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重阳节看中共对老人残暴无耻的迫害
重阳节看中共对老人残暴无耻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每年农历九月初九,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重阳节,因其日、月均为阳极之数“九”,故曰“重九”、“重阳”,民间在这日有登高辟邪的风俗,所以又称登高节。同时,因“九九”谐音“久久”,有长久永久、长寿尊贵之意,所以重阳节又有祝祷老人长寿安康、祭祖、敬老、崇孝之传统。

据悉,中共也把这日定为“敬老节”,中共真的“敬老”吗?

在修炼法轮功的群体中,有不少老年人。这些老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不但身体健康,老当益壮,而且心地善良,品德高尚,他们不但为国家和单位节省了大笔医药费,给儿孙们减少了麻烦,还为社会做贡献,为家庭出劳力,既稳定了家庭,又稳定了社会。当前除了中共,任何一个正常社会对这样一群善良的老人、好人都下不了迫害的毒手。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八年湖北钟祥市重阳节庙会,光天化日之下,中共四个“人民”警察围殴参加庙会的一位耄耋老人,对当年已八十三岁的闵世高老人拳打脚踢得头破血流后,强行按上警车绑架到郢中派出所,再把老人头往墙上撞,破口大骂:“你还不死,我要活埋你。”警察约折磨了他四个小时才放老人回家。一个“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恶徒还把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范梅摔成膝关节粉碎性骨折。

如果说这是执行“公务”的话,那么,管中窥豹,我们就以高龄老人受迫害为视角重点,从中看一看中共如何“敬老”,如何对上了年纪的高龄老人实施残暴而无耻的迫害。

一、遭冤狱之灾的老人

“礼仪之邦”的中国历朝历代对老人都格外爱护和尊重,在刑法上对老年人都有特殊保护。如《礼记·曲礼(上)》曰:“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意思是,悼(不满七岁)与耄(年满八十岁以上)的人,即使有罪,也不施以刑罚。《唐律》规定:“诸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及废疾,犯流罪以下,收赎(犯加役流、反逆缘坐流、会赦犹流者,不用此律;至配所,免居作)。”等等。宋元明清基本上沿袭了唐律关于刑事责任年龄的规定,即把达到一定年龄的老年犯罪人,作为减免刑罚的对象。

而中共对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无辜的中国老人,也要酷刑冤狱加身,也要重判诬判,也要施以刑罚,甚至在狱中酷刑虐待。由此可见,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根本就没有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以下是从明慧网撷取的部份老人遭冤狱案例(所叙年龄无另行说明,均为二零一九年的年龄,以下同)。

◇八十三岁被强行关进监狱,邪党不法之徒毫无人性的叫嚣:九十五岁也要关……迫害者遭恶报

殷育才,原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县法院刑事庭庭长、都昌县血防站站长,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判刑八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药物摧残,一度精神失常。


殷育才老人

二零一四年一月,殷育才被都昌县徐埠镇派出所恶警绑架、重拳袭击,被关进都昌县看守所。家属到都昌县国保大队要求放人,说:我大哥都八十五岁了,你们还关着不放人?!洪流叫嚣:马上要批捕!九十五岁也要关……

五月二十一日,都昌法院对殷育才非法庭审,北京律师做了无罪辩护,明真相的司法人员对中共“610”人员说,法轮功本来就是被冤枉的。但都昌法院仍昧着良心诬判老人三年零两个月。六月二十四日,八十三岁的殷育才被强行移送景德镇市第三监狱非法关押,狱中病重,被转入监狱医院、南昌市新建县长征医院救治。二零一七年三月,结束三年零两个月冤狱迫害,八十六岁的殷育才回到了家。

都昌县国保大队队长洪流,四十多岁,参与迫害法轮功不久,身上即长期疼痛难忍,他哥哥到邻县波阳县钓鱼,不幸触高压电,被电活活电死;二零一四年他妻子又做了子宫切除手术;二零一五年他自己又得了肺癌。其前二任国保大队队长黄益慧、张世新都遭恶报。黄车祸二级残废,张突发脑血栓,半身不遂。

◇遭诬判四年,工程师八十三岁高龄被劫入监狱

李培高,男,八十三岁,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平时一人居住。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昆明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丘学彦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二零一九年一月初,李培高再次被绑架,被劫持进云南省第一监狱。

◇七十八岁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狱中遭迫害

刘殿元,男,一九三八年生,辽宁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经历了五次绑架、七年冤狱、四年半流离失所的生活,流离失所期间,遭遇车祸,他坚持学法炼功,短短一个月,七十七岁高龄的人,骨折就神奇地痊愈了。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刘殿元老人再次被绑架,七十八岁高龄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辽宁沈阳第一监狱遭受迫害。

◇“太狠了!他们(指公检法)太狠了……”八旬老太累积被非法关押二十年,八十五岁老伴悲伤离世

法轮功学员唐丽文女士,今年八十岁,原内蒙古通辽市金属回收公司业务科副科长,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唐女士六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共五年,两次被判大刑十五年(一次七年,一次八年),关押期间遭受非人折磨,并多次被抄家,身体、精神和经济上都遭受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

二零一五年九月,七十六岁的唐丽文和小儿子王涛被绑架,唐丽文被非法判刑八年,王涛被非法判刑七年。如今已八十高龄的唐女士仍在狱中遭迫害。

唐丽文遭七年大刑时,她九十岁的老母亲带着对女儿的深深挂念永远的离开了她,遭八年大刑时,她八十五岁的老伴王九五再也经不起这样大的打击了,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病倒在床,后来不吃不喝,清醒时哭诉着说:“太狠了!他们(指公检法)太狠了……”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他带着遗憾与对唐丽文和儿子的极度牵挂悲伤离世。家里只剩下一个身患精神病的大儿子。

◇省政法委直接施压,指示年龄再大也要判,白发苍苍的张新伟年近九十遭冤判

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法院对九位法轮功学员枉法判决,并罚款,其中,八十九岁的张新伟遭诬判三年,勒索罚金四千;八十二岁的张明朗遭诬判五年,勒索罚金一万。还有五位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据法院人员透露,这个案子由(四川)省政法委直接督办,一再施压,直接指示巴中市政法委必须判三年以上,年龄再大也要判,而且要罚款,重罚。甚至威胁要对不听话的检察官和法官采取组织纪律措施。巴州区法院法官为了保住饭碗,昧着良心做出枉法冤判。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这些法轮功学员在巴中市巴州区法院第十审判庭被非法庭审。律师与家属辩护人依法一一驳倒公诉人的所谓“指控”,要求无罪释放。八十九岁高龄的张新伟白发苍苍,双手扶着拐杖,走上法庭,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了法轮功教人向善、祛病健身的奇效;八十二岁的张明朗谈了自己修法轮功后的变化:过去一身病,修炼后身体变好了,主动做好事,多次捐款扶贫,修炼法轮功既净化了身体、又净化了心灵。

◇八十三岁高龄时被非法判刑坐牢,不“转化”不让家属见

郑德财老人,男,八十四岁,辽宁省大连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郑德财去北京上访,被警察当场打聋(有大连市残疾人证);二零一零年大年初二,郑德财再遭绑架,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半,在大连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七年因讲真相被绑架,后被“取保候审”,二零一八年六月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六月十二日被送往南关岭监狱,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又被拉回庄河看守所,六月十四日又被强行送进南关岭监狱,身体出现高血压,心跳过速,咯血等症状。家人向监狱强烈要求,才见到坐轮椅出来的郑德财。

二零一八年八月六日,八十三岁的老人又被转到大连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九月十三日家属去探监,被告知不“转化”不让见。

◇八十二岁老太“破坏法律实施”,遭冤判五年

赵英翠女士,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出生于贵州省威宁彝族回族自治县,威宁县二小退休教师。一九九七年五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八种顽疾消失,一身轻松,脾气不再暴躁,家庭安宁。用赵英翠老人的话说:“现进入耋寿之龄的我眼不花,耳不聋,走路腿脚有力,二十二年来身体健康,在我身上见证了修炼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

赵女士把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却遭迫害的真相告诉民众而屡遭牢狱之灾。二零零八年,七十一岁高龄被六盘水市钟山区法院冤判四年;二零一二年,七十五岁遭冤判四年,监外执行;二零一九年,八十二岁高龄遭冤判五年半,勒索罚金八千,罪名是“破坏法律实施”,不知七、八十岁的老太太怎么破坏了法律的实施,破坏了中共什么法律的实施。

◇孤寡老人坠楼重伤,生活尚不能自理时遭绑架判刑

王艳香女士,黑龙江大庆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被大庆市红岗区公检法多次骚扰、恐吓,并面临起诉、追捕陷害的精神重压,七十一岁的王艳香情急坠楼重伤,多根肋骨断裂、左腿胫骨折断、肺部损伤、胸腔积血。

老人唯一的女儿刘淑芬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迫害,相依为命的老伴带着对女儿的思念因病离世。老人没有经济来源,一点点生活费还要照顾狱中女儿的需要,本人时时面临被绑架的威胁。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古稀老人却无辜承受着巨大的精神重压。

红岗法院恶警在她重伤一个多月身体极度虚弱、生活还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又偷偷绑架了她,扔下一张本人和亲友都不知道的判老人三年的所谓判决书,将老人劫持进大庆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将老人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院墙上有“法轮大法好”,近八旬夫妇被冤判入狱

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兴有和七十七岁的老伴史桂芝,家住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区水泉乡。因他们家的院墙上喷涂有“法轮大法好”字样,二零一九年一月上旬,赵兴有被冤判三年六个月,被劫入哈尔滨市呼兰监狱迫害,史桂芝被冤判四年,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

◇七十七岁遭冤判五年,迫害者遭恶报

马维山,男,今年八十一岁,河北省廊坊市三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四月,七十六岁高龄遭绑架、抄家抢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六年五月被二审维持冤判,后被劫持进河北省冀东监狱。


马维山

操控公检法、直接组织策划迫害的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610”头目国立臣遭恶报,二零一六年初,被警告、行政记过处分;直接参与绑架的三河市公安局燕郊分局东城派出所所长辛军和刑警大队长唐连栋遭恶报,二零一九年初,因涉嫌参与黑恶势力被抓捕。

更多老人遭冤狱之灾案例:

◇郝福奎,男,八十二岁,人称郝大爷,修炼法轮功后,困扰他多年的冠心病、胆囊炎、高血压全都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人从此越活越年轻。他为人热情、真诚,乐善好施,经常帮助别人,是位名副其实的好大爷。就是这样一位善良的老人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已一年。

◇张淑香老太,女,八十二岁,天津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八月,八十一岁的张老太被南开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没有公开审理,也没有通知家属。老人本人提出上诉,后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监狱二监区。由于长期关押迫害,老太太现在左眼已失明,牵扯右眼视力下降,心肌缺血,脸浮肿,身体虚弱。

◇高贤英,女,七十六岁,四川省泸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十二月,被泸州市合江县法院诬判七年,罚金七千;二零一九年七月底,四川泸州市中级法院非法维持一审诬判。

◇曲淑云,女,八十八岁,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虽然八十多岁身体一直很好,可以独自上街,还能照顾九十多岁的老伴,在过去二十年里,仅仅因坚守法轮功真、善、忍信仰,曲淑云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几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七年,八十六岁高龄还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

◇杨锡元,男,八十三岁,江苏省常州市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八十二岁高龄又被武进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于同年一月十一日劫入苏州监狱迫害。

◇金丽燕女士,七十六岁,福建省宁德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劫持进福建省女子监狱迫害。

◇李钢老太太,七十六岁,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过年期间被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侯巧珍老太,七十七岁,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遭邯郸市磁县法院暗箱操作,被非法判刑三年。

◇廖松林,男,七十八岁,湖南省郴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后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枉判三年。

◇洪淑云,女,八十一岁,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被抚顺市望花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五千元,

◇丁子清,女,一九三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出生,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七年曾被绑架、抄家,二零一八年再次被绑架后,被“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上午,八十高龄遭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两年,勒索罚金三千元,因身体状况不好,监外执行。

◇李英菊老太,七十四岁,黑龙江省克山县克山农场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狱仅两年,二零一八年三月给人发真相期刊时,再次被当地公安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半,家人则经历了要人、上诉、申诉,均无果。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前后,李英菊老人的老伴、法轮功学员刘洪信老人在家中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四岁。

二、耄耋老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无论老少,都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只要是修炼法轮功的,哪怕九十岁也不放过。对八、九十岁的老人迫害起来也毫不手软,不顾人的死活,甚至也要往死里整,由此酿出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

以下为从明慧网撷取的部份耄耋老人被迫害致死案例(所叙年龄无另行说明,均为被迫害致死时年龄)。

◇惨遭冤狱酷刑、被剥夺退休金,八十七岁工程师含冤离世

王洪章老人,男,八十七岁,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济南钢铁集团第一炼铁分厂退休工程师,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面色红润,头发也由白变黑。


王洪章老人

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王洪章老人遭受严密监控、非法关押、强制洗脑、非法劳教等严重迫害。七十六岁高龄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东省监狱被严管迫害,遭受种种酷刑折磨,手指肉被钻烂,屁股被打烂,血湿透了内裤,被折磨的尿血两个月,牙齿被打掉(只剩六颗),心脏早搏,两腿浮肿,四次被送监狱医院,九死一生,最后不得不保外就医。


酷刑演示:用牙刷或笔钻指缝

出狱后,王洪章老人连站都站不住,浑身打哆嗦。经过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又恢复了健康,再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回到家,王洪章老人仍遭单位及公安分局不法人员毫无人性的严密监控,给老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也给家人造成无以言表的痛苦。更无人性的是,济钢集团长期肆意克扣和停发王洪章夫妇退休金,断其生路,使其长期生活困顿、衣食无着。王洪章老人被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多万,老伴也在迫害中离世。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寒节气后的第二天,天气异常寒冷,饱经风霜的王洪章老人终于没有抵挡住“严寒”,含冤离世。直至去世,也没得到应有的待遇。

◇被修改年龄诬判九年,狱中惨遭折磨、无耻骚扰下,八十七岁老太含冤离世

胡延顺老太太,一九三二年生,四川省遂宁市大英县法轮功学员,在中共对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迫害中,长期遭中共不法人员骚扰、监视、四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胡老太被绑架后,大英县司法部门为了迫害老人,将老人的出生年份从一九三二年改为一九三八年,实际年龄从七十六岁改为七十岁,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非法重判老人九年,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胡延顺在狱中遭狱警、犯人强制洗脑迫害和残酷折磨,被迫害得双腿和腹部肿胀,坐骨神经疼痛难忍,走路打晃,心紧,生活难以自理,记忆力衰退,目光呆滞。

八十五岁的胡延顺终于熬出监狱,然而强加在她身上的迫害并没有结束。大英派出所警察、社区居委会不断上门骚扰,以她曾被冤判入狱为借口,不给她办理低保,导致老人失去基本生活来源;还不断给她儿子打骚扰电话,逼迫家人限制她的自由,家人受坏人教唆,从此把她关在房间里,不让外出,不给门钥匙,不让和法轮功学员接触,更不准法轮功学员到家里来。无耻骚扰下,胡延顺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胡延顺在女儿家含冤离世,终年八十七岁。

◇还差一个多月冤狱期满,七十六岁的郑居成狱中被迫害致死

郑居成,男,壮族,贵州省安顺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四月三十日,当年七十四岁的郑居成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两年,于二零一八年中国新年前,被劫持进贵州省都匀监狱迫害。七十多岁的郑居成在都匀监狱被迫害致半身不遂后,被送至都匀监狱医院,转入贵州公安医院,后又转回监狱医院。在医院,郑居成被狱警和包夹迫害得死去活来,全身青紫、瘀血,连都匀监狱医院的医务犯都看不下去。就在郑居成还差一个多月就冤狱期满回家时,突然传来郑居成在都匀监狱被迫害致死的消息,终年七十六岁。

◇年近八旬老太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许慧珠女士,七十八岁,广州市退休小学教师,孤身独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和非法拘禁于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许慧珠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同年十二月九日上午,被绑架到黄埔洗脑班,并被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新年过后,又被天河南派出所绑架到黄埔洗脑班,被迫害的出现严重高血压症状。二零一六年三月,正念闯出洗脑班。七月下旬再次被劫持到黄埔洗脑班。八月初,被发现在家中已离世多日。

◇遭冤判,老俩口被迫流离失所遭通缉,八十岁丈夫备受摧残含冤离世

龙玉海、郭淑云老夫妇,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讲真相被仁寿县清水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遭仁寿检察院构陷,起诉到仁寿法院。因身心遭受严重摧残,龙玉海神志恍惚,郭淑云耳聋、几乎失明,两位老人被迫离家出走,还遭清水派出所网上通缉。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仁寿法院八人到他们家来所谓“开庭”,一个多月后,诬判郭淑云四年,龙玉海三年,罚款四千元。两位老人不承认也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被迫再次拖着伤残的身体流离失所。龙玉海经过多次恐吓,状态更糟,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人瘦得皮包骨头,在流离失所中,不幸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岁。

◇于政祥,男,七十九岁,山西省长治市第二中学退休教师,多次遭迫害。二零一五年,七十五岁高龄又被非法判刑一年,并被停发退休金、没收所有养老金和医疗保险。二零一六年出狱后,于政祥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瘫痪,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被迫害离世。

◇八旬老太被绑架迫害几个小时致死,警察逼退调查律师

郭振香女士,八十二岁,山东省招远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在城区一公交车站点发资料、讲真相,遭梦芝派出所警察绑架,仅仅几个小时,被迫害致死。家人得知后悲痛欲绝,根本无法相信。当家人接到消息时,她的遗体已经被派出所警察私自送到招远殡仪馆。

家人问死亡原因,公安欺骗家人是“因病去世”。郭女士的儿子带两位律师回招远要查明情况。律师要求查看遗体,发现后脑部份一片瘀血,问原因,公安又改口欺骗说,是“摔死”。

律师要求调出郭振香从被绑架到被迫害致死的整个过程的监控录像,结果只有被绑架时的录像,其它的一概没有。律师要抢救过程的录像,没有。律师要走法律程序,遭招远公安威逼、恐吓、极力阻挠,不让律师介入,恐吓律师如果继续介入此案就吊销律师证,并二十四小时跟踪、电话监控律师和郭振香家人,律师被逼无奈只好退出此案返回原地。

律师退出后,招远公安把郭振香家人叫到公安局,想以数量很少的钱私了。家人不同意,现郭振香遗体仍在殡仪馆存放。

◇遭绑架抄家受惊吓,八十八岁老人含冤离世

王洪喜老人,男,八十八岁,山东青岛莱西市人,修炼法轮大法后受益很多,不再发脾气,健康、乐观,近二十年没再吃一粒药。二零一六年冬月,在马连庄市集上送给人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马连庄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两个多小时后放回家,家里大法书、大法师父法像被派出所警察抄家抢走。老人受到惊吓,回家后身体一直难受不适,吃不下饭,全身没有力气,于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八含冤离世。

◇九旬老太被迫害离世

赵桂香,人称“李奶奶”,九十岁,甘肃省永昌县城居民,早年从事集体蔬菜种植的农村家庭妇女,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遭中共邪党“610”操控的各级人员长年恐吓骚扰,多次绑架抄家、非法拘留、一次判刑,以及利用亲情迫害、管制,令李奶奶接触不到法轮功学员,得不到同修的帮助,不能学法通读《转法轮》,她日常行为表现十分被动,突然变得少言寡语。经过再次非法查抄、骚扰和女儿被绑架的打击,精神处于崩溃状态,表情呆滞,言语很少,双目流泪,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八日被迫害离世。


赵桂香

◇被警察推倒在地后“脑梗”,八十六岁李秀苗含冤离世

李秀苗老太,吉林省扶余市三岔河镇前廿四号村法轮功学员,身体很好,不但生活自理,还能给家人做饭、料理家务。二零一六年七月,不幸家中被警察闯入,警察郝忠伟欲抢走老太炼功用的播放器,老太下地往回抢,郝忠伟把老太推倒在地,老太的后脑勺磕在炕沿上,村治保主任彭齐说郝姓警察:“她这么大岁数你怎么还推她呢?”老太太从此生活不能自理,经确诊为脑梗,一直瘫痪在炕上直到离世。

二零一八年五月,老太的女儿高秀娟被绑架,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老太太想女儿时就默默流泪,不到一年,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晚,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六岁。

◇遭强行拍照、抄家抢劫、图谋绑架,九旬老人含冤离世

潘光兴,男,九十岁,四川省万源市法轮功学员,万源市河西状元社区离休老区长。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十分,潘光兴老人正独自在家阅读法轮大法书籍,万源市国安大队、陕西安康铁路公安分局万源火车站派出所、万源市河西状元社区十多人突然闯入,未出示任何证件即开始到处照相、抄家作案,对老人威胁,除潘光兴手中紧抱着的《转法轮》还在,十几本大法书和老人积累多年的法轮功学习资料全部被抢走。在众人的指责下,才没有敢绑架老人。

潘光兴老人身心受到严重伤害,精神上遭受高压恐吓与威胁,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糖尿病、尿毒症等,先后在达州市医院、万源市中医院入院治疗无效,半年后不到,于十二月五日凌晨五点含冤离世。

◇人大代表遭骚扰第二天含冤离世,仅留下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和三月二十七日,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熊岳望儿山派出所(铁东派出所)警察拿着名单,骚扰所在辖区三家省属单位的法轮功学员,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一进屋就用微型摄像仪到处录像。

张玉学老人,女,八十多岁,原辽宁省果树科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全国人大代表,迫害中承受不住打击,出现大面积脑出血,从此一病不起。如今双目失明,卧床不起十多年,但思维非常清晰,记忆力也很好。虽然多年来无法正常修炼法轮功了,但内心深知大法好。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警察突然骚扰使老人深受惊吓,第二天即含冤离世,离世前留给家人仅有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因她是法轮功修炼者且被警察骚扰后离世,单位没有给她开追悼会。这位对国家果树科研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老人,就这样带着无法正常修炼大法的遗憾默默地离开了人世。

◇警察入室逼死八旬诉江老太

吴秋娥,八十岁,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二零一五年七月,吴秋娥老人起诉罪人江泽民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九点多钟,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区东山派出所刘瑞等警察非法闯入老太家中,逼迫老太签字按手印,同时出示惩罚通知书。吴秋娥老人因受到惊吓和极大的压力,在警察走后突然昏倒在地,家人发现后及时送医院,但是抢救无效,吴秋娥老人含冤离世。


吴秋娥老人

◇不堪十个月监控骚扰,七十六岁老太以死逃脱侮辱人格的缓刑监控和身心折磨

赵瑞芳女士,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乐观开朗、与世无争、修心向善,尽管七十六岁高龄,依然红光满面、身体健壮。二零一八年一月不幸被绑架,同年九月十八日,青岛市南区法院下达书面判决,对赵瑞芳非法判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二千元。缓刑从判决确定之日开始计算,利用缓刑,他们就可以对赵瑞芳任意的骚扰和非法传唤。

十一月十三日,赵瑞芳的儿子接到司法局不法人员电话通知,要赵瑞芳十一月十四日去司法局“报到”。青岛市司法局给每个去报到的人手腕上戴上一个微型监控器,二十四小时监控,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都在邪恶的监控之中。赵瑞芳违心地跟儿子上了出租车。由于思想压力太大,赵瑞芳突然昏厥,儿子赶紧让司机掉转车头直奔医院。刚到青岛市立医院门口,赵瑞芳即辞世。

赵瑞芳老人,以死才逃脱中共不法人员这种无耻的缓刑监控和几个月人间地狱般侮辱人格的身心折磨,也给她原本孝顺的儿子,留下了永远的伤痛。

三、老人遭药物残害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忍和邪恶还反应在对法轮功学员普遍进行药物迫害,包括直接强行注射、或偷偷在食物或水里投放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八日钟声的《精神病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隐形基地》一文中提到:

“一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诬陷为精神病,强行送到这里(指由公安部门控制的安康医院——编者注)实施转化,而所谓的‘精神治疗’实质上是精神迫害: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野蛮灌食、捆绑殴打、坐铁椅子等等,而这些都属于国际社会认定的滥施精神病治疗手法实施迫害的医学禁区。其中最为广泛采用的是毒针,受害者的痛苦外人难以想象,很多人因此真的精神失常或死亡。”

这种残忍的药物迫害也用在老年法轮功学员身上。

◇年迈老人被打毒针、下毒药,全身肌肉萎缩、剧烈疼痛、昼夜不眠、神经错乱、视物不明、记忆不清……

郑开源,男,八十一岁,重庆市合川区退休教师,因坚持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被监控骚扰、绑架关押、经济掠夺,特别在五尊洗脑班遭药物迫害致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药物摧残、打毒针致死。


郑开源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合川区“610”出动五部警车二十多人将郑开源绑架到五尊洗脑班。五个人将七十八岁高龄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并在肝、脾部位各注射一针毒剂。第二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脾部位又各注射一针毒剂。共注射四次毒针。

被强制注射毒针后,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警察害怕郑开源死在洗脑班,第二天就把他送回了家。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十点,郑开源再次被绑架到五尊洗脑班。吃了洗脑班饭菜后,郑开源再次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口干舌燥,昼夜难眠……

郑开源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十五天,人形枯瘦,小便失禁(要穿尿不湿),说话声音变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学法炼功很吃力,打坐都难以坐稳。

◇八旬老太太遭绑架,被从看守所转入安康医院迫害

周翠娥老太太,八十岁,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法轮功学员,一人独居,多次被绑架进洗脑班迫害,并遭非法抄家,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五日,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被翻的乱七八糟,周翠娥老太太被劫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被迫害的身体出现状况,被送入安康医院。中共各地的安康医院为公安机关所办,常用于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四、对高龄老人的绑架关押迫害

◇八十二岁高龄遭非法庭审,迫害者遭恶报身亡

赵留柱,男,河南省郑州市新郑市法轮功学员、林业局退休职工,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八十二岁的赵留柱因营救女婿史润山(给公安局送撤案申请书)和邪党要开所谓“十九大”,被新郑市公安局人员采用欺骗手段哄骗到公安局绑架,当日被非法批捕,被非法关押进新郑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新郑市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对赵留柱非法庭审。非法庭审后,不告知家人任何信息,并不许家人探视。赵留柱妻子精神受到打击,神情恍惚,不得不接受医务治疗。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郑州市法轮功学员徐谢洽和新郑市法轮功学员李巧玲,到新郑市看望问候被释放的赵留柱,当晚被国保大队队长樊红彬指使蹲坑的警察绑架,徐谢洽被非法关进新郑市看守所九个多月后,被“取保候审”,李巧玲被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三年多,被劫持到河南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组织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史润山(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并因此升官做国保大队队长,参与迫害赵留柱、徐谢洽、李巧玲等法轮功学员的樊红彬,没有想到他的生命也因此进入了倒计时,加速度走向生命的终点。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二十一时许,樊红彬在驾车返回派出所途中车祸死亡,终年四十七岁。

◇念“法轮大法好”起死回生,修大法返老还童,九旬老太遭绑架迫害

九旬老太邹桂琴,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迫害前学过大法,迫害发生后,女儿李淑杰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老人不敢炼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老人八十二岁,因椎管狭窄、重症肌无力症、胃病、肺心病和血液粘稠病突然休克,在医院急救室七天人事不省,从此瘫痪,两腿弯成九十度,膝盖聚个大疙瘩,小腿肌肉全都萎缩,全身疼痛,生不如死。

瘫痪一年半后,邹桂琴老人开始每天早、中、晚不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半年,就能走路、上楼了。全家人都高兴,孩子们高呼:“法轮大法好!”通过学法炼功,邹桂琴身体完全恢复正常,满头白发变黑了一半,皱纹减少。家人、亲朋好友、邻居目睹她身上发生的奇迹,都赞叹法轮功太神奇了,这老太太返老还童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中午,邹桂琴在大街上贴“法轮大法好”粘贴,被左旗派出所三个年轻警察绑架,恶人手提手铐把老人弄这屋那屋折腾签字,还拉到另一地方签字,恐吓要送到赤峰去,把老人折腾的血压高、神思恍惚、尿裤子。折腾两个小时才放老太回家。

◇八十七岁老太遭绑架后,生活从此不能自理

陈福珍(陈胡珍)女士,八十七岁,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法轮功学员,多次遭绑架、欺骗、蓄意构陷,有家不能回,八十七岁还在外租房子住(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监外执行,老人把非法判决书撕碎丢了,其后便搬离乡下,去县城租了房子住)。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下午,三台县新德镇派出所所长何长海领着三台县公安局警察七人左右,开了二、三辆车闯到老人干儿子的茶馆,绑架了正在休息的陈福珍老人。警察说是去司法局走几年前判刑的程序。由于精神压力,老人晚上回来时不慎跌倒,左腿受伤,站不起来,行动不便,需要人照顾,生活不能自理。

◇“打死白打死”——八旬老人遭绑架、殴打

山东省海阳市柳树庄陈再山,八十多岁,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健朗。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一早,陈再山老人正在地里干活,突遭警察绑架。同时,几个警察闯进老人家里。陈再山的老伴正生病,瘫痪在床,警察不顾他老伴的安危,搜走了放在抽屉里的法轮功书籍,再把陈再山劫持到中村开发区派出所。开发区派出所一个警察受中共谎言迷惑,殴打陈再山,陈再山对他说:“我这个岁数了,你打我?”该警察竟说:“打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

◇耄耋夫妇遭绑架,八十五岁的丈夫被迫害致住院治疗,年近八旬的妻子遭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晚上,山西太原市法轮功学员任清华夫妇在女儿被迎泽派出所警察绑架,女儿办了担保手续之后,被监视居住,之后,被非法抄家,劫走什么不告诉她,更没有清单。

任清华八十五的丈夫老陈被迫害致住院治疗,病情很重。任清华只好由请来的保姆照料。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七十八岁的任清华遭迎泽区法院非法庭审。

◇广州市公安局绑架、逮捕六位年近八旬的老人

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八名法轮功学员被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刑侦二大队绑架、非法抄家,八月十六日,被广州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其中六人年近八旬:两名八十多岁(姓名未知),林作英八十岁,王雪祯七十九岁,高级工程师曾加庚七十七岁,梁惠婵七十七岁。

五、严密监控,民不聊生

中共迫害老年法轮功学员常用的方式是严密监控,频繁骚扰,特别对非法判缓刑的法轮功学员,可以任意骚扰、监控和非法传唤。前文所述赵瑞芳女士就是不堪这种侮辱人格的迫害而被迫害致死。

经济迫害也是对老人毫无人性的迫害手段,让老人晚年生活没有保障,是对《宪法》、《劳动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保护的公民最基本权利的侵害,是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经济上搞垮”的灭绝人性的迫害政策。前文所述被迫害致死的王洪章老夫妇,就遭到济钢集团这种严重的经济迫害。

◇强迫戴手表式监控器,唐修文老人遭无人性监控迫害

唐修文,女,七十六岁,湖南省长沙市法轮功学员,湖南省电视机厂退休职工,二零一八年六月,被岳麓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二零一九年四月份,派出所、青园街道矫正办、社区共六人到唐修文家,强行给她带上无法自行取下的手表式监控器,可以全天候定位、录音、视频通话。街道矫正办的人每隔一、两个星期就登门骚扰,做笔录,要老人签字、按指纹、拍照。在这种高压迫害和骚扰下,唐修文身体急剧消瘦、头晕、咳嗽、还出现高血压症状,有时整晚无法入睡。

◇非法刑期满后回家,被强迫戴手表式监视定位器

范琴霞老太,八十三岁,湖北省武汉市关山街汽发社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七十八岁高龄被绑架、抄家、非法拘留,二零一八年二月,八十岁高龄被非法判刑一年,非法刑期满后,二零一九年四月再次被绑架到关山派出所,被强制戴手表式监视定位器,以便于派出所警察和居委会人员随时监控。警察恐吓老太,如不戴,就把她送进监狱,还流氓强迫老太出定位器的钱(约三百元)。

◇年迈夫妇长期遭监控骚扰,有家不能回

八十多岁的谢锟、七十多岁的李宾梅夫妇,陕西省西安石油大学法轮功学员,因长期遭警察骚扰,十多年,一直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地租房住,有家不能回。二零一八年五月,夫妻俩回单位办事后准备回山东老家。在青岛火车站,因身份证识别,两人被无理扣留五个小时。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西安国保警察把他们从青岛带回河北农村老家,向当地公安局和他们儿子所在地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局交代监视他们。随后河北新乐承安派出所警察到家骚扰,石家庄市裕华路派出所多次打电话也骚扰他们的儿子。

◇绑架骚扰,洗脑“转化”,八十七岁老太深受伤害

潘金娣,八十七岁,上海浦东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四月十日被绑架,当天放回家,可是,三林镇街道和南国龙苑居委会五、六个人,按照上面的意思,还是不放过老人,四月二十二日,临近“四–二五”之际,上门骚扰,洗脑“转化”老人,要老人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无果后虽然离开,但是对老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曾遭洗脑班下毒,八十五岁老太又遭骚扰

罗树云老婆婆,成都市青羊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元月遭青羊区草堂派出所片警曾建明与一年轻警察骚扰,罗婆婆对曾建明说:我八十五岁了,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干坏事,你经常与派出所和社区人员来骚扰,不讲法律,不讲道德,不要良心,欺负老年人,还把我弄进洗脑班。罗婆婆说话时,那个年轻警察偷着对罗婆婆录像。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七十七岁的罗婆婆曾遭草堂派出所曾建明等绑架,关进交通厅招待所逼迫放弃法轮功。罗婆婆表示: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就是要炼,不放弃信仰。他们又强行把罗婆婆送往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脑班,罗婆婆在新津洗脑班遭药物迫害,由于中毒,直至现在身体仍又痒又痛。

◇科研所九十多岁老人遭骚扰

白某,九十多岁,辽宁省果树科学研究所退休老人,因害怕中共迫害,曾放弃过法轮功修炼,后来患脑血栓,出院后卧床不起,于是又开始在家学法炼功,身体逐渐恢复,能够下地活动了。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望儿山派出所警察突然骚扰白姓老人,给老人和老人的家人都带来了严重心理压力。

◇竺琳(音)女士,九十高龄,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南京市栖霞区国保警察、“610”人员严重骚扰,竺老太太受恐吓威胁之后,身体堪忧。

◇敬老院软禁七十九岁老人

刘凤林老人,男,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平时爱骑上自行车到附近集市上去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二零一八年初,养老院原来的院长退休。新来的院长倪志刚受邪党谎言毒害较深,对刘凤林出去讲真相极力阻挠。

从二零一八年五月份起,倪志刚就派专人看管刘凤林老人,和老人同住一室,对老人讽刺、挖苦、嘲笑、谩骂,把老人的法轮功书籍和炼功音乐全部搜走,不让老人读法轮功书籍和炼功,非法监管、软禁老人,不让他出大门,不让与亲友见面,连清明节上坟祭祖的权利也被剥夺,和坐监关押没什么区别。

刘凤林老人精神上备受伤害和打击,心情压抑苦闷、痛苦无助。二零一九年四月上旬,老人冒着生命危险跳墙逃出。因单身一人,无依无靠,岁数又大,无人敢收留,流浪四、五天后,在好心人劝说下,只好又回到敬老院受苦。

◇马再珍老太,八十二岁,贵州省六盘水市法轮功学员,孤身独居,经常遭警察骚扰、抢劫物品,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又被两男两女四个警察上门骚扰,强行抽血。

◇重庆八旬教师“诉江”被停发退休工资,迫害下生活不能自理

重庆市江津区八旬法轮功学员李远钦女士,江津区菜市街小学退休教师,因合法起诉江泽民,被停发退休工资,致使她和住在医院里靠药物与护理维持的八十多岁的老伴,保命钱被切断。菜市街小学书记王成飞叫嚣不签字不“转化”就不发工资。

在经济和精神双重迫害下,李远钦老人一只眼睛完全失明,另一只眼睛也仅存一点微弱视力,生活不能自理。

恢复传统,敬老爱幼——结语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张明被绑架、抄家,七月十二日被非法批捕,八月份,张明老家的警察以调查房产普查户口为由,反复询问张明老父亲的房子,原来是想知道张明老父亲是否炼法轮功。张明的老父亲已经九十多岁,生活不能自理,言语不清,耳朵失聪,中共警察还不想放过。

山东省东营市胜利油田八分厂地区有位一百零三岁的老人,跟修炼法轮大法的女儿生活在一起,这位年近八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每天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老母亲。就是这样相依为命的两位老人,中共警察也不放过,多次敲她家的前门和后窗,并大喊大叫开门,老年学员怕惊吓了老母亲,劝说他们不要骚扰,可是怎么劝说都不行。

中国古时称百岁为“期颐之年”,就是需要颐养天年的年龄,可是中共恶人对九十多岁的老人、甚至百岁老人都不放过,可见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到了何等没有人性的程度。

中共邪灵就是为迫害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破坏中华传统文化而来,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才有美好平安的未来,只有退垮中共才有中国的希望、才能恢复传统文化,找回我们民族的根。

希望至今仍不理智的跟随中共作恶迫害法轮功学员者悬崖勒马,“莫道因果无人见,远在儿孙近在身”,明慧网上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惨烈恶报的案例很多,触目惊心,也令人非常痛心,这些人不但毁了自己,也祸及家人,甚至子孙后代。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敬老爱幼,善待他人也是善待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