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曝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曝光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里专门设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610”机构,具体操纵、实施对法轮功学员一系列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刚被入狱,就实行所谓的强制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攻坚战”,直到写放弃修炼的所谓“四书”为止;三个月之内不许家里人接见;不让法轮功学员之间说大法的事;在规定时间让法轮功学员所谓的面试、笔试,强迫写污蔑大法的话等;每周写周记,每月写思想汇报,年终写总结等。
一、利用包夹迫害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狱警不直接管理或动手打法轮功学员,而是指使、利用犯人充当所谓的道长、组长、包夹来直接迫害,达到所谓的转化率。有的犯人心狠手辣,被操控利用的很顺手;有的被判刑较长,急于减刑的心很切,迫害起来很卖力;有的在监狱时间长了,心灵扭曲,找这么一个机会发泄不满。只有个别良心未泯的,有一些同情心,表现的不那么恶。

包夹郝立群,四十多岁,鸡西人。她因贪污入狱已七年(刑期约十年左右)很邪恶。她急于减刑,充当打手,过去曾打不写“四书”的法轮功学员,用胶带把嘴封上。

宝清县三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寇银凤,就被包夹郝立群一直迫害。二零一九年寇银凤被非法判刑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半年多来一直被迫害。她未婚,家里没人给她送东西,在被绑架后送到宝清看守所时,就发现她已被办案单位迫害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在宝清县看守所也被打了。寇银凤对大法很坚定,经常受恶徒迫害折磨。郝立群几乎天天给寇银凤“洗澡”、“搓澡”,强制她洗,寇银凤不洗,郝立群等就说难听的话。有一天,郝立群带她上厕所,回来就看到她脖子后面被掐红了。

一天,郝立群看寇银凤翻箱子,看到箱子里有吃的东西,摆放整整齐齐的,说她供师父,就把她给骂了。一次她领寇银凤去警察那里录信息,寇银凤不配合,郝立群没好气的连推带搡把寇银凤推回来了。

高凤琴在九监区六组,没转化,就被送到另一组,被包夹打了。没转化,又把她送到环境不好的组,人多条件更差。在监室里,不让法轮功学员说大法的事。

二、长时坐小板凳

寇银凤在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后,她没写 “四书”,就一直被强制坐小板凳或蹲着,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不准动,从入狱到现在已半年的时间了。

小板凳是女子监狱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长时间的坐小板凳,让人全身心无时无刻都处于煎熬中。这种小塑料凳又矮、又硬、又窄,坐时双脚还得并拢,双手心向上放在膝盖上,腰背还要挺直。包夹时时在身边看着,稍动一下就被打骂。由于长时间坐着,身体的重量与小板凳间不协调造成的挤压,让人全身疼酸痛。内脏,特别是膀胱挤压的更厉害,让人难以忍受。只要不转化就一直强制坐小板凳,直至达到转化目的为止。有的学员屁股都坐烂了,坐成紫黑色。这是一种看不见刑具的隐形迫害手段,对人的精神和肉体脏器全方位的迫害程度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黑龙江女子监狱常年使用这种杀人不见刀的迫害手段。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强制坐小板凳时,监狱要求包夹陪着法轮功学员坐小板凳,一直陪到底,直到转化为止。目的是激起包夹对学员的仇恨,把怨气撒在学员身上,过程中随意恶毒的打、骂法轮功学员,从而达到转化目的。

绥化市法轮功学员宋红伟,被送到女子监狱后,就被强制坐小板凳。由于在安达看守所她已被非法关押一年多,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极度虚弱,女子监狱的组长、包夹又强迫她坐小板凳,强制性转化她。几天坐下来,宋红伟腰部往下都麻木,走路腿脚都不利索。而且在安达看守所时,宋红伟全身上下都起了疥疮(现在也没完全好),奇痒无比,包夹也不让挠,痒得晚上睡不着觉,天天脑袋、耳朵嗡嗡响!同时还强迫她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不转化就让看,不看不行。

由于精神、肉体的迫害,造成宋红伟身心伤痛,她腰部往下感觉麻木,腿脚不好使,有没有大小便也不知道,所以在每次统一放厕时她都得去,有时有那么一点点感觉,多数是麻木的,一直是这样,回家后也没完全好,对于她来说,每次上厕所都是一种折磨。宋红伟腰部以下冰冷,现在两只脚都象踩在冰窟窿似的,臀部、腿脚都是这个感觉,下半身拔凉。

三、监视、控制大小便

黑龙江女子监狱白天统一安排上厕所,基本上白天不许大便,小便的时间、次数都限制。早上洗漱和上厕所就几分钟的时间;晚上有夜岗(普通犯人),专门记录晚上谁几点上厕所。有的犯人很恶,有的法轮功学员大便还没便完,中间就让下来。监狱规定上厕所得有人跟着,厕所还有摄像头。

双城市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史桂芝,由于她年龄大,上厕所包夹近距离跟着、看着她,对于她来说更是一种折磨,痛苦不堪。而且白天统一上厕所时,一进去管厕所的就喊:快!快!快!导致史桂芝长期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内分泌失调、神经紊乱,大小便失禁,晚上整宿睡不好觉。平时总感觉有尿,上厕所就便不出来,总想上厕所,憋的肚子痛,每天处于难耐的痛苦中。狱医(犯人医生)说她是紧张造成的,告诉组长这样的情况就得让她随时去,但每次都有包夹在跟前守着,导致她更紧张便不出来。

不仅于此,在监狱要经常写一些周记、总结等,由于每次都得这样写:因为犯了某某罪入狱。史桂芝很上火,说我活了近八十岁了,学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到这里来还成天说犯人、犯人的,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折磨。一次,史桂芝在监室昏倒在地,后被送到医院,也没检查出来什么病,也没告诉家属。

史桂芝这种状态,目前已持续半年多了。据悉,史桂芝八十多岁的丈夫,现在仍被非法关在呼兰监狱。由于在强制、监控、不停的催促、有时还伴有辱骂(稍慢一点就挨骂)的情况下,关在女子监狱的大多数人,因精神紧张导致紊乱,大小便都不正常。

四、做奴工

黑龙江女子监狱经常利用在押人员做奴工为监狱创收。二零一九年底,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干压锡纸的活,把锡纸压到一张纸上,就在监室里干。从早上吃完饭一直干到晚上睡觉前,一天不停的干。锡纸有毒,臭味很大,刺鼻,没有口罩、手套等防护,强制干了一周左右。还叠一次性手套,装袋,每个人都有任务。

这种劳工是在偷偷摸摸的情况下干的,如果有外人来检查时,就赶快藏起来,不让说干活的事,等走了以后再拿出来干,一切都是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

家人会见时,隔着大玻璃与家人通过电话沟通,上边还有摄像头,有专人在监听,旁边还有警察、包夹看着。一切不好的事都不让说,不让监狱里的任何违法的事透露出去,透露一点就挨“收拾”。

五、监狱“610”与当地“610”勾结延伸迫害

法轮功学员非法刑期满时,由“610”决定释放还是转到别的洗脑班等继续迫害。释放时监狱“610”让当地“610”去人直接把学员接回,由当地“610”拉到所在的社区,由社区接管。有的社区对法轮功学员说,别看你出来了,还归我们管三年。社区把学员的父母及兄弟姐妹的电话都要下来,以便全方位施压和监管。同时,还让法轮功学员把释放证交到所管辖的派出所备案,还让学员到派出所重新办新的身份证。有的学员被欺骗,误认为按指纹与工资有关,其实是把指纹等信息加进身份证中,更方便对法轮功学员在出城买车票等行踪监控及网络监控和迫害;同时形成当地政法委、“610”———派出所、包片警察――—街道、社区――—物业、住宅楼的各方管控链条及社区网格式的监管迫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