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疫情期间,北京政法机构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200人次
疫情期间,北京政法机构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200人次

——2020年上半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图:2020年上半年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人次统计 

下面是汇集明慧网的报道分类选编(篇幅所限,各类迫害情况只列举了部份案例):一、骚扰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姓名的66人次,部份人被抄家

北京市海淀区永定路派出所片警李学年、居委会主任丁卫民(已退休又返聘) , 近几年紧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在敏感日,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一进屋,到处寻找和法轮大法相关的东西并照像等,警察进家骚扰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骚扰家人,致使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提心吊胆;也有故意骚扰法轮功学员家人的情况。

1月,顺义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所在地派出所警察骚扰,警察要求拍照,说是上面的命令,都法轮功学员被拒绝。大孙各庄派出所警察张吉丹到法轮功学员杨玉良家骚扰,拿出手机给他们夫妇拍照,被杨玉良抵制。

2月10日后,朝阳区安贞派出所警察陈宏利带安贞社区居委会若干人上门骚扰安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安华小区片警段方带居委会人员对辖区的法轮功学员挨门挨户上门骚扰,如果不在,就在法轮功学员家等,并称这是上面的指示,每天都要来。

2月13日下午,朝阳区三元桥地区新源里派出所片警刘春秀、三源里社区书记侯某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借口是问疫情的事。

2月25日,平谷区所有所谓“在册”的法轮功学员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每个学员家去两个警察,一个胸前佩戴打开的执法仪,另一个用手机拍照;农村法轮功学员被本村治保主任领着一名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告诉不要出去转或发东西,不要上网发布反对共产党的言论;还询问电话号码、家人情况等。

其中自称平谷区公安局的两个警察来到刘宝旺家,询问年龄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有一个警察给他照相。警察要求疫情期间不要说反对共产党的言论。罗营镇法轮功学员庄淑伶家也被骚扰。

3月以来,西城区警察和社区居委会人员上门查问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录像等,骚扰法轮功学员;海淀区片警和居委会人员对辖区内法轮功学员都基本敲门问过了。

3月9日以来,海淀区警察通过电话、上门查问是否还修炼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录像等形式骚扰。疫情期间,北京以防疫为名,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到骚扰、跟踪、监控迫害。

4月份以来,北京各区中共警察、社区人员大规模骚扰法轮功学员,说是上级的安排,非法搜查、抢劫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物,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有的在严管登记表上填写是否修炼,以及“转化”情况。据了解,这一次的大面积迫害是因为中共又遇到“敏感日”——“四二五”,以及将在五月二十二日开“两会”。已有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离开北京,并被告诉在两会结束之前不能回到北京。

4月21日,通州区多个派出所警察到辖区法轮功学员家入户搜查,发现有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打印机就抄走,并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家中每个角落都查,连垃圾桶都不放过。据说此次行动是统一行动,仍在继续,可能要持续一年时间。

4月22日,房山区大石窝镇派出所副所长魏海涛等3人到法轮功学员白淑慧、续学坤家骚扰,指使村主任续立辉跟踪、监视,还把他们家胡同往西走的路用铁皮钉死,严重干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

5月中旬,某区一位78岁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片警、居委会以及退休办一行多人到家骚扰。一天上午三次进门骚扰。

这些天他们还对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进门骚扰,对三人电话骚扰。有警察还对学员说:“我其它犯罪都不管,只管法轮功。”

二、长期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

朝阳区潘家园法轮功学员时姓老太太,84岁。从2019年开始,一直被两个警察(一男一女)跟踪、监视居住。老太太走哪儿,他们跟到哪儿,坐公共汽车、去公园都跟着。警察还给时姓法轮功学员的老伴打电话,告诉看着老太太出门,别背包、别拿东西。

2月16日,朝阳区安贞街道办事处开始对辖区的几名法轮功学员(所谓的重点人物)监视居住,4个保安24小时轮班蹲守,外出走哪儿跟哪儿。目前知道的被监视的法轮功学员有毛桂芝、苑文等。

5月上旬,朝阳区安贞地区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毛桂芝从朝阳看守所回家后,仍有四名保安24小时在毛桂芝住所外轮流监视,在毛桂芝外出时由2名保安尾随。

5月18日,丰台区马家堡派出所片警和居委会一人到法轮功学员王秀珍、郉昌旺家中骚扰,要求拍照。同日,王秀珍、郉昌旺24小时被非法监视居住,只要出门就跟着。23日,夫妻俩去买菜,非法监视人员给拍照。

三、大规模绑架,其中有姓名的127人次,至少10人被非法批捕

1月8日上午,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李春华(68岁)被仁和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绑架到仁和派出所,家中大法书、真相资料、五千六百多元人民币(其中三千多元真相币)全部拿走。1月9日,李春华被送到泥河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刚来到李春华家的顺义怡馨家园法轮功学员宋秀芹(75岁),被警察到家中非法搜走四本大法书、一本台历,把宋秀芹绑架到仁和派出所,9日放回家。

2月11日下午三点前后,朝阳区常营派出所(有姓吕和姓杨的警察)、居委会7人以查疫情为名到李莲茹家,有6人被非法带走,法像和大法书被抄走,24小时后放人。

3月4日上午,法轮功学员陈凤章、张芳夫妇在家中被20多个警察以“防疫人员”为名闯入非法抄家,一群人竟然抄了三个小时,抄走了法轮大法书多本、打印机、笔记本电脑、真相币五百多元、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及黑皮笔记本等大量个人物品。下午张芳、陈凤章夫妇被绑架到朝阳区新源里派出所,晚上将二位老人送到朝阳区辛庄附近朝阳执法办案管理中心,因体检不合格,次日凌晨两点钟送回家。此后在他们家门口,有一至二人二十四小时监视和跟踪。

3月7日,海淀区法轮功学员王奎赞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把他关押在派出所地下室。后来王奎赞被体检抽指血,还抽一管子胳膊上的血,仔细的做眼角膜检查,再做电子的手掌、指的滚动,用了好几十分钟。最后送到海淀区看守所,因身体不合格未收。

当日,王奎赞被抄家后,警察又去抄徐鲲家,抄走她的电脑、打印机等,把徐鲲非法关到恩济庄派出所地下室,后关进海淀区看守所,5月8日回到家中。

3月12日上午,怀柔区一中退休女教师张秀华(74岁)被怀柔区泉河派出所7~8个警察闯入家中绑架到派出所,抢走大法书籍、电脑主机、MP5、U盘、播放器、小卡等。派出所警察将张秀华按在审犯人的铁椅子上受审,照像、录像,按、滚各部位各方向的手印,强迫在笔录上签字,直到晚上7点多才放回家,使张秀华身心受到伤害。

3月29日,法轮功学员王晶晶、王彦彦姐妹在路上,被通州区郎府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搜家。三十多个小时后,因看守所不收,被“取保候审”。姐妹俩被强令离开北京,回到老家河南。

4月24日,大兴区旧宫红星派出所一群警察非法侵入法轮功学员李玉华和李家碧的家中抢劫,把她们绑架到派出所逼问,强制查体温,验血。李玉华家被抢劫所有大法书籍、炼功用的收音机、几本法轮功真相,李玉华被劫持到红星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放回。李家碧家被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10多本、40盒炼功带、2台电脑等私人物品。绑架了李家碧和她的老伴到红星派出所。4月25日把李家碧和她丈夫放回家。5月13日又跟踪骚扰、威胁李玉华、李家碧等。

4月27日,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杨玉良、杨丹丹父女在家中被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所长杨晨等七八个警察绑架抄家;又到顺义看守所内的顺义执法办案中心录口供;晚上在木林派出所被强迫采集信息等。父女俩被非法关押27小时,在给签“取保”单子的时候,上面有一张纸上写着:逮捕杨玉良,建议判处有期徒刑及以上刑罚。杨玉良妻子高艳4月22日刚刚离世,父亲4月7日去世。附近民众说:“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这样了还整人,他们这是要遭报的!”对杨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极大的同情。

5月2日早晨,顺义区张镇派出所、顺义国保警察到李遂镇牌楼村绑架法轮功学员侯永春到张镇派出所,关押三天三夜;抢走电脑一台;还让侯永春自掏钱做了核酸检测。

5月3日,昌平区法轮功学员杨宝柱、国秀兰夫妇在昌平区水屯市场购物时被便衣警察绑架,随后铐着国秀兰回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功书籍、笔记本电脑等相关私人物品。二人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23日前后,警察铐着国秀兰到家中把国秀兰的轿车强行开走。国秀兰和杨宝柱被非法批捕。杨宝柱于6月9号回到家中,国秀兰仍被非法关押。

5月11日,西城区德胜门外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蕾、王琳,还有一名老年大法弟子。王蕾、王琳被劫持到西城区办案中心,老年法轮功学员已放回。5月9日下午王蕾从家出去,西城区的派出所和国保警察曾到王蕾家中非法抄家,抄走电脑等物品,5月11日,将非法拘留通知书送到家中。

5月20日,通州区漷县镇派出所7、8个警察闯进曹金娥家,警察用铁棍儿撬锁进入曹金娥房间,抄走了几本大法书和两个播放器、一个包;警察把曹金娥送进看守所,看守所没收,又拉回派出所关了几天。

5月20日晚,丰台区法轮功学员赵久龙和妻子张文荣在家中被丰台区卢沟桥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丰台分局看守所。家中被抄走大法书籍、一台笔记本电脑等。

5月21日,海淀区83岁老人曲修珑(女),被海淀区田村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上午、下午、晚上三次非法抄家,抄走打印机、电脑等,损失很大。

5月22日(大约时间),昌平区天通苑法轮功学员赵凤兰(66岁)被绑架到昌平看守所。

5月27日凌晨,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所长杨晨、贾建捐等六、七个警察强行闯入刘泽江住处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电脑、手机,把刘泽江绑架到木林派出所。刘泽江父亲25日离世,26日刚刚安葬完毕。

6月8日上午,平谷区法轮功学员王自成在平谷区马坊镇一家工厂上班时被峪口派出所4个警察绑架,当晚转到平谷区看守所非法关押。王自成为坚持信仰,这些年来遭中共三次非法判刑,共十四年冤狱迫害。

四、以“取保候审”为由,蓄谋继续迫害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很大一部份是警方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的,为以后加重迫害埋下伏笔。以往和当前被非法构陷至检察院的法轮功学员不少是这种情况。

五、被构陷至检察院2人

1、房山区燕山地区法轮功学员马国欣被构陷至房山区检察院。2019年4月22日,马国欣给到她家的人讲真相,次日被绑架至燕山迎风派出所,后被送往房山区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多天,办理“取保候审”回家。2020年5月1日假期后,当时绑架他的警察崔江华找到马国欣,说取保候审已经到期了,要继续去年的程序并做了笔录。5月22日得知,马国欣被崔江华构陷到房山区检察院。

2、5月26日前,房山区法轮功学员常淑荣被非法批捕,已构陷到检察院。房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张坊派出所警察给常淑荣罗织罪名,把构陷的材料已上交检察院。

六、被非法起诉至法院9人

1、2020年1月,大兴区检察院将法轮功学员时应吉构陷到大兴区法院。时应吉在大兴区看守所已经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2、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刘福冤案于2020年1月初被构陷到平谷区法院,主审法官是刑庭副庭长孙国立。

3、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翟子慧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做东方舞教学工作,因向同伴讲真相,被受邪党宣传毒害的同伴诬告,2019年8月23日被北京朝阳区管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2020年2月11日,翟子慧被构陷到北京朝阳区法院,办案法官刘欢。

4、3月27日,平谷区贾凤芝家属收到律师的图片,贾凤芝被平谷检察院非法量刑3~4年。3月20日,所谓案件被送到平谷区法院,受理法官孙国立。法轮功学员贾凤芝于2019年11月9日向民众发放精美实用的台历被绑架到平谷看守所。

5、法轮功学员谷晓华,现年70岁。2019年4月17日上午,在家中被朝阳区亚运村派出所警察以物业公司人员的名义骗开房门非法抓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约在2020年4月上旬得到消息,谷晓华被构陷到朝阳区法院。

6、年轻大法弟子(90后)刘紫璇、叶琳琳于2020年4月29日被非法起诉到海淀区法院。2019年8月7日深夜,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对刘紫璇、叶琳琳、江珊、王旭辉等人的住处非法查抄。9月,江珊、王旭辉被释放;9月12日,刘紫璇、叶琳琳被非法批捕。案件经检察院两次退回、三次延期后被非法起诉。

7、2019年7月17日,东城区王树祥、藏利珍夫妇被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转送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8月18日,家人以取保候审形式接王树祥回家。妻子藏利珍被非法关押至今,现案件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8、法轮功学员宿辉娜(宿慧娜),辽宁省籍,在北京工作。2019年9月30日被绑架到朝阳分局大屯派出所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四十多本及其它物品,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2020年6月29日,朝阳区法院打电话给宿辉娜家人,告诉“案子”已经到法院了。

七、被非法判刑3人

1、2018年6月26日,大兴区警察、辅警等十多人到大兴富强西里小区魏学军、张秋莎家,暴力把门撬开,将张秋莎、魏学军夫妇绑架,并把来做客的敖瑞英等两位亲友也一并绑架,非法抄家。当天警方对张秋莎非法逮捕,魏学军、敖瑞英非法拘留,送到大兴看守所。2019年3月4日,大兴区法院第八审判庭对张秋莎非法开庭。后得知,张秋莎被非法判刑四年(判刑时间不详),刑期自2018年6月26日至2022年5月24日。

2、北京法轮功学员关智生,男,63岁,2019年年三十因讲真相被朝阳区团结湖派出所警察绑架,同年8月被非法开庭,直至近期被非法枉判二年,勒索罚金四千元。

孙茜,女,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的创始人、董事兼副总裁,2007年入籍加拿大,2014年开始学炼法轮功。2017年2月19日,二十多个警察在没有逮捕令的情况下,闯入孙茜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家中将她绑架。关押期间,她遭到辣椒水喷脸、连续两周全天戴镣铐、强制洗脑等酷刑;不能自行聘请律师,由中共指定律师代理,强迫放弃加拿大国籍,放弃上诉权利。家人先后为她聘请过十多位律师,但大多数都受到中共司法机关没收执照等要挟,被迫退出代理。

2020年6月30日上午,孙茜案第三次开庭,孙茜被北京朝阳法院非法判重刑八年。孙茜的前辩护律师表示,所谓“审判”完全违反法律程序,其结果也是非法无效的,制造冤狱的所有参与者都在犯罪。

八、被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北京监狱长期关押着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严管、逼迫放弃信仰、写“三书”、强制劳动等迫害。延庆区法轮功学员孟秀华于2018年5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衰弱,走路打晃,有随时倒地的危险,还要被强迫到车间做奴工。

北京大学退休高级工程师、现年72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占金女士,2019年9月29日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燕圆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不非法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至今近一年。看守所不许家属探视、不许打电话,只许送衣服和钱,家人不知道她在里面的情况。

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研究生时绍平,2001年遭非法判刑十年,2019年11月18日又被绑架,后来打听到被非法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具体情况不明。

九、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高艳,女,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法轮功学员。在长期遭受迫害的压力下,于2020年4月22日因高血压导致脑出血离世,年仅49岁。2011年5月初,高艳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劳教回来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依然遭受长期监控、骚扰,生活在恐惧中。在高艳离世前还有警察上门探听情况,顺义国保一直监控着他们家,门口安了监控器。高艳刚刚离世,4月27日,顺义国保警察就上门绑架了杨玉良和杨丹丹。

十、异地迫害

1、佟明宇,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原在北京中小学教材编辑部审批稿件处工作。2017年6月25日,在北京昌平区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8年4月25日,由北京转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至今两年多。期间曾转冯屯监狱。佟明宇一直绝食抗议迫害,长期被监狱鼻饲灌流食,并不准“保外就医”,身体极其虚弱,长期在床上躺着,无力说话。

2、王磊,房山区人。2015年11月24日被房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审维持冤判,王磊继续申诉。2016年9月,被劫持到内蒙古女子监狱迫害。律师三次到北京调遣处和内蒙古女子监狱要求会见,都被调遣处和监狱无理由阻止,致使王磊的申诉状至今未能送达法院。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王磊被两个包夹犯人看管,几次被警察电棍电击,被严管、殴打、捆绑、谩骂、奴工劳动等折磨。

3、侯爽,82岁,北京法轮功学员。2019年9月,被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侯爽的弟弟于2020年1月13日到监狱会见过一次。侯爽的女儿孤独一人在家,精神状态异常。

4、蒋立宇,27岁,原是北京一个教育机构的前台人员。2017年5月12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石景山区分局看守所。2018年7月12日,蒋立宇被石景山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同年9月被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冤判。约2019年3月从北京转入湖北省汉口监狱。她的家人一直无法得知蒋立宇被关押在哪个监区,无法和她通话或会见。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汉口监狱一再刁难。

十一、失联、失踪的法轮功学员

1、 贾慧文和丈夫袁先生,早年从北京支援三线到陕西宝光电厂工作,退休后回
到北京居住,家在中山公园西边某胡同内(平房)。1999年7月20日以后,贾慧文因修炼法轮功长期遭受迫害,至今近十年留在陕西工作的子女不知道她的下落,她现在的年龄大约85岁以上。

2、张桂军,辽宁省原沈阳体育学院女教师,后在北京打工。2011年6月9日,在北京租住处被绑架,理由是在北京打横幅,她娘家在辽宁省锦州市。

3、孙振海,怀柔区杨宋镇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他和家人经常被当地居委会、派出所电话、上门骚扰。因此孙振海被迫离家出走,至今(2020年1月)两年未归,家人非常着急。

4、姚阿姨,丰台区蒲黄榆二里老年法轮功学员。一直被蒲黄榆派出所刘红军、居委会刘婷婷跟踪、监视迫害,于2020 年1月失踪,下落不明。

5、王友斌,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于2020年3月前失踪,下落不明。

6、陈淑敏,西城区法轮功学员。2020年4月下旬失联。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经持续了20多年,北京是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源头和指挥机构所在地。善恶终有报,人不治天治。今年5月21日下午3点,中共“两会”的政协会议在北京开幕,北京天空突然漆黑如墨,白昼如夜,暴雨、冰雹倾盆而降,伴着闪电直劈而下。天理昭昭,法网恢恢。还在执迷不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清醒,思考上天警示的天灾人祸,将功赎罪,时间紧迫,不等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