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恶报临头方知悟 回头宜早不宜迟
恶报临头方知悟 回头宜早不宜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苍天有眼,洞察宏微,上界有簿,记录善恶。天理平衡,得失自控,神佛慈悲,助善惩恶。

邪教中共反天理,毁人性,无恶不作。迫害法轮功二十年邪恶尽显,受蒙蔽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大批人遭到恶报。可是被中共无神论洗脑的大有人在,至今还有人在通向地狱的这条路上狂奔。

那些叫嚣:“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有报应就让我遭报应吧,我不怕。”“我什么也不信,共产党给了我钱,我就是要为共产党卖命,怎么就没见报到我头上。”“法轮功能平反我就去死!”“我不干了还有我儿子干,”……说这话的人早已死亡下地狱了。报应是天理所致,哪里是你怕不怕的问题?随意作恶,又没有报应,那就没天理了,那是中共在骗人。

还有小部份在遭恶报后醒悟的,这些人的心就好象在黑夜中发出了求救的光芒,他们有了得救的希望。

其实法轮功学员收集恶报案例,只是为了劝善,让人们从这些恶报实例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绝不是幸灾乐祸。法轮功学员都是明天理的人,知道作恶会有报应,所以才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劝善,就是不愿看到同胞受蒙蔽遭恶报啊!

看到同胞们的思想在转变,无论是轻微恶报后的觉醒,还是临死前的悔悟,还是下地狱后灵魂托梦求救,我们都会为这些生命高兴,祝福他们,毕竟他们有了明真相的机会。

下面是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各类人员遭恶报后醒悟的案例,希望能启发迫害参与者的善念,从而停止作恶,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退党、退团、退队,远离邪恶,远离灾难。让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

“咱别整法轮功了……”

河北省石家庄市正定县的邪恶势力十分猖獗。二零零一年七·二零前后有十余名法轮大法弟子被抓。其中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蔡胜利、张瑞玉、于立刚、隽立华(女)和主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局长胡军都起到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作用。

二零零一年七月七日上午,政保科的张瑞玉、于立刚、隽立华在菜市场上把一名正在买菜的法轮大法弟子骗至公安局进行非法审讯。由于该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被恶警于立刚,张东彬(音)用棍棒打得解小便时裤子都脱不下来。后来于立刚开汽车送胡军回公安局的路上与一摩托车相撞,车前的保险杠被撞坏。恶警张东彬因殴打该大法弟子不几日后得了病。在这之前,恶警蔡胜利在路上也遇到了车祸。无怪恶警隽立华说:“咱别整法轮功了,你看咱这几天好过吗?前几天蔡胜利遇车祸,我身体也不行,真让人家法轮功看热闹了,被人家说中了。这事(指遇车祸)叫人家(法轮功)知道了,还得上网,不知又说咱啥了,停停吧。”

“谁叫你手欠呢?”

北京某医院的医生看到贴在墙上的法轮大法真相材料,上去就撕了下来,刚撕下来就腿疼得蹲了下来,吓得赶紧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然后赶紧贴了回去。同院的几个医生见状说:“谁叫你手欠呢?”

“以后我也不打人了”

北京某派出所的联防队员对抓去的法轮功学员说:“过去我还真不信,你还别说现在我可信了,上边让我们撕标语,撕完后我就手疼,我可不干这事了。”学员告诉他不能做坏事后,他说:“以后我也不打人了。”

“你们法轮功给我发了什么咒,请你们给撤了吧……”

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某派出所管辖区的一居民楼内有6-7名法轮功学员正在一起学法,由于坏人举报被几个警察堵在屋内带到了派出所。在如何处理这几名学员时,警察内部也有分歧。其中一个大个子女警(长的又黑又难看)很邪恶说尽了坏话。结果这几名同修都被判了劳教,有的被关进了沈阳的“马三家”教养院,有的被关在“大连教养院”。

被关在“大连教养院”的几名法轮大法学员因坚定维护大法,被多次关在下号用刑,吃尽了苦头。这其中有一家三口被分别监禁。

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此派出所的那个大个子女警到了其中被迫害得最严重的那家,对其家中唯一没被抓的女儿说了一番话,大概意思是:你们法轮功给我发了什么咒,请你们给撤了吧,你们要求什么条件,我都尽量满足你们。那家的女儿问是怎么回事?女警吞吞吐吐地把事情说了个大概,原来女警的丈夫突遇奇祸很严重一直不好。有人出主意让她找大仙看看,她就托朋友找了个大仙。大仙说:“遇难人的家里有个戴肩牌的,干了两件缺德事,这报应落在这人身上。”告知了解决的办法。由此而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遭恶报知因果主动调离 新上任神鞭抽熏死家中

辽宁省大连某一个刑警队长抓一法轮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发正念对他说:你抓我腿不痛吗!从那一刻起刑警队长腿痛不敢着地,渐渐越来越严重,到后来不敢走路。他找人给看一看,看相人说:你触犯了神佛,腿痛是对你的惩罚,你腿哪天疼痛的,都干什么了。那队长说没干什么,就是前几天抓了一个大法弟子,她还说抓我你腿不痛吗!那看相人说:就是这个原因,你赶快把她放了就没事了。这个队长想办法找关系给这大法弟子放了,从放出来那一刻腿不痛了。这队长心想法轮功是厉害,太神了,不能抓她们了。我再不干这差事了。他主动调离干其它工作了。

知道有因果报应的这个队长调离后,新上任队长,不吸取教训反而嚣张,自制一个鞭子专门打大法弟子。一天晚上睡着,被鞭子抽醒,看看没人,就觉的有鞭子打的感觉,非常痛。第二天他告诉朋友说:见鬼了,晚上睡觉就觉的有人拿鞭子抽我,抽的我直滚,疼痛难忍,那时真有些受不了,想死了算了。话说第二天,上任新队长死在家中,被煤气熏死。上任不到三个月才三十六岁,造孽踏上一条不归之路。

周立波:“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重庆市江津区贾嗣镇派出所所长周立波,出生于李市镇黄桷乡,年四十余岁,因患皮肤癌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痛苦不堪地死在医院病床上。据当事医生讲,周临死时哀叫:“我不再整法轮功了,饶了我……饶了我吧!”

柴姓老头:千万别再干缺德事,大法真相不能破坏,要保护,要去传!

在河北沧州青县县城有一张姓老头,看到大法弟子为救世人贴的真相,就破坏。这天,他一边撕一边骂:我就不相信会有报应!同时指使另一柴姓老头:你也撕。柴也撕了几张,几日后的同一天,两老人同时昏死过去,张老头被送天津抢救未果,死亡,柴姓老头昏迷几小时过来,懊悔不已,真有报应啊!同时告诫家人,千万别再干缺德事,大法真相不能破坏,要保护,要去传!

法官鄂安福的临终忏悔

鄂安福,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官,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因脑出血死亡,时年四十五岁。和其他遭恶报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临终前认清了自己的罪行,并虔诚的向法轮功学员忏悔,同时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

据明慧网报导,鄂安福是于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突发脑出血,被送进医院的。在住院期间,一位探望的亲戚在和他唠嗑时说: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送到我家门口的真相资料,说你们法院副院长张文刚刚在判决四名法轮功学员六到十一年的判决书上签字,自己就得了一种怪病,还没确诊就死了,还有一个叫亢荣东的法官参与迫害法轮功,出了车祸,骨头都撞折了,有这事吗?当听到这位亲戚的话时,鄂安福的眼神里流露出惶恐与不安。

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出自内心深处的忏悔,鄂安福不断地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快去找炼法轮功的!

一位法轮功学员知道了,前去看望鄂安福,当着这位法轮功学员的面,鄂安福讲述了自己十年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经过。二零零一年,中共对法轮功打压初期,新城子法院(现沈北新区法院)曾非法秘密判处多名法轮功学员重刑(数人被判五到八年),鄂安福参与了这些案件的非法审理。被无罪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中,第三小学的体育老师王敏是鄂昔日的同事。鄂安福说:我竟把自己昔日的同事送进了大北(辽宁)女子监狱,后来得知王敏在狱中吃了不少苦,还得了重病,心里感到有些内疚。

鄂安福还说,近几年,在法院不断的接到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电话和信件,知道自己当年做错了,但却没从内心对自己的行为真正的忏悔。他今天把这些十年前干的坏事都说出来,向那些被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深深的忏悔,他要在死之前,说出自己干的这些昧良心的事。

鄂安福表明自己要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没有共产党的谎言欺骗,自己当年不会对法轮功那么仇恨,以至于助恶为虐,迫害好人,使自己犯下了大罪,受到天理的惩罚。他说:十年了,这是我这辈子干的最大的亏心事儿!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四十五岁的鄂安福医治无效死亡。

对他的死,我们感到深深的惋惜:年纪轻轻,做了中共的替罪羊。同时我们也为鄂安福庆幸:在他生命弥留之际,能够明善恶,公开深深忏悔自己的罪行,并退出了害人的邪党,他未来的生命会得到救赎,可能还会有一个未来。

“我可能是因为批法轮功学员劳教遭到的报应”

吉林省长春市公安局法制处专门负责非法审批法轮大法弟子劳教的宋大华(48岁),已于二零零一年四月病死,死前心、肝、肺、胆等部位都得了大毛病,被病魔折磨了数月,极其痛苦。死前醒悟,对前去探望的人说:“我可能是因为批法轮功学员劳教遭到的报应。”

“神找我来了,不用救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八时,当时江西省共青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杨得全和手下窜到辖区法轮功学员家强抄法轮大法书及相关物品,共抄抢法轮功书籍三百多份,咒骂大法,行恶直到二十三日下午六时。杨得全开着吉普车装运被抄抢的法轮功书籍到达共青城分局大院后,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座位上,一直不醒。开发区邪党书记余修炎从南昌接二位专家来抢救,然而杨得全一直不醒,至半夜一点,跟家人说了一句:“神找我来了,不用救了。”说完立即死亡,仅四十三岁。余修炎指示让共青电视台和报纸宣传说杨得全是抗洪抢险疲劳过度,不得报道杨得全死亡过程及本人死时所讲的话。

谤大法毁经书堕入地狱 阴魂道歉求超度减轻痛苦

原山东省乳山马陵铁矿姓宋的二把手,家住贸易城。其妻、丈母娘家有好几位修炼法轮大法,并且都从中受益匪浅。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乳山的恶警紧随其后,大搞株连政策。作为领导的宋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形下,宋无视家人在修炼大法后得到身体健康,人心向善,不是保护亲人,而是时常责骂家人,诽谤大法,并撕毁大法书籍。家人劝说也不听。

二零零四年,原本身体健康的他猝死。死后堕入地狱,才知原来大法弟子说的都是真的,法轮大法是佛法,诽谤大法和迫害修炼人业大无边。于是,他就找到正在上小学的外甥铁柱 (小铁柱从小天目就打开了,能和另外空间的灵体沟通),告诉铁柱,说他错了,让铁柱告诉他妻子和家人,说他不该撕坏大法书籍,干扰家人修炼,并请求铁柱告诉他妻子,让他妻子拿上他的照片,到他坟前,至少喊100次“法轮大法好”,才能超度他,减轻他在地狱所受层层苦难。

打妻烧书恶报暴死 阴魂托梦跪地求救

四川省米易县撒莲乡二大队农民曾国献因被恶党的宣传毒害而敌视法轮大法,从而侮辱谩骂法轮功师父,烧毁法轮大法书籍,遭到恶报身亡。其经过如下:

曾国献的妻子原来体弱多病,修炼法轮功后,折磨她多年的风湿麻木、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一扫而光,从此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家务农活都能干。法轮大法的神奇使她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恶党和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诽谤,对法轮功修炼者大打出手、残酷镇压。曾国献听信了恶党的造谣,不准其妻上访为大法讨回清白,也不准其妻继续炼功。深得大法好处的妻子决不放弃,坚决要修大法,曾国献用拳脚暴力阻止。

1999年9月30日曾国献把其妻的所有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法像搜出来,搬到客厅撕毁,用打火机烧毁,边烧边骂师父和大法。他妻子奋不顾身冲上前去夺回大法书籍,却被曾国献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当场被打昏死过去,头上被撞了几个大包,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整整三天才能下地走路。大法弟子对曾国献多次讲真相,希望他善待妻子、善待大法,可是他却一意孤行,敌视大法,坚决跟恶党走。原本身体健壮,十二日还在干农活担了二百多斤丝瓜回家,晚上吃了一大碗面条的曾国献,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凌晨四点左右暴死在家中。这就是被恶党宣传毒害敌视大法就会招来的恶果。

人犯了罪是要偿还的,对大法犯罪更是不可饶恕。不要以为人的肉身死了就可以一了百了,到了阴间照样追究。曾国献死的当天晚上就托梦给他的妹夫:受到酷刑的曾国献跪在他妹夫面前,请求救他,痛悔不该敌视大法、不该出手殴打大法弟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