政治家最终必须介入的原因和意义所在。

麦塔斯建议丹麦签署欧洲理事会反对人体器官贩运公约(Council of Europe Convention to combat trafficking in human organs)。目前欧洲理事会国家中,还有十五个国家没有签署,丹麦是其中的一个国家。

麦塔斯说,签署这一公约“将要求丹麦颁布法律,惩罚域外共谋和器官移植滥用,丹麦应该有这样的法律,包括对旅游器官移植要采取强制性报告(措施)。”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说:“比利时、意大利、以色列、挪威、西班牙、台湾和其它国家现在已经立法,禁止其国民进行移植旅游。特别是挪威在前不久也签署了《反对人体器官贩运公约》。丹麦为什么不能?”

市政官员肯尼斯:绝不再对这种国家犯罪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丹麦前议员、丹麦人民党(Danish People’s Party)成员、市政官员肯尼斯·克里斯坦森·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作为嘉宾参加了研讨会。

肯尼斯表示:根据所呈现的证据,“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用于移植的罪恶确实发生了。调查所作的统计显示,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如此巨大,使用自愿捐献的器官不可能满足此巨大数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因为中国自愿捐献器官数量非常有限。

肯尼斯说:“我们今天在这里进行的讨论应该在丹麦议会所在地克里斯蒂安堡(Christiansborg)进行,因为那样一来,(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这件事一定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他认为,《紧急行动 :中共活摘器官关系到所有人》研讨会在哥本哈根举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肯尼斯不无遗憾地指出:“近二十年来,丹麦在对华关系上走错了方向。”他说,如果“活摘器官”的犯罪行为发生在任何其它国家,丹麦都会严厉批评施压,但(由于经济利益)对发生在中国的(人权灾难)却视而不见。

肯尼斯坦诚的表示,作为一个政治家,忽视这件事情很容易,你只要说,这不可能发生!如果有这种事发生,那也是历史上发生过。一旦归为过去,这样你就不需要去对此进行讨论、辩论。否则,如果承认是发生在当下,你必须面对,必须去解决。但是去面对这类问题,去改变现状不可避免的要面对难以预料的困难。

肯尼斯坚定地说,“不管怎样,我们必须讨论这个问题,而且必须反复不断地、持续地讨论这个问题。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他还说:“我在为此而努力着,我希望别人也能为此而努力。”他还表示,他相信,他所在的人民党、丹麦议会成员都会为此付出努力。他希望与其他党派在谴责‘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这件事情上结成正义联盟。

他誓言:“绝不再对这种国家犯罪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了。”

青年社会民主党成员德斯高:努力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

看完伦敦独立人民法庭采信的八分钟纪录片、听取一些嘉宾呈现的调查事实证据及讨论发言后,青年社会民主党(Youth Social Democrat Party)成员西蒙·德斯高(Simon Dalsgaard)说:“今天在这里所见证的一切深深触动了我本人。去年夏天,我去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旅游,也听到了边境那边(中国)发生(强摘器官)的事情。但是,‘活摘器官’的数量(如此巨大),直到现在我才意识到。”

德斯高承诺道:“我一定努力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 我将与国会议员联系。我知道,做这件事绝非易事。但是,我就着手把(强摘良心犯器官)这件事传播出去。我真的很感谢你们来到这里(哥本哈根)举办这场研讨会。”

民众致信国会议员:希望关注此群体灭绝案件,否则丹麦将成为同谋

与会民众海讷·斯特芬森(Rene Steffensen)听完嘉宾呈现的调查事实证据及讨论发言后,心情非常沉重,立即给社会民主党议员卡米拉(Camilla)写信。

他写道:“非常遗憾的是,您没有参加九月十七日的‘中国听证会’。非常难过,在中国许多法轮功成员被用作器官捐赠者。我希望您能关注这个群体灭绝的案件,否则,丹麦将成为同谋。希望能理解。”

这次研讨会由“我们未来之家”(Our Future House)、“国际人权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联合主办,“终止中国器官移植掠夺国际联盟”(ETAC)、“中国活摘器官研究中心”(COHRC)协办。

研讨会结束时,会议主办方、协办方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Uyghur Congress)发表了题为“呼吁采取行动,制止中国(中共)为移植器官非法谋杀良心犯”的联合声明。该声明将送交欧盟高官和欧洲国家首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