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清平被举报
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清平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李清平2008年初始接任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长,伙同副大队长郭洪堂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仅二零零八年邪党奥运会前夕,寿光国保大队及派出所,同一夜晚统一行动破门入室从睡梦中绑架近300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关押在寿光市弹药库、青州市看守所、留吕敬老院、圣城大仓敬老院55天之久,直至邪党奥运会结束;其他法轮功学员,均被没收身份证、驾驶证,关在本乡镇或被24小时监控、签到。仅二零零八年被证实的就有17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有58人被非法劳教。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李清平
中文姓名拼音:Li,QingPi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6年 11月21日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寿光市公安局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寿光市

李清平,男,53岁,山东寿光市人,【身份证号:370723196611211514,目前电话:13606363993】,2008年初始,接任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第三任大队长。

二、迫害事实简述

1、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寿光文家街道后游村法轮功学员游会福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清平、副大队长郭洪堂、工业区派出所所长陈虎等恶警对游会福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用脚猛踩大腿,狠踢后背,用手摇电话机电击,用烟头烫,逼迫他坐在地面上反铐手铐,用凳子压住他的双脚,用力向上提手铐,晚上把他的手脚绑在床腿上,用袋子蒙住头,逼其站立了数小时,变着花样折磨了七天七夜后,游会福被绑架到看守所,国保大队非法提审期间,他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两天甚至更长时间。在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里,这样的非法提审多达十次,每一次都戴上手铐脚镣,几天不让睡觉,一困就打耳光,木棍敲,或者拳打脚踢,后背肿痛,手铐把手腕都勒破了皮。因为时间太久,他已经记不清都遭受了多少种迫害手段。最后,游会福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站都站不住了。寿光市法院将游会福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将游会福绑架到了山东省监狱。

2、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早上六点多,国保大队郭洪堂带领刘祝身等四个警察闯进富康制药厂家属院孟玉芳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在绑架孟玉芳时,因孟玉芳不配合,四个警察连拖带拽强行将孟玉芳从三楼抬下硬塞进警车,在车里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扇耳光。绑架到铁路东沿街坊一旅馆(国保租的私设的刑讯室),用手铐背铐在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李清平亲自参与了刑讯。郭洪堂指使刘祝身用木棍打脚心;又用胶皮棍打小腿,小腿呈黑褐色,打的骨肉分离。在看守所一个月,有一天非法提审时给戴上手铐脚镣押到建桥派出所刑讯,国保警察李效东说:“砸杀你,把你装在麻袋里,扔在弥河里”。逼迫家人交了二万元。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至今被刘祝身打的腿一直疼,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照顾。

3、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郭洪堂、刘祝身等人晚上十点多闯进寿光法轮功学员孙桂珍家,连同丈夫、女婿一同绑架的工业派出所并抄家,晚上一点多才把女婿放回家。丈夫四天后才放回家。孙桂珍遭他们拳打脚踢,用手铐铐着一只手吊起来(上大挂),手铐嵌在肉里。到现在还有印迹。刘祝身还狂言:“扒个窝埋了她也没人敢问”。又在铁椅子上铐了三天后押送到寿光看守所。迫害一个月后逼家人交一万元钱才放回家。回家半个月都起不来床。

4、2008年5月2日晚10点左右,富康制药厂李玉平被寿光国保邪教副队长郭洪堂为首以断电欺骗手段闯入家中,绑架,非法抄家一直到半夜一点多,并于当晚把李玉平绑架,同时抢劫走大法书、几万元的存折,字据也不给开。同时被绑架还有李玉平的妻子梁真修。关押到国保邪教大队酷刑迫害7天,蒙上眼睛乱打、电刑、拳打脚踢、惨无人道的折磨。2008年6月6日强行关押王村非法劳教一年。

5、2008年3月25日,寿光西关村张泽东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们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当天被关押到寿光市看守所,并抢走张泽东家中的一对石麒麟,在看守所遭迫害20天后又被勒索2万元。张泽东因修炼大法,多年的病都好了。在遭受一次次的骚扰、恐吓和迫害中,张泽东的病又复发,含冤离开人世。

6、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11点左右,国保大队郭洪堂、王万春等约20名恶警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韩莲凤及张照宇夫妇暂住的寿光市台头镇某宾馆内。恶警们将张照宇当场绑架,韩莲凤和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张照宇妻子后来又被绑架)。韩莲凤走脱十多分钟后,在路上被追来的恶警们劫持。恶警们将她双手反铐关进台头镇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王万春问她叫什么名字以便进行迫害,韩莲凤不告诉他,王万春气急败坏的打她耳光,不知打了几十下,直到他打累了才肯罢休。当晚八点多钟,恶警们将韩莲凤拉到了寿光市圣城派出所。连续一周给她戴着手铐、脚镣进行殴打、刑讯逼供,不准她睡觉,给很少的饭吃,有时一天就给一个小馒头。国保大队的恶警们不但绑架了游会福、韩莲凤、张照宇夫妇四人(张照宇妻子当时走脱,后来又被绑架),抢走了他们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一体机、资料及大量耗材、3000多元的生活费,还抢走了电动车三辆、三轮摩托车一辆。过后,他们的家属去要车,国保大队的恶警们坚决不给。

7、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寿光市圣城街道十里村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正在租住的房子里休息,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带领国保大队和工业区派出所的一群恶警们翻墙入院,野蛮绑架了赵氏姐妹,并将她们的钱物抢劫一空。恶警们抢走的有手机、打印机、电脑、刻录机、大法书籍、现金7000多元,连她俩平日用来做生意的三轮摩托车也一起抢走。他们在抄家的时候,一恶警用手势示意另一恶警,叫他搜到东西偷着装在自己的口袋里,不要说。恶警们把赵氏姐妹俩绑架到了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家人听到消息,她们的三姐赵春萍(法轮功学员)前去要人。恶警们不但不放人,还把赵春萍当场绑架,并去抄了她的家。恶警们非法抄完家后,把房子钥匙也拿走了,因姐妹俩租住的是寿光市文家街道泮曲村法轮功学员黄彩华娘家的房子,黄彩华去派出所要钥匙,恶警们不给钥匙,还把黄彩华绑架并抄了她家。

在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恶警们把赵素红、赵素燕、赵春萍、黄彩华四人戴上手铐,每人关一间屋,进行非法刑讯逼供,一恶警用力打赵春萍耳光,当时她被打的都听不见声音了。恶警们对赵素红、赵素燕姐妹俩更恶更狠,他们对她俩非打即骂,恶警们用力踢赵素燕的腿、脚、膝盖等处,把她的腿、脚等处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脚和腿都肿了,致使赵素燕很长时间走路一瘸一瘸的。赵春萍只是为了要回两个被绑架的妹妹,就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劳教一年,赵素红(12年)、赵素燕(11年)姐妹俩被判重刑关进济南女子监狱,家中只剩十几岁的女儿辍学在家和近80岁的老母亲艰难度日。

8、沙阿村刘凤香2008年7月底被寿光市站前派出所绑架到弹药库洗脑班关押迫害50多天。2010年被寿光市“610”与寿光市公安局国保邪教大队的恶人、恶警绑架到弹药库转化班,被锁在铁椅子上,恶警们打她耳光,用皮鞋狠劲打面部、用棍打昏迷后用水泼等恶招进行非法刑讯逼供,被打昏后恶警们又用针扎她指甲、肋部,无反应后被送到医院铐在病床上灌食十多天,生命垂危骗家人接回。

9、宁秀英,寿光市洛城法轮功学员,零八年十一月的一天,寿光国保大队郭洪堂、赵春利等三人,将正在菜市场装菜的宁秀英绑架,用宁秀英的大棉袄把她的头包起来,把她劫持到一体育馆内,包着头对她暴打一顿,两天后又把她拉到国保租用的一沿街宾馆内,不让睡觉。大冬天强迫宁秀英坐在水泥地上,两腿伸直,用手铐把双手背铐在椅子上,最胖的那个警察用力踩着她的双脚,另两人拿一根很粗的木棍放在她的小腿上,一人踩一头,狠劲来回擀。经过四五天的迫害,宁秀英被折磨的浑身青紫,她的脚被踩的十几天疼的不敢动,睡觉时双脚疼的都不敢碰到被子,在寿光看守所遭受迫害半年后,又被判刑十年关押到山东女子监狱。

10、杨文彪,寿光市洛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底,郭洪堂带领国保和洛城派出所四个警察闯入洛城街道法轮功学员杨文彪家中,强行抓捕并非法抄家,其后又将杨文彪的妻子也抓到派出所,女儿吓得大哭,家中年迈的老人被惊吓。在洛城派出所被非法关押的三天三夜,警察王万春等三人轮番对杨文彪酷刑折磨、逼供,被摁倒在水泥地上,反铐手铐,用直径约4公分的刺槐木棍(带着刺)打他的脖子、肩膀、双手双脚,头被打的起来很多大疙瘩,身上皮肉被打破,渗出鲜血,全身又肿变黑,他们用脚狠踹他的后背、肋骨和大小腿,整宿不让他合眼,这样的折磨持续了一天。第二天,他们又变换了更残酷的折磨手段,把他的双脚固定在椅子腿上,手被反铐着,一个警察坐在椅子上,迫使他无法移动一点,然后用一米多长的木棍,一头担在肩头,中间系一根绳子,绳子穿在手铐上,用脚蹬住后背,用力向上提木棍的另一头,直到杨文彪疼的晕死过去。醒来后,又用脚踩着木棍在小腿上擀来擀去,直到他再次晕死过去。第三天,他们又用高压电棍电击他,把水泼到他的头上电击。扇耳光,用袋子蒙头后猛踹,拳打脚踢,三天下来,整个人面目全非,虚弱不堪。杨文彪一瘸一拐艰难的走进看守所时,他的脸肿大,脖子和手背上满是伤痕,当他要脱鞋子时,袜子竟然被血粘在脚上无法脱下。他忍痛把袜子撕下,两脚大拇指的指甲盖都脱落下来,惨不忍睹。最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到山东省监狱。

11、寿光市的郑惠心 2009年8月23日凌晨一点发资料讲真相,被寿光市站前派出所恶警卞艳武、柴某某绑架。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孙某某、柴某某、李新建唆使站前派出所非法暴力审讯、暴打、坐水泥地、戴手铐、坐铁椅子、打脸、拽头发、踩脚、打腿打胳膊、拨拉眼皮、强迫上男厕所等流氓行径;几个年轻警察日夜轮流值班采取“熬鹰”不让睡觉等。国保大队长李清平和公安局副局长马某某非法勒索她3万元,还扣押了1万5千元的电脑,大法书,一份真相资料,一个mp3。

12、宋宗兰: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侯镇六十多岁的宋宗兰被郭洪堂带领的寿光国保警察绑架并抄家,在看守所郭洪堂跳起来一脚跺在戴着手铐的宋宗兰腰上,又跳起来一脚跺倒。遭受折磨后,宋宗兰一下午小便7次。被关押在看守所三十三天后,郭洪堂逼迫宋宗兰家人交一万元现金才放人。致使宋宗兰留下了至今未愈的后遗症。

13、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郭洪堂操控寿光圣城派出所,从农商行将正在办业务的鸿运超市法轮功学员肖振国绑架到洗脑班(老弹药库改造而成),铐在带有手铐脚镣的铁椅子上,熬鹰三天四夜,一瞌睡就用木杆捅醒、扇耳光、揪头发,施以(开飞机)酷刑逼供:强迫他坐在地上,两腿伸直,两手反铐,腿上压上椅子郭洪堂再坐在椅子上压住,后面王云明(音)等两个警察用木杠穿起手铐向上使劲猛抬,疼的肖振国筋骨欲裂,几欲昏厥,一晚行刑两次。九月十九日将肖振国关押到寿光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十月十七日送山东省第二劳教所(章丘)劳教一年。

14、纪台法轮功学员孟祥彪2009年3月31日被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李清平、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与纪台派出所绑架,并抄家,抢走了家中的农用四轮车、摩托车等物品,关押到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刑8年,关押在济南监狱迫害。

15、胡爱云,寿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于2008年3月27日晚,被古城派出所几个恶警绑架,在派出所里,恶警把她一只胳膊被铐在床头上,不让睡觉,第二天又被寿光610姓马的等2人非法关押到寿光看守所遭迫害22天后又被押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遭到非人迫害,2009年3月刚从劳教所出来还没回家就被古城派出所恶警劫持到寿光洗脑班遭关押迫害9天。2009年秋天,先后两次被古城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逼迫承认出去散发大法真相资料。2010年夏天又被古城派出所恶警抓去关押到寿光洗脑班遭迫害1天。

16、李爱花,女,纪台法轮功学员,2009年3月16日,她和女儿骑电动车回娘家。被一辆黑色轿车挡住路,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郭洪堂等4名恶警绑架了她,被关在寿光纪台派出所的一间小屋里,以郭洪堂为首的恶警们对她拳打脚踢,一个胖子用电棍电、皮棍打、晚上不让睡觉,折磨她两天两夜,又把她抬进寿光看守所,因伤势太重,医生诊断腰椎骨四五节突出、心脏病,恶警们怕出人命承担责任,关押迫害13天放回家。

17、桑凤英 女,寿光古城街道俎家村,2009年9月6日被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郭洪堂等伙同古城派出所十多个恶警绑架到寿光洗脑班(实际上是国保大队在里面设的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监狱),并被抄家,抢走3块EVD、2台电脑、2台打印机和2万9千元现金,恶警把她铐在铁椅子里,晚上也不给解开,不让睡觉,连续刑讯逼供6天,回家后,因国保大队的恶警们怀疑她上网曝光了它们对她夫妻(丈夫赵世恒)的迫害,又被绑架到寿光看守所遭迫害30天,后被非法劳教,在王村劳教所遭迫害1年3个月。十几年来,每年邪党所谓的敏感日都上门骚扰。

18、赵世恒 男,寿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2008年奥运期间被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到610寿光洗脑班,被关进铁笼子遭非人迫害7天后,又被关押了60天,因坚决不放弃修炼,又被古城派出所恶警劫持到古城派出所非法关押7天,被勒索1千元才放了人。2009年9月6日,被寿光公安局国保大队、古城派出所及寿光610的恶警恶人绑架,并抄家,抢走2台电脑、2台打印机和2万9千元现金,在国保大队遭到以郭洪堂为首的几个恶警暴打等手段刑讯逼供,被关押到寿光看守所遭受迫害6个月后又被判刑7年半,又被关押在山东济南监狱。

19、丁树莲 女,古城街道俎家村,2009年11月份,被古城派出所小王等人骗到派出所,被关押一天一夜,受国保大队恶警指使,又把她和另一同修的眼睛蒙上,开车转了好几圈,然后把她们锁在铁椅子里,后来才知道是囯保大队在寿光洗脑班设的黑监狱,被逼供折磨一天一夜后,又被关押到寿光看守所遭迫害一个月,被国保勒索4千2百元。

20、洛城街道的韩爱香、董树真夫妇2008年被公安局国保大队、洛城镇派出所非法抓捕、逼供,因纯属子虚乌有,最后还是被罚款2万元。

21、营里镇的王庆香 (1)2008年5月10日被营里镇派出所抓到派出所铐在铁椅子上3天。并勒索1万元。(2)2009年黄历11月29日被派出所合同寿光国保邪教非法抓去遭毒打。把脸都打的变了行。(3)2010年3月被营里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迫害7天。

22、营里镇的李桂森 2009年被寿光国保邪教大队绑架到南河派出所,遭受过酷刑折磨、毒打。非法关押迫害40多天,并勒索10万元。

23、古城俎家村的赵立明,2009年11月20日晚,恶警左江伟翻墙入室,与恶警张某某、国保大队恶警王增金、王风来、绑架到北洛派出所,铐在暖气管上,遭王风来毒打,晚上放上音响不让睡觉,不给饭吃,直到折磨到第五天休克送北洛医院检查后要送拘留所,遭医院女医生拒绝签字。但仍被王增金、王风来和一名司机送到拘留所,拘留所拒收又往寿光市洗脑班送,途中司机用脚踢头踢昏。后又被送到拘留所,因绝食抗议,遭犯人和一名女警强行灌食,拘留所三个领导在场。一个月后第三次被王村送劳教所迫害。

24、寿光市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许冠通,2009年11月14日下午寿光市圣城派出所4个便衣非法闯入家中说问点事就回来。结果傍晚转到弹药库洗脑班铐在铁椅子上待了一夜,第二天由郭洪堂和几个恶警轮番进行侮辱、恐吓、逼供。并二次抄家,非法抄走一个mp5.在得不到任何它们所需要的口供和材料后,第二天下午放回家,在其不知道的情况下还向家属勒索了两万元现金,没有写任何收据。

25、孙集镇的张文英2009年黄历十月二十一日,又被寿光国保大队伙同孙集镇派出所非法抓走,锁在铁椅子上7天7夜,脚趾冻黑了,手冻烂了,非法罚款7000元才放回家。

26、桑凤芹 女,寿光市文家街道桑家村(1)2009年9月26日早上,文家乡派出所所长领着几名恶警闯入她家,把桑凤芹和不修炼的丈夫绑架关押到寿光看守所,过后又恐吓、逼迫其丈夫回家取近2万元交到寿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才放了其妻子。家中蔬菜大棚因无人管理加上抄家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五、六万元。(2)2010年5月被文家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寿光洗脑班遭关押5天。

27、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郭洪堂带领寿光国保警察到侯镇大地沟村绑架了宋俊芳并抄家,关押在寿光市看守所三十三天,逼迫她家人交了一万元现金才放人。期间戴手铐、坐铁椅子。郭洪堂用拳猛击她的头、胸,扇耳光,没头没脸的打。还用脚跺腰、肚子、腿等。一警察还把她太阳穴边上的头发拧成绺往上扽。其残忍无法用语言表述。宋俊芳被打坏内脏,精神高度紧张惊恐,身体消瘦无力,怕见人。从看守所出来四十多天后,她脖根还很疼,头嗡嗡的响。还经常心疼、肚子疼,拉肚子,疼起来如揪心。她丈夫很老实,她怕丈夫害怕,被打的事一直没跟丈夫说。最后身体实在承受不了了,到寿光市医院花了四万多元动了大手术(手术刀口从心窝到肚脐又向斜下方小腹处拐了个弯),终因医治无效死亡。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后,寿光法轮功学员有十七人被非法判刑 五十八人被非法劳教。

(一)十七人被非法判刑

张照宇、杨瑞英夫妇,寿光市北关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夫妇被寿光警察绑架,张照宇被寿光邪党的法院诬判十四年、杨瑞英被诬判八年。

赵素红、赵素燕姐妹,寿光市圣城街道十里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姐妹俩在租房内被寿光市恶警郭洪堂翻墙入内绑架,赵素红被寿光邪党的法院诬判十年、赵素燕十一年。

游云升、李素真夫妇,寿光市。二零零八年五月,夫妇被寿光恶警绑架,游云升被寿光邪党的法院诬判六年、李素真四年。

游会福,寿光市文家街办后游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被寿光恶警绑架,诬判十二年。

韩莲凤,寿光市寿光镇高家村。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寿光恶警绑架,诬判十年。
丁洪,寿光市。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寿光恶警绑架,诬判六年。

李锦中,男,寿光人。零八年八月十九日,被奎文区邪党的法院诬判四年。

郑法信,男,五十二岁,寿光市孙集镇郑家庄。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傍晚,正在干农活,被绑架到寿光市公安局,诬判三年。

赵世恒,男,寿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被古城派出所恶警绑架,诬判七年,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

孟祥彪,男,寿光市纪台镇王府村。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家被纪台镇派出所恶警绑架,诬判八年,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

王美凤,女,五十多岁,寿光市退休教师。二零零九年四月底,在杭州儿子家被寿光恶警绑架,后被寿光市邪党的法院秘密诬判九年,非法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

张发香,寿光市孙集镇。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煤场上班被孙集镇警察绑架,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后,张发香又被从劳教所劫持到寿光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寿光市邪党的法院诬判四年。

张凤美,寿光孙集镇胡营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被寿光市孙集镇警察绑架,诬判四年。

杜建新,男,原山东胜利油田职工,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在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租房住,被寿光国保大队警察跟踪,绑架。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杜建新的律师接到寿光市邪党的法院诬判十年的通知。

(二)五十八人被非法劳教

刘福德,男,寿光市纪台镇尧甸村。二零零七年十月,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一零年七月,第四次被非法劳教一年。

孙洪柱,男,寿光市圣城街道北后三里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在家被寿光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赵法信,寿光市纪台镇东方村。二零零七年一月八日,被纪台镇恶警陈虎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刘增新、刘素兰夫妇,寿光市孙集镇王裴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夫妇被孙集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二人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蒋春香,寿光市洛城街道办于家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三日,被寿光市恶警郭洪堂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陈秀云,寿光市纪台镇齐家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被纪台镇派出所恶警陈虎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孙德莲,寿光市兆祥小区,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在柳旺集上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李会娥,女,寿光市侯镇西柴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晚,在家被绑架,被侯镇派出所郭孔俊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孟秀英,寿光市文家小区,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在家被寿光市恶人刘祝身非法闯入家中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田桂梅,寿光市盐业公司,二零零七年八月三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马春兰,女,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后张村。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凌晨,被寿光警察绑架,非法劳教。

孟祥明,寿光市纪台镇黄孟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上午,在大棚里干活,被纪台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二年。

蔡仁堂,寿光市纪台镇赵家尧河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下午,被纪台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张照宗,寿光市圣城街道办北关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劳教。

程雪梅,寿光市古城街道办临泽二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家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张泽东,六十岁,寿光市圣城街道西关村。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

桑佩尧,寿光市。二零零七年,被绑架,非法劳教。

毕瑞兰,女,六十六岁,寿光市稻田镇西丰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王时孝,男,五十五岁,寿光市上口镇西方吕北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绑架、非法劳教。

郭秀清,寿光市纪台镇齐家村,零八年四月一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赵修顺,男,寿光市古城乡赵家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家里盖房子,被二十多个便衣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付淑媛,女,四十八岁,寿光市城里村。奥运会前夕,被绑架、非法劳教。

胡爱云,寿光市古城街道办,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郝芸,寿光市营里镇。零八年三月,被绑架、非法劳教。

桑春莲,女,寿光市后张村,零八年四月一日,被绑架、非法劳教。

王永芳,女,寿光市卧铺乡北木桥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国光辉,寿光市。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李秀娥,寿光市。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赵春萍,寿光市圣城街道十里村。二零零八年五月,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李孔法,四十七岁,寿光市古城街道赵家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古城恶警绑架、非法劳教。

陈成叶,女,三十九岁,寿光市圣城街办崔家老庄。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李月兰,女,六十一岁,寿光市圣城街办辛庄村。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绑架,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刘洪君的小女儿刘小丽,寿光市。奥运会前夕,被绑架、非法劳教。

荣立成,东北人,奥运会前夕,被寿光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张秀华,女,寿光市。奥运会前夕,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游姐,寿光市,奥运会前夕,被绑架,非法劳教。

张福庆,寿光市。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劳教。

吴玉玲,寿光市。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被绑架,非法劳教。

肖振国,寿光市。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在圣城街道北关村鸿运超市,被城区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宋宗峰、慈明学、李天祥、宋宗兰、孙彩娥、张月芳,寿光市。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国殇日之际,被绑架,均被非法劳教一年。

张秀芹,女,四十多岁,寿光市。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九日下午,去学校接孩子,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张月香,女,寿光市纪台镇黄孟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寿光国保大队和纪台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尹德秀,女,五十一岁,寿光市王望乡稻田。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劳教。

胡云锦,男、四十多岁,寿光市道口镇。二零零九年十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赵立明,男,一九六三年出生,寿光市古城街道办俎家庄。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清晨,在家被寿光国保恶警王增金、王凤来、古城派出所左江伟、马玉斌等二十多人翻墙入室野蛮绑架,非法劳教。

桑凤英,女,寿光市古城街道俎家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杨桂梅,寿光市营里镇。二零零九年黄历十一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张金凤,寿光孙集镇马疃张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在家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汪爱香、隋义兰,寿光台头镇,二零一零年九月,被恶警劫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王春景、李淑梅夫妇,寿光市侯镇李家河东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夫妇被国保恶警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李淑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春景查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王钦兰,女,四十岁,寿光市。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五日,在寿光市上口镇西方吕北村家中,被上口镇派出所及寿光市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