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上海法轮功学员范国萍遭受的迫害
上海法轮功学员范国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范国萍女士,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学法炼功后,困扰她多年的各种疾病,如多发性严重心脏病、腰痛、气喘、甲状腺肿大等,不知不觉的痊愈。她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遇到矛盾向内找,宽容、善待他人,家里上下两代婆媳关系融洽,从邻里街坊到亲戚朋友、单位领导到同事无不夸她是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灭绝性迫害政策,范国萍因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受了严重的迫害,给她本人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和肉体伤害。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范国萍为了公民的信仰自由,为了给法轮功讨个公道,为了还大法师父清白,为了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到北京公安的无理抓捕,后被上海驻京办事处截回上海,在长寿警察局被非法关押三天三夜。

二零零零年三月,范国萍第二次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打耳光,用四方木棍全身乱打,额头打出血瘤,流了很多血,背部打得一片紫血,发黑。后被劫持回上海,在普陀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拘留期间,普陀街道书记向范国萍家属敲诈五千元。在她本人不在的情况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又非法抄家,抢去了大法书和录音带、录像带等大法资料。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范国萍在小区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时,被人举报,后被非法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她绝食五十多天,绝食期间,被各种野蛮手段灌食。五月六日,又被劫持到青浦女子劳教所专管队劳教二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每天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一点,期间不断的被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片。一次劳教所的警察在台上恶意诽谤栽赃法轮功, 范国萍站起来抵制辟谣说:“法轮功从来没有拿过美国中央情报局一分钱,法轮大法好!”为此恶警给她吃了五个月普通囚犯都不吃的菜,导致范国萍两脚肿到膝盖。两个包夹犯无时不打人,在工场间、在排队走路时、特别在警察面前打。二零零三年二月九日,在警察的唆使下,这两个包夹犯连续打了范国萍几个小时,范国萍身上全是伤,疼得睡不下,手端不起饭碗。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范国萍被居委会欺骗开了门,长宁区“610”来了一群人如土匪打劫的抄家,又非法抄去大法书及其它大法资料。范国萍不配合,他们给她戴手铐,二个人把她从三楼扛下来,范国萍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长宁看守所,他们三天三夜对范国萍非法特审,不让睡觉,还强行灌食,使她鼻血整整流了一天。进监房后,二十四小时上手铐、脚镣。所长宣布:二个星期(大热天)不许碰水,不许洗脸、洗脚、用水。还唆使监房的人用毛巾扎住范国萍的嘴;用脚踩大小腿;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就拉在身上;关了三天三夜禁闭(一平方大暗室,三天七十二小时一片漆黑);把两手拉直,用手铐固定位置,双脚铐上脚镣,再被吊起,用酷刑逼口供。范国萍拒不配合,不屈服,被迫害得身体虚弱,好久不能动弹。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大镣

二零零九年五月,范国萍因发真相资料被人举报,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单独关在一个监房,不让她和任何人接触。春夏秋冬,全劳教所,她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觉。长期被罚坐小凳子,臀部都坐烂了。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上午,在宝山区法院的马路对面的一个车站,范国萍被宝山区“610”绑架,被劫持到罗店派出所,后又被非法抄家,被非法拘留五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