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南昌一家:儿被迫害致死 父含冤离世、母遭关押
南昌一家:儿被迫害致死 父含冤离世、母遭关押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南昌市法轮功学员一家三口遭受迫害:儿子王昕2001年7月1日被迫害致死;父亲王多郁遭多次摧残,2015年3月16日含冤离世;母亲袁凤梅多次遭非法关押,现在孤独度日。

王昕

◆儿子被野蛮灌食致死

儿子王昕,出生于1973年8月29日,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迫害开始后,1999年8月曾去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非法拘禁在北京香山。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敲诈2000元“路费”后,去北京将王昕绑架回南昌。

1999年9月,王昕在江西吉安法轮功学员家中,被警察绑架回南昌,后被关押在江西省少管所(青少年劳教所)迫害。管教人员使用暴力手段强制“转化”王昕,惨无人道使用多种酷刑折磨他:脚踩头部、头朝下悬空倒吊……王昕被迫采取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管教人员对王昕采取野蛮、残忍的方式进行灌食,导致王昕气绝身亡。

中共酷刑示意图:“倒挂”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少管所为了推脱、掩盖将王昕直接迫害致死的罪责,于2001年7月1日晚上通知王昕的父母前往少管所探视王昕。7月2日上午,父母在少管所见到王昕时,王昕一只手耷拉下来,已气息全无。父母惊见惨状、伤心欲绝。当时在王昕父母的强烈抗议和谴责下,少管所假意进行抢救、插氧气管输氧气。拖延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由120救护车将已经气息全无的王昕送到江西医院,当时急诊科的医生诊断王昕早已死亡,并且斥问:“为什么前两天不送来?没救了才送来?!”

当年,王昕年轻的生命才刚刚走过二十八个春秋,他的惨死使父母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痛苦。少管所惧怕王昕被迫害致死的罪恶曝光,由少管所所长吴海全与一位名叫欧阳的女狱警到王昕家中,逼迫王昕的父亲王多郁签字领取“困难补助费”3000元,这笔所谓的困难补助费,表面是对王昕家人的安抚费,实则是封口费,不想让少管所迫害死王昕的罪恶向社会各界曝光。

◆父亲遭多次摧残离世

父亲王多郁,1941年出生,南昌市粮食局退休工人。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南昌市西湖公安分局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绑架回南昌,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一个多月,此后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多次到家中抄家。

2008年奥运会期间,筷子巷派出所警察又一次非法抄家,并将王多郁再次绑架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2014年10月,王多郁外出粘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再次被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关押一天,家中的法轮功师父法像、多本法轮功书籍、一台电脑被抄走。

儿子的惨死、自己与妻子的多次被绑架、抄家、骚扰、恐吓,长期的巨大身心打击和摧残,使王多郁于2015年3月16日含冤离世。

◆母亲承受多次关押 孤独度日

母亲袁凤梅,1941年出生,南昌市粮储运发展公司的退休职工,家住南昌市西湖区塘塍上27号。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患有心脏病、神经衰弱、半身不遂等疾病。炼功后身体健康,道德升华。

袁凤梅于1999年10月12日去北京上访,被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绑架回南昌,后由家人担保回家。10月25日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一个月。接着和丈夫王多郁被单位(南昌市粮食局)关押约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南昌市警校洗脑班迫害三个月左右。

2009年,袁凤梅在法轮功学员家阅读法轮功书籍时,被南昌市筷子巷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关押在南昌市第一看守所迫害两个多月。从看守所回来后,南昌市粮食局指派十二人在她家门口设岗,每逢节假日、“敏感日”,二十四小时对她家实施监控,随时进入她家查看、骚扰,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1年。

如今,近八十岁的袁凤梅孤独一人生活,她一家三口仅仅只是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做一个按“真善忍”标准修炼的好人,就使她痛失儿子与丈夫两个鲜活的生命。她一家三口的悲惨遭遇就是江泽民犯罪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铁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