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重庆大学610人员杨忠顺遭恶报病死
重庆大学610人员杨忠顺遭恶报病死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原重庆大学610办公室的主要负责人杨忠顺,男,六十多岁,多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据悉,他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因患上绝症病死。

杨忠顺曾经是重庆大学资源与安全学院(以前的采矿系)的工农兵学员,毕业留校后曾在重大体育学院任总支书记,在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时,重庆大学成立了610办公室(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该办公室直接受校党委领导,他被调到重庆大学610办公室任主要负责人。学校保卫部综治办(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门)都归校610管辖。

重庆大学610办公室受市610胁迫屡次给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依法进京上访的师生办所谓的全封闭洗脑,非法关押、强迫写保证,强制看攻击、诋毁大法的资料及录像等。大部份洗脑班都在歌乐山上秘密进行。学校还以退学等威胁法轮功学员的家长,家长担心孩子学业受阻而对子女施压,造成修炼法轮功的学子很大的精神压力。对临近毕业的法轮功学员,毕业证成了学校施压的工具。有的学子因坚持修炼被逼迫休学、退学、开除,遣送原籍,有的还被非法拘留、劳教。

在重庆大学因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的师生:

1、张优稿,男,八十多岁,重庆大学光电工程学院教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电视台铺天盖地造谣法轮功,张优稿以自己亲身受益的经历,到北京上访,被恶警用电刑折磨全身多处烤焦,后被绑架至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折磨数月,又被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因不“转化”,期满后又被无故延期半年。二零零二年,因不放弃信仰,张优稿再次被绑架到西山坪劳教三年。

二零一一年七月,张优稿被沙坪坝区610国保支队恶人围困在家多日。七月十九日,恶人断了张家的电,并且趁张优稿开门看停电原因时,破门而入,暴力绑架至歌乐山洗脑班迫害。

2、谷九寿,男,约八十岁,重庆大学实验室工程师,因进京为法轮功请愿,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被关押在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九日左右,恶警闯进谷九寿家,将谷九寿、雷孝荣夫妇绑架,并抄家。二零零三年五月谷九寿再次被恶警从家中绑架、被抄家,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二零零九年五月,谷九寿又被沙坪坝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谷九寿在沙坪坝区特钢农贸市场发送神韵光盘时,沙坪坝派出所警察和沙坪坝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人员刘德明等,将老人绑架到沙坪坝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迫害。洗脑班人员威胁老人,如不写放弃修炼真善忍的“三书”,等待他的只有三条路:一是非法劳教,二是停发养老金,三是要老人负担洗脑班所迫害他的一切费用。

3、高仲英,女,六十多岁,重庆大学通信工程学院实验室教师,曾四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八年因回老家看望生病的哥哥,返重庆时在黔江火车站被火车站派出所警察从她包里搜出一个自己学习用的小平板wp,以此为由将她绑架。后重庆沙坪坝区610、派出所、社区、重大保卫处将她押回并非法抄家。后被非法关押在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月。

吕震
4、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吕震,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吕震品学兼优,原籍山东。二零零零年六月大四时再次进京上访,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同时重庆大学停止了他的学士学位,被开除学籍。出狱后,吕震被学校遣送回蒙阴县,零四年三月,吕震在蒙阴镇赵峪村再次被恶徒们绑架,关进蒙阴看守所、临沂市洗脑班。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蒙阴县610、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投进山东省监狱。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米晓征
5、重庆大学建筑系学生米晓征,因修炼法轮功,当年重点大学全年级成绩第一名的她,在仅剩一年就毕业的时候,被迫休学。后来她多次和学校联系希望恢复学业,学校都强调“不‘转化’不予复课”。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她在家乡石家庄接到了重庆大学发给她的一纸红头文件,将她从“被休学”变为了“被退学”。 米晓征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重庆大学强行“退学”。

6、吴洁,女,江苏省南京市鼓楼区人,原是重庆大学B区建筑城规学院建筑学专业优秀学生,修大法后成绩显著提高,九九年上学期考了全年级第二名;在校期间多次被重庆大学关进洗脑班逼迫放弃信仰。因不写所谓的“决裂书”,被学校逼迫休学且不予复学,之后校方又以长期不复学为借口将吴洁开除。

7、梅桂南,男,二十四岁,重庆大学B区建筑工程学院学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三日,时年二十多岁的他进京到国家信访办依法上访,被绑架到重庆市驻京办,后被学校带回,在洗脑班被洗脑迫害一个月。复课后应得的奖学金一概不发。

8、王臧坤,男,四川省内江人,重庆大学A区数学系硕士研究生。二零零零年六月,时年二十多岁的王臧坤因到中南海想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被绑架回重庆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学校非法开除。

9、白俊,男,重庆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博士生,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在小泉宾馆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当时约三十岁)。

10、杨成宝,重庆大学A区工商管理学院九八级学生,山东籍,因不向中共妥协被学校开除。回到当地,由于恶警威胁,村民不敢让他进村,怕受牵连。他的妈妈是含着眼泪送他出村的。他后来一直流浪在外,音信全无。

11、李鹏,男,二零零零年还在重庆大学读书仅二十岁时,被劫往西山坪被非法劳教一年。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忠顺在重庆大学充当了极不光彩的针对师生行恶劣迫害之角色。在迫害刚开始最疯狂的那几年,重庆大学的师生遭遇的迫害,以上这些遭遇迫害的师生,都是他亲自负责处理的。

杨忠顺还到黑监狱去要求本校的教职工放弃修炼,给那些在黑窝遭受迫害的教职工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他还亲自在校园跟踪、监控学校炼法轮功的教职工。

一次有位法轮功学员回家,走到单元门口,看见杨忠顺用手捂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他身边还有一个高大的便衣警察,那位学员主动与他打招呼,问他在干啥子?他捂着脸回答在等人。那位法轮功学员看到他不愿意被认出来,就走了。其实他们那天是想构陷这位学员,因为这位学员从对面那栋楼房出来,对面那栋楼房有个被他们利用来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的无业人员正在楼梯道与他们二位做手势。

甚至有时候杨忠顺本人还亲自到那栋楼房的楼梯道监视住在对面那栋楼房的法轮功学员。曾经有本校的法轮功学员劝过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后果会非常严重,他听不进去,还恐吓劝善者。

杨忠顺万万没想到,在他退休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报应却悄然而来,他患上了很多病,还有老年痴呆,走路都要人搀扶,后来又患上致命的绝症,于二零一九年七月遭恶报去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