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揭露迫害 » 河南洛阳市三兄弟被迫害致死
河南洛阳市三兄弟被迫害致死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43)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东宋乡陈家坑三兄弟:大哥陈跃民、老二陈少民、老四陈孝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努力提升自己的道德修为、做一个好人,却因此被中共迫害致死。
大哥陈跃民两次被非法关押折磨,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郑州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全身瘫软,四肢无力,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含冤离世。妻子李发英二零一四年被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打毒针

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七日分别在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被非法判刑,在郑州监狱遭受了很严酷的迫害。陈少民二零一八年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含冤离世,据医生检查,肺部已全部烂完。陈孝民被迫害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含冤离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陈孝民与二哥陈少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捕。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沉重的打击,四处奔走,打听儿子的下落,受尽了煎熬,于两年后含冤离世。

一、大哥陈跃民被非法判刑五年、遭酷刑与药物迫害离世

陈跃民,三门峡市纺织器材厂职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多次受到当地邪党政法委、“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不法之徒的非法上门骚扰。九九年七月陈跃民在上班期间被非法拘禁在厂办公楼一周。

二零零零年六月,陈跃民又被中共邪党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九个月,遭到警察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仅长期戴几十斤重的手铐脚镣。警察还多次强制陈跃民穿着短裤,在炎炎烈日下跪井盖(生铁铸成)暴晒,头顶还要放砖数块……折磨了七个月,强行非法勒索家人五千元才将陈跃民取保放回。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一年六月,陈跃民在居民区发大法真相资料,讲真相救世人,被人构陷,再次被非法关押三门峡市看守所,在恶党三门峡市“六一零”的授意下,警察多次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但不放人,还串通法院将陈跃民非法枉判五年。

陈跃民在郑州新密监狱受尽酷刑折磨,并被打了不明药物的毒针,被迫害致命危,最后被迫害得不能再为监狱做奴工才被放回家。回家后毒性发作,全身瘫软,四肢无力,腰部疼痛。

陈跃民年纪轻轻却失去了健康,工作又被开除。陈跃民不但不能养家,反而成了家庭的拖累。从此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彻底失去了欢乐。

陈跃民的女儿还在上学,一家三口全靠妻子上班每月的600元工资来维持。后来,企业所谓改制,工人下岗(失业),陈跃民妻子也失去了工作,一家三口失去了生活来源。陈跃民于心不忍,只有硬撑着病残的身体为人打工、挣钱,养家糊口,供女儿上学。

就这样,丧尽天良的三门峡市中共邪党政法委、“六一零”不法人员还时常带上公安局、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上门骚扰,中共灭绝人性的摧残与高压迫害,逼得陈跃民身体不但不能恢复健康,而且身体状况更加恶化,完全失去工作能力。二零一零年下半年,陈跃民辞去工作,回家休养。

一个年轻的小伙,一米七十多的个头,被恶党迫害得弯腰驼背,还不如七十岁的老头,骨瘦如柴、少气无力,大男人年纪轻轻不能养家,陈跃民的心痛苦极了。陈跃民卧床不起、饮食难下、彻夜不眠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历经十余年迫害的陈跃民突发急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在陈跃民离世的那一刻,忽然狂风大作,刮得呜呜直叫,并下起阵雨,这不是老天在震怒,苍穹在落泪吗?陈跃民的遗体在殡仪馆放了三天,大风也刮了三天。二十八日遗体要火化,凌晨又是乌云翻滚,降下阵雨。

二、陈少民两次被非法劳教、枉判入狱迫害致死

陈少民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诬判。第二次被非法劳教前,陈少民被非法关押在洛宁县看守所,每天被戴上手铐、脚镣,被逼在看守所院内来回走。

在洛阳五股路劳教所,每天都有人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四人包一个,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有一次,陈少民与法轮功学员袁相乾说了一句话,包夹人就把陈少民拉进号内毒打。

一天晚上,陈少民在炼功,包夹人发现后,把他扒光衣服,按在床头,用厚厚的竹板毒打,陈少民的屁股被打得又肿又紫。

二零零四年九月,陈少民被强制送入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当时是中午一点左右,三大队一中队的狱警都政涛正在值班,强迫陈少民蹲下谈话,陈少民拒绝,站在那儿向都政涛讲大法真相。一中队的狱警闫磊、徐祖盛吃好饭过来了,二话没说,就把陈少民强拉到一中队车间隔壁的谈话室里(实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先上绳,再用皮棍浑身上下打他。当其他人再见到陈少民时,他走路已经一瘸一拐了。

酷刑演示:毒打

狱警都政涛再找陈少民谈话时,陈少民已经蹲不下去了,恶警都政涛就强迫陈少民双腿跪地谈话,没有一个警察出面制止,反而在一旁帮腔“转化”陈少民,就是这样,陈少民仍然耐心的讲真相。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家都就寝了,一中队中队长把陈少民找去“谈心”。第二天,只见陈少民的脸上红一块紫一块。听说恶警不仅给他上绳了,还用皮鞋抽打他的脸,逼他“转化”。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狱警三大队长师宝龙狠狠地用脚踩着陈少民的脖子,狱警谭军民、徐祖胜、闰磊三人用警棒暴打陈少民的敏感部份,用电棍击打全身,用皮带抽打全身,陈少民血肉模糊,皮肤焦糊。一顿暴打后,狱警师宝龙唆使两包夹犯人穆俟东、王大磊,对陈少民继续行恶。穆俊东用手狠狠掰着陈少民的大拇指,让他跪在恶警都正涛面前,逼他说诬蔑法轮功的语言,陈少民拒绝,而后又是一阵暴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为强制他放弃修炼,三大队一中队长许水旺、许祖胜、阎磊等长期对他行施酷刑殴打,上背铐三十余次,电击,用拳头大的橡胶疙瘩打伤左脚,同时又不断的指使犯人聂勇经常毒打、谩骂、侮辱。一次,聂勇竟毫无人性地将自己的生殖器硬塞进陈少民的嘴里,并狂叫再不“转化”,我让你喝尿,让你把“鸭娃咬掉”(方言)。

陈少民被非法劳教期间,受尽警察、犯人百般折磨与摧残,左脚被打伤化脓,左耳由于注射有毒药物导致流脓,骨瘦如柴,常常头晕。

迫害主要责任人:恶警队长许水旺、指导员许祖胜、队长阎磊,犯人聂勇。幕后操纵者:恶警教转办李姓主任(小个子,黑瘦贼滑,体重不足百十斤,自称不够尺寸)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邪党对陈少民的非法劳教期满,但陈少民并没有回到家中,邪党又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加期一年多,继续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人分别在河南省三门峡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陈孝民被不法人员抢劫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据知情人说,兄弟俩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

陈氏兄弟俩人被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让家属会见。后来获悉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陈少民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迫害。一位从新密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陈少民在里面受到的酷刑迫害很重,详情却不被人所知。二零一八年,陈少民办理保外就医回来后,家属看到昔日健康的人,变成了一点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人,还疾病缠身。

陈少民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含冤离世。据医生检查,陈少民的肺部已全部烂完。

三、陈孝民遭劳教、冤狱折磨离世

继两位哥哥陈跃民、陈少民先后被中共迫害致死,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回家一个多月,于二零二零年三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51岁。

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家人多次要人后,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才被家人接回,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离世。

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受折磨,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上午,被恶警贾子刚、刘天勋、徐水旺三人亲自“上绳”折磨,用电棒电击头部、面部。下午,又由副大队长谭军民坐镇,贾子刚、徐水旺两恶警上绳,用电棒电击全身,恶警徐水旺在松绳中猛击陈孝民的脊背,从上午到下午连捆六绳。“上绳”此刑罚极其残酷,是拿细尼龙绳将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绑,把两手反背捆起来,往上拉的能挨住脖子,绳子紧的勒到了肉里,一动也不能动。一次半小时,不断的紧绳子,半小时后松开,紧接着再绑,绑一次为上一绳。此酷刑可导致绳子深勒进肉,令手失去知觉,难以恢复。

酷刑演示:上绳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六月七日,陈孝民、陈少民弟兄俩人分别在工作的地方被当地派出所同时绑架。陈孝民被不法人员抢劫走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现金若干,陈少民也被非法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据知情人说,兄弟俩人被五、六人压倒,强行带走。

陈孝民、陈少民被绑架后,老家中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悲伤的想念被迫害死去的大儿子,挂念被非法判刑的大儿媳,担心被关押的老二和老四,悲痛欲绝,整日以泪洗面。

陈氏兄弟俩人被非法关押在三门峡市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任何消息,看守所不让家属会见。后来获悉二零一七年七月已被非法判刑。

据悉,二零一七年以后,在新密监狱里,陈孝民、陈少民兄弟俩人遭受了很严酷的迫害,由于中共消息封锁,至今不知详情。

陈孝民被郑州市新密监狱、第三监所迫害病危,骨瘦如柴,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回家后不能吃东西,于三月十日含冤离世。

四、大嫂李发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入狱

陈跃民妻子李发英,是三门峡市厂幼儿园教师,在其丈夫被迫害非法判刑五年后,经常被无理扣工资或故意刁难不让上班,一个人承担家庭重担,供女儿上中学,在艰苦的环境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以大善大忍,慈悲,智慧和正气赢得单位同事,领导及周围亲朋好友的广泛赞誉。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日,李发英与法轮功学员高凤杰在本市开发区粘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薛朝阳报告给警察,被开发区公安分局周国保等人非法抓捕。她们一直被关押在三门峡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湖滨区法院不通知家属非法开庭。当天正巧高凤杰家人去询问情况时碰上在法院大厅的屏幕上打出“今天下午五时开庭庭审李发英、高凤杰”的信息,家人就等到五点多到庭,看到李发英、高凤杰被警察带进来,当时只有公检法人员,没有其他家属,更没有旁听人员参加。

法院草草读了一下所谓的“犯罪事实”就结束了,高凤杰家人给买的吃的东西,法院都不让接。一直到现在不让家属接见,有什么事情也不通知家属。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湖滨区法院秘密判李发英四年,高凤杰五年。两人提出上诉后无果,被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