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福克斯新闻:令人震惊的中共活摘器官(图)
福克斯新闻:令人震惊的中共活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记者王英编译报道)美国福克斯新闻(Fox News)十月二十六日刊登记者Hollie McKay的长篇报道,通过受访者亲身经历,告诉人们一个被中共当局极力隐瞒的残酷迫害真相: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至今仍在发生着。


图1:中国独立法庭今年判决:强摘器官已经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来源

文章说,患有丙型肝炎很可能挽救了曾铮的生命。她说,二零零二年二月,她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抓捕,并在中国大兴县的一个劳教所里被详细的盘问了她的病史。曾铮在劳教所被抽血,她告诉他们修炼前,她患有丙型肝炎。

“十二天后,我的室友因被强迫灌食而死亡。”曾铮对福克斯新闻说。“因我患有丙型肝炎,可能使我没有资格成为器官捐赠者。”

这是噩梦。强摘器官一直被掩盖着,而且难以证明,并且被掩盖在沉默的斗篷下将近二十年。

但是,证据慢慢不断地冒出,显示在中国监狱和劳教所中的被边缘化群体成员的器官正被强摘。受影响最严重的是法轮功修炼团体,因坚持佛家修炼和打坐而受到迫害。


图2:中国独立法庭主席格里格利·尼斯爵士:“在中国,从良心犯人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在对所有现有证据进行了十二个月的独立评估后,由“终止中国滥用器官移植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Coalition to End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ETAC)发起的由七人组成的中国法庭在六月发表了最终裁决。该法庭由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审判中起诉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格里格利·尼斯爵士(Georgrey Nice QC)主持,他肯定地说:“在中国,从良心犯人身上强摘器官的行径已经有相当长的时间了 。”

调查报告说:“强摘器官已经进行了多年,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应的来源,而且可能是主要来源。”该报告指出,正在发展的移植产业的价值已经超过十亿美元。

该报告强调,“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非常短”,许多网站上刊登了要出售的心脏、肺脏和肾脏的广告,这表明是按需摘取器官的行业。法庭得出结论,(中共)对法轮功和维吾尔人犯有反人类罪。

提供给法庭的证词,加上福克斯新闻社的采访,描绘了受害者活着的时候所遭受的在无情的残酷交易下进行的苦难。

韩雨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被绑架,并在北京海淀区拘留所被拘留三十七天。

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她父亲在拘留所被关押三个月后,韩雨接到电话,称她修炼法轮功的父亲已死亡。但是直到大约一个月后,一家人才被允许在良乡区孝庄村太平间查看尸体,数十个警察对她进行了监视。

“即使他们给尸体美容后,我仍然看到他的脸上有明显的伤痕,左眼下方的严重淤伤也很突出。从喉咙到他的衣服覆盖的地方都有缝线。”韩雨回忆道。“我试图解开衣服的扣子,警察看见了,迅速将我拖了出去。后来,另一个家庭成员走进去,继续解开纽扣,发现缝线一直延伸到腹部。”

她怀疑父亲是被强摘器官了。韩雨强调说,他们不给做尸体解剖,尸体被很快火化。

韩雨继续说道:“当父亲被埋葬时,我们甚至都不被允许哭泣。”当局对他们监视的很紧,也禁止他们拍照。“我听说强摘器官后,无法想象父亲去世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强摘器官已经发生,而且正在发生。”


图3:法轮功学员江莉认为,她的父亲、法轮功学员江锡清也是这种惨案的受害者。

江莉也认为,她的父亲、法轮功学员江锡清也是这种惨案的受害者。江锡清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抓捕,并被送往劳教所关押。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她和其他三位家庭成员去探望他。

他的身心健康正常。然而在第二天下午三点四十分,劳教所给我哥哥打电话,说他已经死了,并马上挂了电话。“我的七个家庭成员于晚上十点半到达停尸房。警察宣读了规定,我们只能看尸体五分钟,不许拍照,不许带通讯设备,我们只能去冷冻室看江锡清的头,而不是他的整个身体。”


图4:江莉的父亲江锡清(前排右)被强摘器官而死

但是,当姐姐抚摸他的脸时,她尖叫到:他的鼻子仍然很温暖,并且他的上牙咬着他的下唇。他还活着。

“我们将父亲的遗体拉出一半。我们摸了摸他的胸部,感觉很温暖。他穿着羽绒服。我的姐姐准备进行心肺复苏术。”“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被四个人强行拖出了冷冻室。穿制服的便衣将我父亲的遗体推入冰箱。他们要求我们迅速签署火葬同意书并支付费用。”

此后,该家庭试图寻求追究责任,结果他们的律师最终被关押,其家庭住宅遭到抄家。江莉说,二零一零年,她无缘无故就被解雇,并被拘留。


图5:幸存者通常会被进行频繁的体格检查,包括抽血

幸存者通常会被进行频繁的体格检查,超声扫描和X光射线检查,以确定谁的器官足够健康以进行移植,因为据称大多数人在曲折的审讯过程中已受到摧残。

此外,经过多年的研究和分析,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China Organ Harvest Research Center,简称COHRC)也在中国法庭上作了证词,该中心在七月发表了自己的报告,报告认为“按需杀害良心犯是由当局指使,以工业规模运行,并由军事和民用机构共同实施的”。

中共声称自己拥有亚洲最大的自愿器官捐献系统,但专家们认为,中国没有自愿捐献器官的历史,官方提供的每年进行一万例移植数字“低估了实际数量”,研究者坚信,实际上器官移植数量为每年六万至十万例。

根据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的数字,有很多钱可以赚。二零零七年的数据显示,医院为每个肾脏移植收费超过六万五千美元,为肝脏移植收取的费用为十三万美元,为肺或心脏移植的收费超过十五万美元。绝望的患者可能会以最快的速度为新器官付出高昂的代价。


图6: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据称强摘器官是在九十年代开始的,当时规模很小,但在二零零零年左右开始大肆发展,重点供体是法轮功学员。最初被形容为从死囚犯身上强摘器官。

“中共后来声称死囚犯同意将器官捐献给国家,以赎回他们对国家犯下的罪行,中共声称这种做法已在二零一五年一月停止。但是,器官移植活动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在中国激增,加上成千上万的移植游客前往中国购买器官的报道表明,器官的供应量远远超过了单独从死刑犯那里获得的器官。”独立法庭说,“中国移植业的规模以及其他证据表明,中共参与了从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并从中牟利的行径。”

法庭申明:“它没有证据表明与中国移植业有关的重要基础设施已被拆除,并且对容易获得的器官来源缺乏令人满意的解释,因此得出结论认为,强摘器官行径一直持续到今天。”

中国强摘器官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员格蕾斯殷(Grace Yin)还断言,政府只承认不那么严重的虐待行为,并宣称这种虐待只发生在等待死刑的人身上。她说:“根本问题仍然是中共对信仰团体的迫害。”

传统基金会的高级政策分析师和亚洲研究专家奥利维亚·埃诺斯(Olivia Enos)同意,强摘器官长期以来一直是被忽视的侵犯人权行为,并且主要由法轮功报道。

一些政治领袖正在敦促美国调查这一可怕指控,并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这是如此奇怪,令人难以置信。”加州的共和党委员会委员肖恩·斯蒂尔(Shawn Steel)告诉福克斯新闻,政府可以那样将人毁尸灭迹。“医疗旅游业是大生意;如果你很有钱,那么可以在几周内得到所需的器官。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人被牺牲掉,而且没有人讨论这事。”

今年早些时候,斯蒂尔向共和党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决议案,谴责中共从被关押者那里强摘器官的做法,该决议在八月的季度会议上获得一致通过。这标志着美国著名政党对此事的第一个明确指控。

许多人断言强摘器官这种做法仍在发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