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试错法用于社会是灾难
试错法用于社会是灾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5月8日,《纽约时报》发表题为《全球走向重新开放,生活在“试错”中继续》的文章,指出“世界正进入一个高风险的实验期,城市和国家成了露天实验室,研究如何在新冠病毒肆虐下最安全有效地重新开放。”

文章援引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斯伯里的话说:“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反复试验的时期,努力在一个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找到最佳解决方案”,并说:“这方面没有路线图。”

科学也许真的无法提供路线图,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科学的局限性?还是人对科学以外的路线不敏感?视而不见?不屑一顾?

一、共产主义制度是人类灾难性的试错法实践

目前科学界对武汉肺炎病毒的掌握还非常有限,称其疫苗比艾滋病疫苗更难研制成功。面对经济回归需求,人们基于对病毒具有聚集性烈性传染特征的经验,认为只能选择有效测试开放,在经济复苏和病毒肆虐之间找平衡点。

所谓的试错理论指的是,在人们追求目标的过程中通过不断试验和消除误差,探索具有黑箱性质的系统方法。试错法有两个特征,一是目标是明确的,二就是实现目标的方法却是未知的。理论上说,人们通过尝试一个错误后而排除掉这个错误方法,以此来不断接近正确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从自然科学角度,尤其是科学发明与发现角度,试错法是一条可行的系统方法,我们熟知的爱迪生发明的电灯就是经过成百上千次的试错而成功的。

但把试错法拿到社会学中去实践,就非常地尴尬,甚至是灾难性的。最大的一个案例就是人类在十九世纪末开始至今都在试验着的共产主义制度,事实证明它只能给人类带来饥荒、战争、灾难,与道德和法制的无底线败坏。仅死亡人数,共产主义制度给人类带来的劫难就非常的可怕:前苏联肃反死亡二千多万人,由乌克兰大饥荒所导致的苏联境内死亡三千多万人,中共窃政后非正常死亡八千万人,越南和柬埔寨七百万人死亡,北朝鲜死亡二百万。人类历史上正常政党是为了建政而杀人,共产党是为杀人而建政。

二、瘟疫是人类的克星

疾病史学家迈克尔·比迪斯在其《疾病改变历史》一书的导言中说:“人类有三个规模不断扩张的大敌——瘟疫、饥荒和战争。”该论断来自于《圣经·启示录》第六章第七节中一段表述:“我就观看,有一匹灰色的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做死,冥府也听命于他,他掌握这被赐予的权柄,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瘟疫从人类的病毒学、细胞分子学角度看,属于自然科学范畴,但是从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死亡和重创这一层面来说,瘟疫属于战争。修炼界有人更明确的表示,瘟疫是神对特定人群发起的攻击,注定了这群人没有招架之力,要想劫后余生,只有改变自己的属性、让自己不再是神灵清理的目标。例如,中共病毒的目标是夺走被中共感染的人的性命;被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病毒感染了的人,只有用真相(特别是法轮功真相)给自己消了毒,才不再是中共病毒(COVID-19)的射杀目标。

历史上,如同生老病死是人类无法跨越的大限,世界性瘟疫无论是在古希腊罗马、中世纪欧洲、工业革命时代的英国、还是21世纪全球化的今天,总是以超越人类认知与抵御能力的方式出现。人类的科技和医疗,总是宣称攻克了前一个课题;自19世纪末至今,近代病毒学和传染病学的发展与隔离检测手段的强化,看起来似乎是“赶跑”了每次大流行的瘟疫,但迎来的下一个瘟疫却更加迅猛。今天,正在发生着的、大规模带走生命的武汉肺炎瘟疫,和历史上每一场大比例致人类死亡的瘟疫一样,同样是用科技和医疗解不开的课题。

既然如此,人类在过分依赖隔离、检测、消毒、疫苗等传染病学的现代化防控手段确得不到解答的时刻,是把“试错法”继续用于人类社会、眼看着更多人死去呢?还是应该更深入的从人类终极问题的角度、向宇宙中的更高智慧寻求解答了呢?普通的流感和武汉肺炎有何区别?普通传染病和能夺走90%人口的瘟疫有何本质区别?普通传染病和瘟疫是否应该被同等对待?

对身披铠甲的瘟疫来说,口罩也罢,在家隔离也罢,人类一切外在手段的有效性是一厢情愿的措辞呢?还是确有严谨的证据?

面对人类内心道德的不断下滑,对上天和神灵的无知,对迫害真善忍正信的中共的迎合,面对眼前这场瘟疫中已发生的巨大损失,面对科技和医药效果甚微、力不从心,真的到了该深入探究的时候了!

在眼前这场瘟疫中,精神和物质究竟是如何相连的呢?

三、中共病毒只传给被中共毒害的人

明慧网特稿《二波瘟疫将起,又将定时定地?》中明确指出:“1999年,中共灭佛迫害法轮佛法,开启了人类亘古绝今的天大罪恶,不久虽然遭到了一些世界各国在人权、信仰等角度的谴责,但各国主流媒体都转载了很多中共的谎言,客观上起到了为中共在全球传播迫害谎言的作用。而且,很快,中共拿出巨大利益作为诱饵,欺骗一个又一个国家,让他们‘私下’批评中共迫害法轮功即可,不要公开发声;当中共实现了用利益绑架各国之后,后者发现,自己已经不得不冷漠对待这场迫害、不得不自我噤声了。”

瘟疫是定向的,中共病毒只找被中共毒害的人作为攻击目标,无论他们属于什么组织、身在中国还是海外,无论其居家隔离还是在外工作、戴着口罩还是没带口罩。

在修炼界,人们早已发现,这次武汉肺炎疫情的爆发路线图有着较为明确的轨迹。世界各地,凡疫情严重的国家和地区,当地政、商、演艺界等社会各界都和中共有着巨大的利益关系。伊朗、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法国、美国无一例外。美国由于没能够清晰地认清中共的邪恶而放任了中共,几十年来被中共严重渗透,特别是在法轮功问题上,美国没能承担自己该起的作用。

美国白宫前首席战略家班农近期在公开的视频节目中揭露,过去50年来以基辛格为首的政坛菁英和华尔街财团,为了利益而屈从中共。班农直截了当地说:“基辛格先生,我再也不想听你说什么自由世界秩序了。你是有罪的。……你一开始就是中共的代言人,不止如此,你还从中共那里获取沾满鲜血的钱。中共几十年来都在给你钱。这一切都将会被揭露。”

“你们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你们也知道中共迫害维吾尔人、迫害达赖喇嘛和藏传佛教,还有天主教、基督教,你们也知道(六四)天安门事件。”班农说,这些人很清楚知道每一个在中共暴政下为自由而战的人遭遇的苦难,但是他们却为了利益而屈从于中共独裁政权。

同时,班农强调,“我一直都在说,中共才是我们的敌人。中国人民不是(敌人),中国也不是(敌人),而是中国共产党!”班农并提议,应该冻结中共领导人在美国的数百亿资产。

四、从纽约、台湾、大陆,看隔离和禁足是否与感染有关

一看纽约。5月初,疫情严重的纽约州公布了一项关于新入院武汉肺炎患者的调查结果,数据显示,中共病毒感染者中,37%的人退休,46%的人失业,这两部分人基本是宅在家中;只有17%的人有工作。在纽约市,只有3%的人曾经乘坐过公共交通工具。这一调查结果,几乎可以证明:隔离和禁足,只是一个在人们的想象中管用的方法,一种在恐惧面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和牺牲其它)。

二看台湾。由于世卫组织被中共“收编”,在中国大陆,舆论上根本见不到台湾抗疫成功的事实报道。其实,台湾和香港都没有效仿大陆封城,也没有像欧美一样禁足,但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却是全球最低。这是否与台湾民众在疫情爆发前夕彰显其反共、驱共的强大民意如何相关呢?修炼界认为,这次中共病毒来袭,台湾人民发自内心的反共,使他们具备了不受中共病毒感染的体质和体制。

三看中国大陆。在大陆网民发布的一份对陆媒“抗疫典型”报导的死亡名单不完全统计数据中,中共党员占66.5%。中共民政部在3月9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截至3月8日,全国城乡社区工作者死亡者中,党员占92.5%。为什么中共党员染疫死亡的比例这么高呢?如果对全体中共党员检测,他们感染病毒的比例究竟会有多高呢?

结语

目前中国的疫情的确有所减缓,但不久之后还会回来。修炼界已经普遍看到,缓解并非中共封城和其它极端措施的效果,而是上天慈悲于人,给人留了最后一个思考的机会。如能抓紧听真相,清洗自己被中共污染的思想,声明三退,从此拒绝中共谎言,就不会辜负上天的好生之德。而且,最后的机会毕竟是有限的,时间不会无休止的宽限下去,天灭中共的时间指针即将到点,二波疫情指向的对象,仍然是把自己看得与中共密不可分、被中共感染的那些人,无论其身在中国还是海外,在公司上班还是在家隔离,无论其戴口罩还是不戴口罩。

海外疫情也在缓解,但是,而且不久之后还会回来。人类走到今天,已经无法再错下去了。试错法对人类社会来说是灾难,认错才有未来。请世人牢记“法轮功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与中共绝缘,以此逃过即将到来的最后那场大劫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