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上海顾建敏十二天被迫害致死 妹妹三次入冤牢
上海顾建敏十二天被迫害致死 妹妹三次入冤牢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74)


顾建敏

 顾建敏,生前家住浦东崮山路四百弄十三号六零一室,看到妹妹顾继红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变化,在一九九八年十月一日走入了大法修炼,处处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凡事肯吃亏忍让,宽厚善良,在家尽心侍奉病瘫在床的婆母,勤勤恳恳操持所有家务,在单位也是默默奉献。熟悉她的人都说她是个只会默默奉献、不图索取的好人。顾建敏是家属中公认的好儿媳、好嫂子、贤妻良母。

 

妹妹顾继红,家住上海市普陀区甘泉三村,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前重病缠身,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心力衰竭、缺血、缺氧,还有严重便秘,开过刀,胆囊炎各种慢性病,人活的很苦,整天吃药,那时单位下岗(失业),医药费都报不了,真是苦不堪言。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都好了。顾继红从此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人,心情开朗,热心帮助他人。上海电视台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报道说:“今天一大早,上海体育中心人头攒动,本市近万名爱好法轮大法的炼功者会聚一处进行推广表演。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向社会公开传功讲法,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六年来,功法以炼功时不受场地时间的限制以及无需意念引导等不同于其他气功的全新内容令人耳目一新,独树一帜,到目前为止,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各地都有自发性的群众炼功组织,并传遍欧、美、澳、亚四大洲,全世界约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大法。这是本台记者报道的。”

然而,仅八个月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就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对亿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顾建敏、顾继红姐妹俩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邪党迫害,顾建敏被绑架、仅十二天被迫害致死 ,顾继红三次被绑架、入冤牢。顾继红的外甥徐亮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一、姐妹俩被非法劳教、判刑

因为切身体会到“真善忍”大法的殊胜美好,顾建敏以一颗真挚无私的心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希望更多的世人能明白大法的真相,都来做一个好人。二零零零年,她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顾继红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自己的亲身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事实告诉世人,于是通过邮寄的方式告知人们法轮功真相。二零零零年六月,顾继红因邮寄真相资料而被普陀区国保非法抄家,关押,非法判刑三年。

顾继红在上海松江女子监狱中度过漫长的日日夜夜。而当时顾继红的女儿还在读书,没有母亲陪伴的三年中不知流过多少眼泪,特别是在过节的时候更想念自己的妈妈,多想与妈妈一起逛逛街说说心里话,可这所有的一切都被流氓邪党给剥夺了,失去母亲的这段日子给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弥合的创伤,而此时顾继红在牢狱中遭受着巨大的身心摧残和强迫洗脑。她于二零零三年出狱。

为了说句心里话,为了讲句真话,为了老百姓明白真相后有一个正确选择,顾继红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普陀区警察参与了绑架,二零零五年六月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顾继红在上海女子劳教所里因拒绝被强制洗脑并高呼“法轮大法好”,被劳教局批准延长劳教期,并关押封闭在三平米大的、没有窗户、四壁都是橡皮的禁闭室里。当时五大队副大队长蒋绮琼经常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

顾建敏二零零六年六月也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六月回到家中。

上海女子劳教所位于青浦青东农场(又称为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是上海第一个成立的强制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和洗脑的基地,为了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进行了有预谋,有步骤的迫害。当时,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劳教所,通常先被分到各个生产大队奴役,强制超强的生产劳动,然后分到五大队专管队,专门负责强行灌输诽谤大法的音像和资料的精神方面的迫害,称“转化大队”。五大队是位于4号楼的顶层,共有9个房间和一个禁闭室,每个房间平均住18到20人不等。禁闭室只有3个平方米,一个小窗,没有玻璃,冬天象个冰箱,夏天就象是个火炉;整天被大太阳灯给照着并有两个监视器一直观察一举一动,只定时给放大小便,给的食物也很少,还要把自己的食物给搜走,致使法轮功学员身体虚弱,同时再强行加强精神压力。

在上海女子劳教所,每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不同程度遭受着精神奴役和身体奴役。如恶警对长期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后导致的病,硬逼他们吃药,还有就是关禁闭和吃所谓的“囚餐”。“囚餐”就是一两白饭一点点的青菜,在被长期劳动奴役下就一直处在半饥饿状态。许多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用手铐吊起来,或者被恶警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殴打。例如:法轮功学员张英曾被关进小监连续几个月,被恶警几次反铐吊起,从劳教所闯出的时候几乎皮包了骨头;法轮功学员柏根娣,两次被非法劳教,被关进禁闭,从事繁重的劳动,瘦骨嶙峋。

二、顾建敏十二天被残酷折磨致死

顾建敏从劳教所回家才几个月,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被浦东洋泾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关押在浦东看守所。短短十多天里,一个正常健康的修炼人就被活活折磨致死。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顾建敏从家里出去,煤气上还在烧着东西,出去不一会儿就被浦东新区国保“六一零”、洋泾派出所绑架。洋泾派出所与“六一零”人员马上就来抄家,但没有抄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仍不死心,当天晚上又去非法抄了一次,还是一无所得。

顾建敏被非法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当时身体相当健康。

三月十三日,也就是顾建敏被非法关押第十二天,顾建敏的丈夫接到“六一零”打来电话,声称顾建敏由于身体不好要给她保外就医,询问家属希望送哪家医院,让她丈夫去警署、街道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同时还有不明身份的人叫家属在顾的逮捕证上签名;办保外就医的手续从中午十二点半一直拖到下午三点。

到医院后她丈夫却连妻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当顾建敏的丈夫自己到洗胃室找到顾建敏时,顾建敏已是濒死昏迷状态,双眼突出,嘴角淌血,当时身边没有一个医护人员。她丈夫急着跑去找到医生,医生回答:人送进来时已经不行了。绝望中她丈夫只能跪求医生救救妻子,医生象征性的作了一番抢救,就宣布死亡。她丈夫眼睁睁的看着妻子停止呼吸与心跳。

这时候,等在医院的三十几个“六一零”和便衣、保安上来围堵家属,并企图把死者马上拖入太平间,此时顾建敏的家属义愤填膺要求查找杀人凶犯时,这群人却害怕承担责任全部溜走,只剩下几个便衣混在围观人群中探听家属动向。据医生说,顾建敏被送到医院时候已经不行了。医院开出的病危通知书本应由家属签字,却不知道由何人代笔了。

据悉,顾建敏被非法关押在浦东看守所期间,一直申明自己无罪。为了反迫害,三月中旬顾建敏绝食抗议,浦东看守所恶警将她拉出去强行灌食。在灌食后拖回监室,并狠狠把她扔在监房门口的地上,还撂下话,威胁监房里的犯人们:“你们都不许去管她,让她去。”说完气狠狠地锁上门走了。在森严的监管场所,犯人们由于害怕警察的报复,一般都不敢违抗恶警的指令。眼看过了许久顾建敏都不动弹,有的犯人们看不过去,有人过去扶顾建敏起来,让她靠墙坐在边上,只见她脸色惨白,捂着胸口说很痛。坐着坐着,犯人们见她脸色越来越差,惨白得吓人,犯人害怕出人命,只能按铃报告警察,恶警进来见事态严重,才让人抬她出去。

就在顾建敏明显由于暴力灌食导致内脏大出血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浦东看守所、浦东“六一零”恶警们,为推卸责任,放着濒死的人不去尽力救治,反而谎称顾建敏身体不好,巧言令色欺骗顾建敏的丈夫去办理保外就医手续,还阴险的让她丈夫选择医院,又故意来来回回折腾拖延时间,害怕她丈夫见到她人时顾建敏要是还能开口说话,就会使他们的恶行败露。所以恶警们故意拖延时间,直到顾建敏已失去知觉的濒死状态才让她丈夫见到。

短短十二天一个健康人就这样被活生生害死了,残酷的事实令家人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无法承受。人生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失去妻子与孩子,一个原本和睦快乐的家庭一夜之间变得残缺不全、支离破碎。亲人不明不白如此痛苦的惨死,使家人决定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所以家人决定用当今现有的法律来捍卫顾建敏应有的权利,利用法律伸张正义惩治恶人。

可是没有想到人被迫害致死,去找律师上告,却横遭中共自上而下的阻挠。本来有律师准备接受顾建敏被迫害致死一案,却遭到“六一零”及上海司法局的“停业”威胁。凡律师要想接手法轮功的案件,需经当地司法局批准,如司法局不同意就不能接。

为了达到早日毁尸灭迹、以免留下迫害证据,“六一零”一方面威胁家属不许上诉、不许曝光,还派人跟踪她的妹妹顾继红,另一方面又用钱来胁迫她丈夫,不许顾继红介入姐姐迫害致死一案,同时逼迫催促家属立即同意火化尸体。

顾继敏已离开人世,她的遗体也已被火化,然而,顾建敏临死嘴角还在不断淌血水的事实,揭露了他们的迫害罪行。

在整个处理后事的过程中,浦东“六一零” 国保严密监控家人以及来悼念的亲属朋友,连饭店的服务员都问:“你们家里人犯什么法啦?吃“豆腐饭”都要监控?”这都是他们阴险、恶毒的见证。

浦东新区的“六一零”、国保、洋泾派出所、街道“六一零”、居委会,所有相关部门都参与掩盖杀人真相,制造恐怖,以威胁、恐吓的手段对待顾继敏家人。

三、顾继红再次被非法判刑

从姐姐顾建敏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之日起,上海“六一零”就对其妹妹顾继红实施了几乎是二十四小时的全方位监控:专车专人监视、跟踪以及不断的电话骚扰和上门骚扰。

四个月后正值中共办奥运前夕,为惧怕顾继红上告申冤,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号上午,普陀区“六一零”等不法份子以工作单位的名义将顾继红的丈夫骗到街道,威逼胁迫她丈夫带他们回家开门,将顾继红当场绑架,并抢走了她家里的卫星接收天线、电脑、打印机、大法资料等私人财物。并操控普陀区法院在十一月十九日对她非法判刑三年。

参与此次违法行动的头目是普陀区“六一零”邬菊伟,以及张士安、包江明,文化市场行政大队的陈应、许志年等,另外甘泉街道的“六一零”徐德芳、甘泉警署恶警也参与了迫害。

顾继红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女子监狱二监区。期间她受尽凌辱与痛苦。如今原本丰腴秀丽的顾继红被迫害得满头白发。并且恶警还逼迫她写“保证书”,遭到顾继红的断然拒绝。

顾继红因为本来就无罪,在监狱拒绝做奴工。主管恶警严俊霞为逼迫她做奴工,唆使监房里的刑事犯围攻、辱骂她,处处刁难、欺辱顾继红。把顾继红迫害到高血压,然后再逼迫她服药,让她血压降下来再可以继续迫害。顾继红说自己原本血压正常,是被迫害出来的高血压,为抵制迫害,不肯服药。严俊霞竟然指使 六、七个身强体壮的犯人将五十多岁的她按在地上,强制灌药。

在上海女子监狱,顾继红受到了恶人恶警的多次暴力侵害。上海女子监狱,位于上海松江区泗泾镇沪松公路张泾路29号,是上海唯一一座女子监狱。一九九九年七月后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多年来上海女子监狱打着“文明执法”的旗号,长期用尽种种反人性恶毒手段残酷折磨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监狱剥夺人的生存权,窒息,不让喝水、吃饭,不让上厕所或不给纸上厕所,甚至是来例假时期,更别说通信和接见的权利。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任何保障,经常坐在那儿或走着走着,就莫名其妙被打、被踢,甚至把她们的头往墙上撞。

二零一一年七月顾继红虽被释放出狱,但仍被跟踪,还经常接到骚扰电话,还经常被近距离跟踪。

四、顾继红的外甥徐亮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顾继红的外甥徐亮,曾患白血病,全身皮肤出现血点,小便也没有了全身浮肿,虽被抢救过来,但不能恢复,只能停学。他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完全健康了。

二零零四年,徐亮将手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纸条,放到小区居民的信箱里,不料遭人恶告,被普陀区国保警察、区“610”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徐亮曾经被非法关押在提篮桥监狱青年实验中队(简称青中),当时青中位于所谓二监区大楼内的三楼,楼上就是关押死刑犯的中队,徐亮、韩建极,陶湘为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死刑犯中队。青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是基于其积累多年的监管死刑犯的“经验”。青中把死刑犯根本就不当人来看待,当作猪猡来养,养几天拉出去杀头。一个小监三点三平方米,关押两个死刑犯,两个死刑犯手挽手铐在一起坐在地板上。青中在长期迫害中,形成了一套严密的监管体制。一般每个小监会有三个普通的刑事犯看着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的境遇甚至赶不上这些可能曾经犯下很大罪行的死刑犯。死刑犯在这里还可以看看书、下下棋,可以说说话,而在这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什么权利也没有,一切都被禁止。

提篮桥监狱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常用手段:经常提到在三个平米的小监中罚坐在一个凹凸不平塑料凳子上,双手放在背后每天坐十五小时以上,身体不能动,不然就招致拳打脚踢;抗议的法轮功学员还会招致看管犯把头按到马桶里,有时还让法轮功学员头顶马桶;在殴打中最常用的一种方法是往法轮功学员的大腿根部猛踩,因为那些被恶警训练有素的打手知道在这个部位没有内脏,会让人痛得昏死过去但不会造成内伤也死不了;为了不让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等口号就用双手掐喉咙,有时还用塑料封箱带给粘起来,更有一种刑罚叫“啃骨头”,就是两根棒头用布包起来扎在法轮功学员的嘴上,此刑罚就被用在江勇身上,致使嘴角紫肿流血。关禁闭更是家常便饭。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世博期间,徐亮又被长宁“610”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长宁精神病院关押。直到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才回家,精神恍惚,多年没有恢复。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三年来,上海及外地来沪的数万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惨烈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其中:三十九人被迫害致死或因迫害后离世,二十多人或被关精神病院或被关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等迫害致疯致残,一千多人被绑架到洗脑班,三百多人被非法劳教,三百多人被枉法冤判,数万人被任意绑架、关监、抄家、罚款、骚扰、监控、跟踪(不含被反复绑架、劳教、洗脑、冤判);还有近三百不知确切地址、外地来沪被关押、劳教、冤判的人;无数的人被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根据明慧网资料整理,上海市历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核实、有名有姓的有三十人,他们是:柏根娣、曹国鑫、曹金仙、陈博英、陈军、陈来娣、丁由牧、葛文新(文心)、顾建敏、黄巧兰、李白帆、李建斌、李丽茂、李玮红、厉玉钦、陆爱荣、陆幸国、马冬权、马新星、卿德惠、翁萍、谢贤泰、徐佩珍、杨学勤、张宝庆、张志云、赵斌、赵允凯、周云天、周招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