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要中国 不要中共国
要中国 不要中共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新冠病毒瘟疫2019年末于武汉爆发后,迅速蔓延中国大陆,并冲出国界,成为世界大灾难。迄今全球三百多万人染疫,二十多万人罹难,而且数字仍在节节攀升,整个世界坠入无边恐怖和生存危机之中。

瘟疫初期,中共刻意隐瞒疫情,欺骗公众可防可控,同时高压维稳,惩戒知情医生,任凭病毒在人群中肆虐传播。瘟疫失控扩散之后,又以虚假数据持续误导他国防疫,酿成荼毒人类的空前大祸。

瘟疫尚未平息,世界多国已在酝酿向中共当局追责索赔。中国人民也应该反省,为什么中国连续两次成为瘟疫的来源和输出大国?这个连国名都是谎言的“厉害国”是否属于正常国家?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中国?

中共篡政以来,一直盗用中国之名,做了许多令中国人民蒙羞、陷中国于不义的坏事、丑事、蠢事。近年来,中国几乎成了人权恶棍、道德崩塌和假冒伪劣的代名词。这场世纪大疫和2003年的非典大流行,罪魁祸首都是中共及其反人类极权体制。中国人民一方面是中共恶行的直接受害者,同时由于被中共独裁体制绑架,整体上又在为其恶行背黑锅,担骂名。

我们不能继续任中共玷污有五千年灿烂文化的正统中国之美名。中国人民为了自己的名誉和未来,有必要回归常识,运用正常人对是非善恶的分辨力,将中共占据的中国和去共后的中国区别开。前者是依照共党的意志、为满足其私利而打造的伪中国。后者为经由人民选举授权、光大传统文化、融入主流文明的正统中国。现实的中国,被中共暴力劫持占有、被共产邪说污染变异,与主流文明对立,与流氓政权同类。很显然,这个中国并不是中国人民应有的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虚假国号的真实内涵,实际上是共产中国(Communist China)。共产党的红色中国,从来就不是真正的中国。我们应该称之为“中共国”以正视听。中共不属于中国,共产中国终将被自由、民主、传统、文明的中国所取代。

生活在中共国是不幸的。但同样不幸的是误以为中共国就是真正的中国,将在中共恐怖统治下荒诞扭曲的中共国当成原版正统的中国,照单全收,无条件接纳;或者认为中共国也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对在中共国上演的一幕幕悲剧惨剧见怪不怪,习以为常。更有人每每以中共国为荣为傲,甚至正邪不分、是非不辨,追随中共洗脑宣传学舌、鼓噪,为中共及中共国辩护、站台。

其实,中共和“中共国”的存在是中国人民的悲哀和耻辱,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中共政权不具合法性。中共国的前身是1931年在中华民国江西瑞金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其目标是用暴力颠覆合法的国民政府,在中国大陆复制俄国十月革命(政变)后建立的共产主义国家体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先天带有分裂中国,武装叛乱、屠杀平民、劫掠私产的原罪,是一个非法政权和极端恐怖主义组织。当年共党匪徒在南方诸省烧杀抢掠,绑票勒索,欺男霸女,伤风败俗等恶行,在诸多共党头目的回忆录里都有记述。1927年的马日事变就是国军对共匪作恶的反击。1930年开始的江西剿匪,也是国府除暴安良,匡扶正义,救民于水火之义举和天然使命。

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非中国人民的选择,而是中共恶党在前苏联教父的支持下,利用谎言和暴力强加给中国人民的。中共夺取政权的手段是非法的,建政后也从未有过公开、公正和自由的选举,属于非法执政。台湾海峡对岸的中华民国,早已从威权体制和平转型为民主政体,自1996年起已经过多次政党轮替,诞生了四位民选总统,成为世界主流文明的一员。中华民国的治权目前虽仅限于台湾诸岛,但就民主体制而言则无愧于东亚巨人。中共国大虽大矣,但在民主政治层面却依旧荒蛮封闭,暗无天日。未来的自由中国政府,将由人民自由选举产生,并明示前中共国为非法政权,对其非法执政期间的罪行清算追惩。

第二、中共国属于恶中之最的极权体制。纳粹主义和共产主义是极权体制的两个代表。纳粹德国虽然已走入历史,但邪恶的极权体制仍在中共国上演。二战之后,纳粹德国的罪行已经揭露,法西斯罪犯也已被追究惩处。但中共极权统治的邪恶却还大部分被掩盖着,中共犯罪集团不但未被清算,而且还在继续犯罪。

中共比纳粹更残暴冷血,作恶时间更长,害死民众更多。中共豢养着比盖世太保更庞大的警察、特务、外加五毛、线人。中共的洗脑宣传也比戈培尔更有效,谎言欺骗加防火墙造就的党奴、愤青(老)、五毛,前仆后继、层出不穷。中共国的新闻自由度,名列全球第172位,仅略高于北韩,甚至还不及伊朗。中共国的体制也不是通常的强权,而是邪恶的共产极权。

第三、中共国的出现是历史的倒退。当年的国民政府,在很多方面与民主政体相近相容,因为强权政府一般来说远比极权者更有人性、理性和道德底线。比如,国民政府能将国家利益放在党派利益之上。在西安事变之后不但放弃剿共,而且还提供弹药粮饷,以期共军一致抗日。正如蒋中正日记所说,共党再邪恶,毕竟还是中国人。然而历史一再证明,中共匪徒终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中国人。共匪奉行“党性高于人性”。毛泽东篡政后曾多次在日本访客面前,公开感谢日本皇军助其坐大。国民政府的有所为与有所不为,与中共的不择手段、无所顾忌,形成鲜明对照。

在另一方面,中华民国成功北伐后,经过黄金十年的建设,国民经济发展显著,文化教育事业也颇有成就,很多学贯中西、举世瞩目的学术大师都是民国时期相对自由的环境下产生的。不幸的是内忧(中共叛乱)加外患(日寇侵华)里应外合,阻断了中国腾飞之路。反观中共篡政之后,前三十年政治运动持续不断,知识精英遭灭顶之灾,国民经济几近崩溃。中共国后三十年初期的经济改革,只是放松对农民的捆绑,对经济的垄断。所谓对外开放,也是因为中共的闭关锁国走入死路。可是中共企图颠覆的中华民国,本来就实行市场经济,也从来都对外开放。

第四、中共国是共产暴政下冤死人数最多的国家。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总共造成至少一亿平民在和平时期枉死,而其中绝大多数(约八千万)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同胞。仅三年大饥荒就活活饿死约四千万百姓。在中共各种名目政治运动中屈死的也是无计其数。很多国人(包括那些毛粉、五毛等党奴)的亲族长辈中、乡邻故旧中、同学老师中、熟人朋友中恐怕都不难找到有名有姓的被中共迫害致死者。中共的所有政治运动,实质上是阶级灭绝和政治谋杀,如土改(消灭地主),三反五反(灭绝资本家),镇压反革命(清除民国精英),反右(迫害知识分子),文革(整肃社会良知、毁灭传统文化),镇压法轮功(剿灭信仰真善忍的群体)。

有人说中共已经放弃阶级斗争,不再搞政治运动了。那么从1999年开始的镇压法轮功,难道不是政治运动?而且已历经三个党魁,持续二十多年,超过两个文革的长度。其采用的迫害手法(如污蔑抹黑、强制洗脑、绑架监禁、酷刑折磨、肉体消灭、株连歧视、抄家抢掠,经济剥夺等)与文革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共无论怎样“改革开放”,暴力镇压和谎言洗脑是不会改变的。生活在中共国的人民,谁享有免于政治迫害的自由?谁能摆脱因言获罪的恐怖?谁不担心身边潜在的告密者(信息员)?

生活在共产中国的民众要面对以下现实,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非法政权,这个国家的出现不是中国人民的自主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被共党暴力劫持、被共党文化变异的山寨版中国,恐怖版中国和腐烂版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邪党的私产,与中国人民无关,与中华正统文化无关,与中国古老文明无关。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我们要夺回话语权,表明我们的态度,即不接受共产主义邪说。中国大陆自1949年被共匪劫持强占以来,大陆人民的祖国实际上早已沦陷,人民整体上也被共匪绑架,被剥夺自由,被欺骗洗脑。

我们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共国,是因为国家认同的问题,从根本上说是明辨是非、分清正邪的原则问题。我们以中国悠久的文明历史为傲,以中华古老的儒释道文化传统为傲,但我们以中共极权暴政为耻,以中共邪党文化为耻。

爱中国必须反共、脱共、去共。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才是真正的中国,才是属于中国人民的中国,也才值得中国人民认同和热爱。

要中国,不要中共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