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销毁邪党纪念章 明真相父亲得福报
销毁邪党纪念章 明真相父亲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我父亲今年八十八岁,退休多年,患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父亲年轻时就加入中共邪党,受毒害很深。给他讲大法真相,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并不完全相信。

二零一八年春季,街道的老年办通知我父亲领东西,我开车带着我父亲去了。我父亲领了几本邪党老年杂志和一个50年邪党党龄纪念章。路上我劝父亲把它扔了,但他一直推诿,到家下车时,还不同意,说留着纪念,有检查的。

到了八月十五前后,父亲突然呼吸困难,喘不上气,赶紧送進我们县级市人民医院抢救。路上一直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念了。医院诊断为:

I、呼吸衰竭、缺血性心脏病、陈旧性心肌梗死 心功能Ⅳ级,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

2、糖尿病、慢性肾衰竭、贫血等,很危险。

晚上我陪床时,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劝他把邪党党龄纪念章不要了、扔了。有时晚上同意了,上午身体好点就不同意了,认为念的不起作用,住了十多天出院了。回家不到半个月又犯病了,还是一样的症状,一样急,一样危险。再送医院住院,又住院十多天。连续四次,每次住院十多天,每次出院、入院间隔半个多月,每次都劝他把那个邪党党龄纪念章不要了、扔了,晚上同意了,第二天就反悔。

第四次出院不到半个月父亲又犯病了,我和妻子(同修)开车接我爸爸,上车时看情况没有前几次那么严重,比较平稳。送医院的路上,继母对我说:你爸爸同意把那个“纪念章”扔了。我问爸爸:你同意扔了?我父亲说:同意,怎么样身体好就怎么做,那个纪念章上有金子,你把那个金子刮刮,再扔了。其实那个章上有层黄的,我父亲当成金子了。我和妻子听了都笑了,放心了。我把那个邪党纪念章砸毁了。这一次住院,病情较轻,挺平稳,很快就出院了。这样整个二零一八年我父亲住了五次医院。

这次以后,我父亲真正知道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健健康康过了二零一九年的新年。父亲和继母两人都念,身体一直不错,近一年没有再住院。

身体好了,两老人控制不住又开始吃水果,又引起并发症,二零一九年十一月我父亲又住進医院了。这一次更重,先是急诊抢救,送心内科ICU病房,不到一天,出现两次呼吸衰竭,送進重症抢救室四、五天,又回心内科ICU病房,直到出院一直戴着导尿管拔不了,身体很虚弱。大夫对我说:你父亲身体原来就很危险,这一次检查心脏又出现危险情况(医生的专业术语我也记不住了),总之,身体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住了十一天,直到出院我父亲都没下过床,体重一百九十多斤,回家上二楼,自己能上吗?我哥哥打怵了,对我说:咱中午出院吧,叫上外甥,咱们三人把父亲弄回家。我父亲也担心,能行吗?我对我父亲和我哥哥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顺利的从病床上起来,走出医院,坐上车回到家楼门口。

下了车,父亲对着我说:我能走上去?我说:行!咱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行!我父亲把着楼道栏杆一边走一边念,上三、四级台阶歇一歇,接着念,再上,楼门到一楼十几层台阶,一楼到二楼,走到转弯处,八十七岁的父亲走不动了,我架着他的胳膊都架不住了,一下子要瘫下去,找来马扎子坐下,歇了一会儿,接着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终于進了家门。不修炼的哥哥也又一次见证了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奇迹。

回家后,戴着导尿管的父亲,大便在床上,垫着尿不湿,很不方便。出院时护士嘱咐半个月后回来换药,拔导尿管。第二天我父亲就要拔,拔导尿管回医院拔,我父亲的身体很不方便,我到社区诊所、药店找人上家里拔,人家都不出诊。我和妻子同修求师父帮帮,峰回路转,恰好孩子认识的小护士只会拔导尿管,不会插尿管,上门帮忙顺利的拔下导尿管。我父亲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活很快自理了。

从此,我父亲彻底的相信了法轮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每天诚心的念,睡觉前也念,有时睡觉一翻身嘴里都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医生说身体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半年多了,我父亲一直正常生活,真的受益太大了。

现在说来很简单,当时真的很难,弟子及全家无以表达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众生。真心希望善良的世人早日了解大法真相,三退保平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