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胡明琴遭受的迫害
贵阳市法轮功学员胡明琴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二十多年的迫害中,贵阳市66岁的法轮功学员胡明琴,七次被绑架迫害,三次被非法抄家,三次在洗脑班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二十四小时被两个包夹监控,上厕所都跟着,在吃的饭菜或喝的水里放药,给她与家人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与伤害。

胡明琴以前有多种疾病:头痛、头晕、乙肝、肾炎等,都是医学上的难治之症;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身体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胡明琴按照大法师父说的“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在工作中兢兢业业,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与中共勾结,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出于对政府的信任,胡明琴去北京信访办向领导反映情况,为师父及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为此,却受到了一系列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胡明琴去北京上访,被贵阳市公安局“610”警察劫回后,绑架到贵阳市云岩区中山东路派出所(户口所在地),当晚又把她劫持到贵阳市云岩区百花山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单位在上级“610”的指使下,将胡明琴绑架到贵阳市南明区(珍稀动物园内)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七天。

二零零四年,胡明琴被贵阳市南明区“610”人员伙同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二月,胡明琴发放真相资料,被油榨街金宏社区协警曾大权恶告,被贵阳市南明区国保大队“610”人员伙同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到贵阳市南明区拘留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并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三年,胡明琴因帮一位法轮功学员搬家,被贵阳市河滨派出所警察绑架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七个多月,并被抄家。

二零一五年九月末,因起诉江泽民,胡明琴被油榨街派出所副所长邱阳(专管迫害法轮功)带片警何永良及两个便衣来敲门,到胡明琴家后,邱阳把胡明琴的丈夫堵在外屋,不准他进卧室。另外三个冲进卧室,两个便衣一个压着胡明琴的一只胳膊,把她压在床上不能动,何永良强行采胡明琴右手中指的血,然后离去。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钟,因起诉江泽民,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于冲带三个警察把胡明琴家木门踢烂(因防盗门没关)后,一起闯入胡明琴家,两个警察一边架着她一只胳膊,将她从家中连拉带拖的绑架到派出所(当时穿的是棉睡衣裤、棉拖鞋)。

从胡明琴家四楼到派出所,要经过一个小巷、一条大街,从家到派出所,胡明琴一路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老乡亲们,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到我家绑架我。”当天卖菜的很多人(胡明琴家楼下是菜场),买菜的、过路的行人都看到了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幕。

到派出所后,他们非法审讯胡明琴,问她为什么要控告国家领导人?胡明琴说:“他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我就因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就被非法关押、抄家那么多次,给我及家人造成了很大损失与伤害。我就是要告他,就是要求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将他绳之以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后来他们叫胡明琴签字,胡明琴没签。

晚上,三个警察把胡明琴抬上车(因胡明琴不去),非法将她送到贵阳市南明区拘留所后,又强行把她抬上二楼女子房间,非法关押十天。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胡明琴因寄真相信,被贵阳市云岩区环北派出所警察罗璇(女)及两名便衣,把她绑架到环北派出所。当晚胡明琴被强行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并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九年九月,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金宏社区管段协警蔡春艳到胡明琴家敲门三次,胡明琴没在家(听邻居说的)。有一天她又来敲门,胡明琴开门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你在不在家。”然后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十一点半,金宏社区、冶金路居委会田巧珍带管段民警吴松及三个女人到胡明琴家敲门,胡明琴开门问田巧珍有什么事?她说:“没事,就是来看看你,让我们进去坐一会。”胡明琴就把防盗门打开让他们进来坐,田就向胡明琴介绍,这是新换的管段民警吴松。吴松问胡明琴:“最近出去没?”胡明琴说:“经常出去走走,回来顺便买点菜回家。”田巧珍说:“胡姐,来我们俩合照一张像吧。”胡明琴说:“我不照,你们没经过我同意,随便给我照相,这是违法的,违反我的肖像权。”田巧珍就说:“那就给我照一张吧。”然后他们就走了。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一到所谓的“敏感日”,派出所、社区、居委会人员就要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敲门、骚扰,干着违法之事。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胡明琴在贵阳市筑城广场(人民广场),被贵阳市南明区国保大队警察钟宇、张玲绑架到贵阳市市府路派出所,并于当日被非法抄家。据国保大队的警察说,胡明琴已被跟踪了四天。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胡明琴被送入贵阳市南明区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在江泽民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的高压下,胡明琴三次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时,被限制人身自由,几十个人关在一间屋里,吃喝拉撒睡都在那间屋里。三次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时,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二十四小时被两个包夹监控,上厕所都跟着。每天从早上七点钟开始播放污蔑大法的光碟,强迫看,音量放大,直到晚上十点睡觉才停。如不看光盘,就拿污蔑大法的书或资料强迫看,以致达到转化胡明琴为目的。还逼胡明琴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胡明琴不写,他们就在胡明琴吃的饭菜或喝的水里放药。吃了这种破坏神经中枢的药后,胡明琴头昏的特别厉害,心里很难受,记忆衰退,不能站立。因白天不准睡觉,只能坐着,胡明琴只好闭着眼睛坐着,感觉房子都在转,随时都会倒下。在“珍稀动物园”洗脑班内,也是把几十个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除吃饭外,其它时间不准出去,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洗脑班就是一个迫害好人的黑监狱。

胡明琴被绑架迫害七次,一次被非法采血,三次被非法抄家。大法师父的法像及所有大法书和大法资料、明慧周刊等私人物品,以及挎包里的现金三百多元全被抢走。一次是油榨街派出所非法抄家的,一次是河滨派出所非法抄家的,一次是环北派出所非法抄家的。

因胡明琴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迫害,家里亲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父母家也经常遭到警察、社区、居委会人员的骚扰、恐吓,有时还打电话威胁恐吓,致使两位老人成天担惊受怕,导致胡明琴父亲多次住院,两次是在医院急救室抢救过来的。胡明琴的母亲因为害怕,心里着急吃不下饭,每天精神恍惚,两次住院,于二零一三年新年初四在医院去世。

胡明琴在七次被绑架中,她的丈夫几次被公安叫去派出所录口供,有时夜晚十二点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由于警察、社区、居委会人员经常到胡明琴家敲门、骚扰、恐吓,致使胡明琴丈夫精神紧张,心情压抑、恐惧,因此住院至少十次,造成家里经济较大损失和身体伤害。胡明琴的丈夫于二零一八年新年初一在医院去世。

胡明琴的儿子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由于迫害的株连政策,导致儿子不能考军校,只好考了师大。毕业后到学校教书,也经常受到国安人员的骚扰、恐吓,在单位遭受歧视,给他心理造成了极大压力等等。由于长期的心理压抑、精神紧张、害怕、恐惧,导致胡明琴的儿子二零一七年住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