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河北省迁西县年迫害法轮功学员引来灾祸
河北省迁西县年迫害法轮功学员引来灾祸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九日】河北省迁西县,位于河北省北部,面积1439平方公里,人口约40万。是一个“七山一水分半田,半分道路和庄园”的山区小县,号称“全国十佳深呼吸小城”。自然环境良好。
其中的渔户寨乡,更是纯山区。这里多山,交通不便,各村之间,只有一条道路串通起来。不熟悉的人,白天都很容易迷路,晚上更是艰难。有的村,全村二百多户人家,农户的房屋三三两两的分散在山区小路的两边,绵延十几华里。

这里民风淳朴。甚至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仍保持着夜不闭户的生活习惯。大约十几年前,曾有人看到这里的农户,在村里的空地上养火鸡,只是简单的用篱笆围起来,篱笆的高度刚刚能挡住火鸡飞不出来,而没有对人的防备。外来人来到这里,看到这里仍保持如此淳朴的民风,感到很惊奇。

渔户寨这个名字的由来:据传明朝时期,从天津来到这里的移民,以打鱼为生,并每年用鱼向朝廷进贡,因此得名渔户寨。随着人口的增多,打鱼生活逐渐改变为农耕生活。

到了近代,也因其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这里曾作为共产党的根据地。因此这里的百姓受共产党的宣传影响比较深,对共产党所宣传的一切也深信不疑。

法轮大法修炼者们看到那里淳朴的民风,感受到百姓的善良,因此也格外珍惜那里的百姓。为了救度那一方众生,不畏艰险,屡次去那里散发真相资料,为此付出的不仅是辛苦与汗水,甚至遭受牢狱之灾,乃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二零二零年初迁西疫情主要集中在东荒峪镇粳子峪村和渔户寨乡擦都岭村。粳子峪村的疫情没有扩散,涉及人员较少。而擦都岭村,由一名从武汉回来的无症状感染者传染了多人。全村所有的住户和车辆全部被贴了封条,生活用品全部安排专人登记和采购。所有出入村庄的道路全部封闭,二十四小时有人轮流值班把守。不允许有任何的内外流动。全村每天消毒。

四月份,因擦都岭村有复阳者,再有三百多人被隔离。据知情人说,当时迁西格林豪泰酒店住满了被隔离的人。

迁西县疫情集中爆发地为什么在渔户寨乡?只是偶然,还是有某些必然的因素呢?

在明慧网以“渔户寨”为关键字进行搜索,发现有两起严重迫害法轮功的事件和渔户寨乡有关,在这两起事件中,共十名法轮功学员在渔户寨乡被非法抓捕,十个人都遭到了严重的迫害,其中三人被迫害致死。

第一起事件: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晚,迁西县法轮功学员揣翠君、汪秀花、张桂兰、陈百合和一名司机刘云江去渔户寨乡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民众举报,于五月十四日凌晨被渔户寨乡派出所绑架。其中一人取保候审,其余四人都被判刑。被判刑的四人中,两人被迫害致死。

◎揣翠君被判刑五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揣翠君、汪秀花、张桂兰、陈百合和司机刘云江被绑架到迁西县看守所。在看守所,五人都被强制抽血、照像。

揣翠君绝食抗议迫害,遭到灌浓盐水、戴手铐脚镣等酷刑折磨。在非人的精神与肉体折磨下,揣翠君出现了严重病症。六月十七日下午,揣翠君被带到县中医院外科,被确诊为肾结石。此前她已经疼得用头撞墙,冒一身冷汗。看守所副所长李元轶没有把她留在医院治疗,而是带回看守所,说揣翠君是装病,又说即使检查出病来也决不放人。看守所看揣翠君疼的受不了,每天给她打止痛药缓解疼痛,并没有给予真正的治疗。揣翠君的母亲身患糖尿病、心脏病,因思女心切,到公安局,恳求副局长王幼平,要求见一下生病的女儿。王不但不予以答复,反而叫来国保恶警要把老太太拘留,老太太又惊又吓,心脏病、糖尿病复发。迁西610头目龙立华为了此“案”四处活动。迁西县检察院起诉科郝海涛,说揣翠君在看守所“闹腾”,就冲着她的态度,不管证据不证据,至少判她三年,并说这是“政治问题”,让别人也不要管。为了拼凑“证据”、罗织罪名,迁西法院先后四次非法庭审。在审讯记录中故意遗漏辩护人的证词、辩护词,篡改当事人的笔录,添加有利于判刑的部份,删减甚至篡改不利于判刑的部份,如:将“看不清”写成“是”,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被删减……。庭审中证人均未到场,证人证言也未宣读就草草收场。并根据这份“编造”出来的审讯记录,判处揣翠君五年,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陈百合被判四年冤狱,出狱后蹊跷死亡,怀疑是在监狱被下了毒。

陈百合和揣翠君一起经四次非法庭审后,被枉判四年,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陈百合在狱中出现高血压症状(170),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也有些模糊。家属申请保外就医,监狱说:不符合条件,需要双目失明才行。

陈百合原是一个身体强壮、性格刚强的硬汉。四年后出狱时,整个人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目光呆滞不爱说话、疲倦犯困老是睡不醒、大脑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减退、浑身没劲儿、两腿发软、行动非常缓慢,前胸和后背上那些红痣都变黑了。到后来记忆力基本丧失,说话语无伦次,右眼睛看东西也模糊不清了。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早六点多,突然倒下,吐了两口黏液,昏睡了二十二个小时发着高烧停止了呼吸;大约两个多小时以后,整个脸、耳朵、手指甲,都变成了青紫色,从嘴里流出黑红色的血汤子。遗体火化时,火葬场的工作人员看到黑炭色的骨灰,惊讶地说:“哎呀, 这个人骨头这么黑,是被毒死的吧!?”

◎汪秀花先被取保候审,后被判三缓五,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汪秀花,靠办托儿所维持平日的生活,家长、孩子都非常信任她,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被非法抓捕后,迁西县政法委不顾孩子家长们的恳求,指使教育局强行将她的托儿所查封。

汪秀花在家人的上下活动打点下,被取保候审,暂时得以回家。但回家后,恶警仍然不断上门骚扰。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晚八点左右,汪秀花正在自家楼下与邻居聊天,突然来了三个恶警,上去就搜身,什么也没搜到。国保恶警何连锁打汪秀花嘴巴,一边打还一边骂着。然后将汪秀花拉上车,绑架到国保大队。

恶警逼问她口供没得逞,何连锁又打汪秀花嘴巴,然后一个姓满的恶警和另一个恶警也跟着打。三个恶警轮换,一直打了汪秀花六十多个嘴巴,打的口出血,脸变形。最后把身上的几十元钱搜走,把胸前的法轮章揪掉。然后又来抄家,土匪一样连租房户都被抄了,最后抢走了电脑,大法资料,一百多元钱。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午,汪秀花被六、七个国保警察闯到家中,以“保奥运”为名绑架。约两个月后,汪秀花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缓期五年。汪秀花和她的家人一直未看到所谓的“判决书”,找此案的主审法官赵胜民索要,赵胜民的答复是:“没有。”汪秀花于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

◎刘云江先取保候审 后被判刑三年

刘云江于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被绑架后,迁西城关派出所恶警狠抽他嘴巴,并三次把他两个胳膊拧到背后,戴上手铐再吊起来,造成他手腕上伤痕累累。还用绳子捆住手脚,然后用皮管子抽打他。几天后刘云江取保候审,但仍被逼迫作伪证。刘云江无奈转兑了赖以生存的综合商店,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八年一月,刘云江被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冀东监狱二支队九中队。在监狱中他被强行洗脑、奴役,先后强迫他看管菜园、烧锅炉等。

◎张桂兰被迫害出现严重病症 取保候审回家

张桂兰,与陈百合是夫妻。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两人都被绑架。张桂兰被劫持到看守所后,头晕目眩、不能站立,不能走、呕吐不止、食水不进,六月十五日取保候审回家。回来后,恶警仍不放过她,指使、威胁、欺骗不明真相的亲人,以放回陈百合为诱饵,逼迫她作伪证,曾两次被逼迫得病情加重,到医院输液。

上天慈悲,数次警示——突降冰雹与汽车自燃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四日凌晨五名法轮功学员在渔户寨乡被绑架后,五月底,渔户寨乡遭到冰雹袭击,鸡蛋大的冰雹下了好一阵子。渔户寨乡东水峪村,全村屋顶的瓦全部被砸碎,砸毁了所有农田的庄稼,一头牛被砸死,一个村民的头被砸破。估计损失达几十万元。当时就有村民说:这是咱们这儿举报法轮功遭报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迁西法院第三次非法开庭审判大法弟子揣翠君、陈百合。初冬的天气,刮着阴冷的北风,迁西法院院内停放的汽车却突然起火,冒起了黑烟。所有在场的人无不称奇。明白人知道,这是迁西法院干了坏事,老天对它的警示。

第二起事件: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贾淑香、刘秀云、郑得荣、李秀凤和张雅林在渔户寨乡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遭迁西县国保大队和渔户寨乡派出所绑架,关押到迁西县看守所。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其余四人都被判刑。

◎李秀凤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李秀凤和张雅林、贾淑香、刘秀云、郑得荣等五人到迁西县渔户寨乡东水峪村发放真相资料。下午三点多遭绑架。十二月十五日李秀凤被迫害致高血压,半身麻木,家属被勒索三千元押金,取保候审回家。被关押期间,李秀凤曾被揪着头发强迫照相。

李秀凤回家时间不长,迁西国保大队又打电话,以核实情况为由,将李秀凤及家人骗到迁西国保大队,欲将李秀凤再次扣押,见李秀凤满脸通红,仍高血压症状,未敢实施迫害。迁西国保大队多次威胁李秀凤的丈夫:回去看好她,如果李秀凤再出去(讲真相),就把她丈夫一起关起来。家人压力很大。

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李秀凤丈夫接到迁西检察院电话,说第二天让李秀凤来检察院。十号李秀凤及家人去了迁西检察院,在检察院遭到非法审讯。在巨大的压力下,三月十八日,李秀凤突然出现血压高症状,被家人送进医院抢救,十九日含冤离世。

◎贾淑香在看守所遭野蛮灌食 戴脚镣 被判刑三年半

贾淑香,女,唐山高新开发区前白寺口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被绑架。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贾淑香、刘秀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二十四日上午,所长田桂录、指导员付建军、狱医郑媛等,对已绝食八天身体非常虚弱的贾淑香强制灌食。贾淑香被戴上刑具、脚镣。狱警说什么时候吃饭了,态度好了,再把脚镣解开。二十五日下午,副所长付建军又一次把体弱的贾淑香拉出去强制灌食。付建军还扬言:只要一天不吃饭,就天天灌,反正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灌一次豆奶粉二十五元),不怕受罪就灌。

遭灌食折磨后,贾淑香一点力气都没有,吐血,气息奄奄,胃里非常难受。

贾淑香被判三年半,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郑得荣被判刑三年半

郑得荣,女,唐山高新开发区刘家洼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下午被绑架、关押后,郑得荣每天吃了就吐,身体很虚弱。郑得荣被判刑三年半,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刘秀云被判刑四年

刘秀云,女,开平区郑庄子乡贾庄子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下午被绑架。在看守所,刘秀云被迫害得两次心脏病复发。后被判刑四年,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张雅林被判三年缓期五年。

张雅林,男,高新开发区田庄村人,大学本科学历,唐山钢铁公司自动化公司职工。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日下午三点多,张雅林遭渔户寨乡派出所警察拦截,他被拖下车,收走车钥匙和驾驶本,被绑架到迁西县公安局非法审讯,一直到晚上九点,被关押到拘留所。十五日被转到迁西看守所。二零一一年六七月份,张雅林被判三年缓期五年。

庚子年初疫情爆发

二零二零年初,迁西县共有确诊病例13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疑似病例1例,死亡1例。本县41.42万人全部做了排查,确认病例间接接触者1471人,外地协查人员2人,累计居家隔离人员5232人。其中渔户寨乡擦都岭村是疫情集中爆发地。

擦都岭村名由来:这里原是一山岭。清康熙皇帝从此路过,由于山岭上高低不平,行走艰难,不小心马失前蹄,康熙皇帝从马上跌落。说来也巧,坚硬的地面擦掉了康熙帝膝上久治不愈的毒疮。康熙帝非常高兴,便封此岭为擦毒岭。后有人迁此居住,发展为村落,村名擦毒岭演变为擦都岭。

听懂警报退党平安

那么,发生在渔户寨乡的迫害事件,做恶的是少数人,为什么这里的民众都承受了疫情爆发带来的种种不便与痛苦?

因为苦难能让人清醒、有机会醒悟。如果做恶最多、罪恶最大的人要先得恶报而死,那样人间就没有迷了。而最后遭恶报者却没有机会醒悟和悔改了。

有研究表明:武汉肺炎(新冠病毒)的蔓延,清晰地呈现出以中共为目标的选择性传播,它针对共产邪党而来,淘汰邪党分子及其为其卖命的、站台的因素。

很多人的亲身经历验证了:只要退出中共相关组织,收回“卖身契”,就能逢凶化吉。

年初的疫情,很多百姓经受了切肤之痛。很多专家预测:疫情还会再来,而且下一次疫情来时,会更凶猛。

生死关头,拿出善念,用你的理性和智慧,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