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继两位哥哥被迫害致死 河南陈孝民遭冤狱折磨离世
继两位哥哥被迫害致死 河南陈孝民遭冤狱折磨离世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继两位哥哥陈跃民、陈少民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河南法轮功学员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回家一个多月,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1岁。
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家人多次要人后,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才被家人接回,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离世。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东宋乡陈家坑陈家三兄弟:老大陈跃民、老二陈少民、老四陈孝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修为、做一个好人,他们都是在三门峡市打工被中共警察绑架构陷、迫害离世的。现在家里还有70多岁老母和老三相依为命。

陈氏一家共兄弟四人,其中大哥陈跃民、妻子李发英、老二陈少民及老四陈孝民,都相继修炼法轮功。陈跃民曾是本地区的法轮功义务辅导员。兄弟三人都在三门峡市工作、安家落户。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孝民与二哥陈少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的下落,受尽了煎熬,于两年后含冤离世。

大哥陈跃民(三门峡市纺织器材厂职工)曾两次被非法关押折磨,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郑州新密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继续遭中共各级人员的不断骚扰,于二零一一年四月离世。陈跃民的妻子李发英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于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人分别在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陈孝民被不法人员抢劫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据知情人说,兄弟俩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

陈孝民、陈少民被绑架后,老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悲伤的想念被迫害死去的大儿子,挂念被非法判刑的大儿媳,担心被关押的老二和老四,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

陈氏兄弟俩人被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让家属会见。后来获悉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据悉,二零一七年以后,在河南新密监狱里,陈孝民、陈少民兄弟俩人遭受了很严酷的迫害,由于中共消息封锁,至今不知详情。

二零一八年,陈少民办理保外就医回来后,家属看到昔日健康的人,变成了一点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还疾病缠身,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据医生检查,陈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烂完。

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含冤离世。

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在劳教所遭受的残忍迫害

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受折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上午,被恶警贾子刚、刘天勋、徐水旺三人亲自“上绳”折磨,用电棒电击头部、面部。下午,又由副大队长谭军民坐镇,贾子刚、徐水旺两恶警上绳,用电棒电击全身,恶警徐水旺在松绳中猛击陈孝民的脊背,从上午到下午连捆六绳。“上绳”此刑罚极其残酷,是拿细尼龙绳将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绑,把两手反背捆起来,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绳子紧得勒到了肉里,一动也不能动。一次半小时,不断的紧绳子,半小时后松开,紧接着再绑,绑一次为上一绳。此酷刑可导致绳子深勒进肉,令手失去知觉,难以恢复。

 

酷刑演示:上绳

陈少民长期遭邪恶迫害,曾两次被非法劳教。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二零零四年九月,陈少民被强制送入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当时是中午一点左右,遭狱警闫磊、徐祖盛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上绳折磨,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狱警三大队长师宝龙狠狠地用脚踩着陈少民的脖子,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分,用电棍击打全身,用皮带抽打全身,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一顿暴打后,狱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掰着陈少民的大拇指,让他跪在恶警都正涛面前,逼他说诬蔑法轮功的语言,陈少民拒绝,而后又是一阵暴打。

 

酷刑演示:毒打

陈少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骨瘦如柴,常常头晕。

中共迫害法轮功给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带来了无尽的痛苦,陈少民家庭的遭遇只是一个缩影。中共污蔑法轮功(法轮佛法),利用谎言挑起人们仇恨佛法,蛊惑人参与到迫害中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佛者,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目的是要害死中国人,毁灭人类。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