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芬兰广播公司深度报道中共在海外的渗透(图)
芬兰广播公司深度报道中共在海外的渗透(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芬兰提供全国性公共广播服务的媒体公司YLE在其网页上发表了一篇深入调查中共控制机构在海外渗透的报告,名为《YLE发现,芬兰的一些组织有被中共所操纵的国家机器领导的痕迹。这些活动涉及到芬兰党派政治》。三月十六日,在YLE网络版的MOT(电视栏目)中推出深度调查纪录片《中国影响》(Kiinan Vaikuttaminen)。之后两周,在YLE TV1, TV FINLAND两个电视频道中陆续播放。

YLE是一家隶属于芬兰议会之下提供全国性公共广播服务的媒体公司。YLE广播公司拥有4个电视频道、6个广播电台、图文电视、以及在网站上开设的移动和网络服务。

YLE海外新闻部和MOT(电视栏目)寻找在芬兰被中共操控的组织和机构,而类似的机构和组织之前也在其它国家被注意到。在这些组织自己的中文网页、新闻网站和中文社交媒体平台发布的公共内容上就能找到许多(他们受中共所操纵的)证据。YLE做出的这个调查报告得到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发表的研究和文章的支持。

YLE的调查报告中清晰地绘制出被中共所控制的机构在海外利用不同社团及组织进行渗透的图表,其中包括直接隶属于中共的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简称统战部),统战部又直接操纵中共统促会、华商总会和致公党。


图1:中国控制机构海外影响关系图(图片来自YLE)

YLE深入调查了这三个组织,说明中共如何通过他们去影响芬兰的华人社区,商业领域,政治领域,文化领域和科技领域。其中华商总会和统促会的成员与芬兰的政党有了牵连。报告直接指出:“这些是伪装成非政府组织的政府组织,通过网络(人脉的建立)对协会、企业、政府代表团和个人施加影响。”

中共统战部

报告中是这样介绍中共统战部的:

“府右街135号有一个机构叫中共中央统一战线工作部(简称统战部)。它是中共中央委员会授权的一个机构,已成为中国影响力真正的核心。统战部门是一个共产党机构。任务是控制和影响外部各界。12个下属部门,包括针对西藏和新疆部门。两个新的专门对海外华人的部门。该机构不是一个新的发明,它可以追溯到中共早期。”


图2:YLE深入调查纪录片“中国影响”(Kiinan Vaikuttaminen)(图片截图来自YLE调查纪录片“中国影响”)

“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称统战部是党的三个‘魔术武器’之一。其它两个是红军和政党本身。中共主席习近平对这个机构的使用比毛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上集中越来越多的权力和金钱。中国力争世界第一的地位,统战部是它重要的工具。这是中共外交政策的一部份。”“习在二零一五年表示:变化越来越大,统战要更大的发展和使用。”

“统战的任务跟一百年前是一样:它必须和中共外交部建立关系,按照对中共有利的方式运作。这些手段结合网络和宣传,但是在某些情况下,一些信息也要泄露给中共情报部门。目前针对的目标群体,例如外国政治家和商业界人士,使他们正面看待东方的超级大国。同时还针对中国的少数民族和特别是海外居住的中国人,让他们为实现中共的目标而努力。二零一八年统战部明显扩大。原先中共政府主持的国外华人的事务一部份移交给了统战部门,直接隶属于中国共产党。这样中共能够对国外居住的华人控制日益严格。

中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在很多国家被注意到,比如瑞典、德国、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这些最近在芬兰被记录下来。中共扩大影响力的机器在这些国家广阔的灰色区域开展业务。在芬兰的统战链接至少有以下的三个协会,每个以不同的方式建立网络(人脉网)。”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图3: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图片来自YLE)

“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直接隶属统战部。他是中国影响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

芬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


图4:芬兰统促会 (图片截图来自YLE调查纪录片“中国影响”)

“芬兰统促会2016年成立于赫尔辛基。中共统促会共有200多个地方协会分布在90多个国家。”

芬兰华商总会


图5:芬兰华商总会把商业和芬兰政治联系起来。(图片截图来自YLE调查纪录片“中国影响”)

“统战部试图影响商业界,进行有利于中共的运作。芬兰有许多具有中国背景的贸易和出口代理协会,比如芬兰华商总会。该协会把商业和芬兰政治联系起来。”

中国致公党

“科学技术协会通过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中国致公党联系。该党是中共人大的第七大党,其任务是与受过高等教育的(各国)华裔建立联系。”

芬兰华人科技协会

“芬兰华人科技协会是促进科技领域合作并(假装)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芬兰华人科技协会与北欧致公党协会有联系。”

其它协会

“不同的国家都发现许多其他的参与者,例如教育和文化组织协会。”

以下是YLE对芬兰三个机构的具体调查分析,涉及到具体的人物,事件的来龙去脉。

芬兰统促会

芬兰统促会在其网页上公布活动报道,包括各种聚会及活动。YLE在报告中具体描述统促会一次在赫尔辛基RED购物中心的聚会,如何“深入研究”中共主席习近平的讲话。这些信息都直接公布在其中文网页上。YLE表示:“全球已经有大约200个这样的协会。他们是伞形组织,已经成为中共渗透组织中重要的一个。根据许多专家的说法,统促会目标是扩大中共利益,消除对‘超级大国’的批评。”


图6:芬兰统促会在赫尔辛基召开座谈会,学习习近平讲话。 (图片来自YLE)

YLE发现陈燕妮(Jenni Chen-Ye)是芬兰统促会常务副会长,也是其协会创始成员之一。同时2017年成为万塔市(Vantaa)议员,所属的政党是民族联合党。

YLE提出的疑问是,芬兰党派代言人可以在中共下属的组织机构工作吗?

报告中还指出全世界统促会成员被邀请参加国际大型的全球华侨华人统促大会。“芬兰统促会的主要人物也参加了会议。”

芬兰华商总会

“YLE的报告中第二位活跃的中国活动家是商人杨二林。中国出生的杨成为芬兰的公民超过20年。2017年,杨努力想成为正统芬兰人党赫尔辛基议会议员。他没有获得席位,但是作为商人,他获得的更多。”

“杨建立了多方面的协会和商业团体,用于与阿尔托大学(Aalto-Yliopisto),城市和议会的中国友好团体与中共的合作。杨旗下的芬兰中国发展与交流中心(China Tekway Oy Ltd),为中国公司提供咨询和翻译服务。该公司的特点是圣诞老人学院,通过杨将芬兰的圣诞老人带到中国北部的旅游村。杨还将中国的游客群体带到芬兰,并为某些团体提供进入芬兰议会的通道。例如杨自己的团体在2018年组织了议会中国友谊小组中国日。友谊小组由国会议员Mika Niikko领导。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Niikko由于跟中国接触,今年多次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杨不仅是(国会议员)Nikko和Vähämäki的同事,还是合伙人。他们也参加由杨举办的活动。”


图7:2019年芬兰统促会的主要人物也参加了国际大型的全球华侨华人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图片来自YLE)(图片来自YLE)

“杨还和中共统战部合作。来自西安的统战部代表团与杨签署合同,该协议推动杨的华商总会成为连接海外华人的代理协会和芬兰之间的‘联络中心’。有关合作的信息发布在杨所经营的芬兰中国发展与交流中心的公司网页上。但是关于建立联络点的信息在二月份被删除。”


图8:2017年3月,杨二林在正统芬兰人选举的摊位上。(图片来自YLE)


图9:国会议员Ville Vähämäki和Mika Niikko于2018年10月在杨二林举办的中芬商业与投资峰会上。(图片来自YLE)

中国科学技术协会

“澳大利亚籍中国研究员Alex Joske也注意到芬兰和其他北欧国家的第二个问题:中国科学和技术协会。他说:‘这些同样与公共控制机构有联系,也就是统战部。’Joske指出:‘统战的意思是除了政治的努力外,还要将先进的技术引进中国。’”

YLE也从芬兰的安全局得到证实,“芬兰安全局警察以类似的方式表达了这一点。今年早些时候在芬兰印象杂志(Suomen Kuvalehti)网页指出,中共在利用有影响力的组织,例如情报界众所周知的秘密组织,比如科学技术协会。渗透活动通常在其它东西的掩盖下完成,例如以研究为幌子。”

“致公党是中国官方第八个小政党之一。该党的一项任务是让受过良好教育的华裔以中共所希望的方式起作用。它直接隶属统战部门领导下,并且斯德哥尔摩也拥有自己的北欧运作的相关协会。例如在2018年,北欧致公协会参加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在赫尔辛基举办的会议。欧洲论坛活动的第二主办单位是赫尔辛基市。”


图10:2019年6月,西安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海外联谊会会长史晓红率领代表团访问芬兰华商总会。(图片来自YLE)

“活动也被记录在美国大西洋杂志上,活动的‘统战痕迹是很明显’。但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发言人对YLE坚决否认其跟中国影响机构的联系。在奥博学术大学(Åbo Akademi)做研究员的张宏博表示不了解统战部门。即使过后YLE发给他中文拼写的统战的名称,他也拒绝承认知道该组织。但是,张说知道致公党。他说是为了帮助在海外受教育的中国人回国后找到工作岗位。张强调说该党和芬兰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没有联系。科技协会是完全独立的。”

YLE找到可疑的地方是,“中国科技协会在其组织网站上对芬兰科技协会表示赞赏,根据该网站称,芬兰科协与致公党一起为患有冠状病毒的中国提供值得称赞的帮助。张还与北欧致公党一起参加了中共在北京举办的聚会,同时在场的有致公党发言人,前中国科学技术主席万刚。”


图11:2017年9月18日,长春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刘德生在芬兰赫尔辛基会见芬兰华商总会会长杨二林。(图片来自YLE)

“中共不仅在试图影响我们的政治决策,也企图重塑造我们的现实。”

YLE报告明确提出一个观点:“中共不仅在试图影响政治决策。也在试图重新塑造我们的现实。”

YLE采访了中国宣传研究教授Lauri Paltemaa。他的观点是,“与其它国家相比,近年来芬兰很少讨论中国影响。”

“Paltemaa表示:‘我们不应对此视而不见。这些是外国组织,但是我们必须要求他们透明和清晰。’”

“Paltemaa警告‘捷克斯洛伐克’的再次到来。在芬兰化的时代,芬兰政客,媒体和其它权威机构在苏联面前低三下四。在芬兰,对中共的讨论比邻国,比如瑞典,表现更为克制。”

中国研究员Alex Joske说:“它(中共)不仅试图影响政策制定。它也企图重塑我们的现实:政客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完全是正常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