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炒作“美国某市长染疫” 中共煽骗自爆魔鬼
炒作“美国某市长染疫” 中共煽骗自爆魔鬼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2020年4月30日,美国新泽西州数字新闻媒体(NJ.com)报道了一则新闻,题目是《新泽西市长提出毫无根据的说法,称他在11月患有冠状病毒》(英文题目:《N.J. mayor makes unfounded claim that he had coronavirus in November》。文章开篇就介绍,新泽西州某市长迈克尔·梅勒姆(Michael Melham)的说法令人惊讶但未经证实。

文章讲述的是梅勒姆近期做了血液抗体检查,并在2020年4月29日拿到了结果,显示梅勒姆体内已经有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抗体,于是他便说自己去年11月出现的高烧、发冷等症状很可能是因为感染了冠状病毒(中共病毒)。

以上这条报道被中共媒体看到后,如获至宝般在党国上下开始宣传,通过手机、电视、和报纸大肆炒作,一时间仿佛找到了把病毒来源推给美国的“证据”。

图1:左图:美媒(NJ.com)报道的新泽西市长提出毫无根据的说法;右图:中共将未经证实的观点拿来当证据,大肆炒作并将病毒源头再次推给美国。

中共媒体还报道,研究人员在马萨诸塞州街头随机检测,有三分之一的人体内存在新冠肺炎病毒抗体,意思是他们早已患过新冠肺炎,是美国把它当成了流感对待,还把它传给了武汉,云云……

然而,中共急于炒作“美国某市长染疫”事件,却再次将它自己的魔鬼本质曝光于世,让更多人看清。

1. 言论自由、出版自由VS言论管控、打压噤声

美国媒体对梅勒姆的报道,无论是题目还是正文中,都强调了“毫无根据(unfounded)”、“未经证实(uncorroborated)”。也就是说,没有诊断证据可以表明去年11月梅勒姆患的是中共肺炎,媒体报道的内容只代表梅勒姆本人的观点。

在美国这样的自由社会,从各级政府官员到普通百姓,人们都有自由表达自己观点和想法的权利,但每个人也都得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对自己的信誉度负责。

我们看到的是,梅勒姆没有因为表达了“毫无根据”的观点而被上级问责,美国政府没有要求医院和媒体销毁证据和样本,美国民众也没有因为表达自己的观点被公安抓去训诫、写保证书。

人们或许还没忘记,大陆艾芬、李文亮等八名医生,尽管手中握有“确诊了7例SARS相似病例”的证据,却仅仅因为在微信上局部传播了真相,便遭到了中共公安的传唤拘留、“训诫”和噤声。艾芬被医院领导说成是“破坏武汉市向前发展的元凶”。

2. 拿观点或舆论当“证据”——中共特色的“依法治国”

美媒在报道中提到,梅勒姆当时只是给医生打了个电话,并没有详细诊断,也没有留下诊断依据,他表达的是个人的观点以及个人感受。中共却直接把梅勒姆市长的个人观点当成了“证据”,说中共病毒始发于美国,并号召全世界向美国索赔。

中共这种做法恰恰反映出了中共胡搅蛮缠的特色。如果观点和舆论都可以直接用作证据,任何现在被诊断为阳性的人,都可说自己以前某个时候感觉不舒服是因为自己患了中共病毒,那么是不是对病毒起源于哪个时间、哪个国家都可以随意下结论了呢?

熟悉中共的人都知道,它嘴上喊着“依法治国”,而实际上党用观点、舆论随意代替司法是常态。比如,在中国,“电视认罪”是典型的“舆论审判”。中共绕过司法程序,直接逼迫相关人员通过电视来认罪,这不但是对司法的严重践踏和损害,更严重违背了“无罪假定”的基本原则。

2019年,美国即将离任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发表公开演讲时细数中共打着“依法治国”旗号犯下的恶行,并评论中共所说的“全面依法治国”实际上是把法律当成统治的工具,是依靠法律统治(rule through law)而不是西方所说的“法治”(rule of law)。

3. 魔鬼在细节中——中共通过断章取义、歪曲事实来煽骗民众

如图一中的右图所示,中共在炒作美媒的文章时,特意用了“承认”一词。众所周知,在中文的语境下,“承认”就是当事人之前隐瞒了什么,在经过调查、逼问或者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才“承认”了曾经隐瞒的事实。党媒这样歪曲的表述,意在给中国人灌输错误信息。

其实,借用歪曲事实来煽骗民众,是中共惯用的魔鬼伎俩。在大约两个月前,中共外交战狼赵立坚在将病毒源头转嫁给美国时,就用过同样的招式。结果是,赵立坚的流氓推责行为激怒了美国朝野上下,直接导致了国际社会将“武汉肺炎”正名为“中国病毒”,随后又称为“中共病毒”。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在推特上把赵立坚称为“中共外交部小丑”。赵立坚迫于国际压力,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出来自我打脸,继续扮演“小丑”。

4.面对国际国内的追责,中共甩锅并转移视线

近日,“五眼联盟”发表的一份长达15页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共有意隐瞒、销毁疫情爆发的证据,导致全球成千上万人失去性命。报告还指出,中共最初否认病毒人传人,将知情医生噤声,破坏实验室证据,拒绝向调查疫情的国际科学家提供病毒活样本等等。

加拿大保守党资深国会议员肯特(Peter Kent)在一个通过网络进行的采访中说,从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流行情况看,“曾经与中共政府进行过不诚实交往的国家,该病毒(中共病毒)都给他们带来可怕后果。”

美国白宫前首席策略长班农(Steve Bannon)日前在自媒体“War Room”上透露,有武汉P4实验室资深研究员已经出逃,带着大量惊人的内部资料。

图2:国内外对中共的追责声浪不绝于耳。

2020年5月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做客美国广播公司ABC的“This Week”节目时说,“我可以告诉你,有大量证据表明它(中共病毒)是来自武汉的实验室”。同一天(3日)晚上,美国总统川普接受了福克斯新闻晚间节目的采访。针对有关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一说,川普说,“我们将提供一份很有力的报告,来说明我们认为到底发生了什么。”川普强调,“这份报告将非常有说服力。”

先不说川普总统讲的这份确凿有力的证据何时公布,单说数十万亿美元的巨额国际索赔,对中共来说就已经是灭顶之灾了。而在中共大陆,民众对中共隐瞒疫情的追责声浪也是此起彼伏。其中,在微博上昵称“哭泣的亡魂”的武汉市民杨敏,11日上午到武汉市委办公室申诉,哭喊要求严惩政府隐匿疫情。12日,她被关在小区里出不了门,手机联系不上,引起国际媒体追踪。

在巨大的国内外追责压力下,中共抓住“梅勒姆市长染疫”的花边新闻大肆炒作,以此转移大陆民众的视线,从而苟延残喘。然而,此事件恰恰反衬出中共本身无耻和邪恶,然更多人看清中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