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评论 » 四川程思桂、汪显树、易群仁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
四川程思桂、汪显树、易群仁被泸县法院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八旬程思桂老人,泸州市龙马潭区人,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泸县法院对程思桂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八千。同年十二月十一日,泸县奇峰镇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和易群仁被泸县法院分别非法判刑四年和四年半。
程思桂老人,今年八十一岁,居住在泸州市龙马潭区,泸州气矿退休工人。她曾是癌症患者,她丈夫因患癌症早逝,儿子因患癌症夭折,程思桂修大法,绝处逢生,癌症消失。程思桂为告诉人们法轮功好的事实,让人们象她一样受益,她被非法拘留、劳教迫害,还经常遭到单位、社区骚扰。

汪显树,男,今年六十七岁,家住泸县奇峰镇,做个体经营皮鞋生意;易群仁,女,今年五十四岁,家住泸县奇峰镇。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和易群仁都曾身患多种疾病,在无可救治、生不如死的绝望中,是法轮大法给了他们身体的健康、生命的新生。

八旬程思桂被绑架和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程思桂老人在泸县得胜镇向世人免费发放大法真相资料,被三个黑衣人一把夺过她的包,劫持到派出所。警察把老人包里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构陷的所谓证据,强拉程思桂的手,指着资料拍照,又强行逮着老人的手盖手印、掌印;强迫老人走路,摄像摄取她走路的步态,强迫录制声音。当晚十一点,老人才由家人担保回家。

二零二零年九月初的这天,程思桂买菜回家,警察胁迫程思桂的儿子开车送程思桂到泸县。到了泸县,程思桂被带到县医院全身体检。在得胜派出所,警察拿出一张单子,在程思桂面前虚晃一下,说:你被逮捕了,要弄你去拘留。

在派出所,程思桂老人从下午一直坐到晚上近八点钟,天几乎黑了,警察将老人劫持到合江看守所。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敢收人,警察嘀咕了一个多小时,才将程思桂送回家。警察说,以后还要来找你。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二日前,程思桂接到所谓“庭审”通知,二十二日,她由儿子送去泸县法院,非法庭审上午九点半结束。

近日得知,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七日,泸县法院枉判八旬老人程思桂四年,勒索罚金八千。

汪显树和易群仁再被绑架和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泸县奇峰镇几名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家庭中祝贺大法师父的生日,表达感恩。在回家的路上,易群仁、汪显树等法轮功学员被泸县国保、奇峰镇派出所警察及泸县国保调来的其它派出所警察与武警绑架。

第二天,易群仁、汪显树被非法刑事拘留,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分别回家。易群仁、汪显树被非法关押到泸州纳溪看守所,而后被构陷到检察院;二零二零年九月一日,易群仁、汪显树,从纳溪看守所,被劫持到泸县福集,被泸县法院非法庭审。

易群仁的指派律师没有与当事人的家属接触,开庭时间到了,她的家属一个也没有得到通知,没有一个人能进到法庭旁听。汪显树的女儿是唯一的旁听者。

泸县公检法以“破坏法律实施罪”构陷汪显树、易群仁。汪显树质问法庭:哪条法律规定了法轮功是×教?公诉人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他们说,国家规定的。二零一五年、二零一六年就有了这个规定,并实施了的。他们还出示了一个什么文书来糊弄,蒙骗当事人与其家属。

泸县法院法官态度非常恶劣。汪显树的腿已经出现状况,可能是静脉曲张,行走很困难。站起来回答问题、或回答后坐下来,汪显树的行动慢了点,法官就吼叫:“喊你站起来回话呀!”“喊你坐下你才坐下!”全是呵斥的口气。

公诉人为了做实冤案,法庭上公然威胁当事人说,你死不认账,罪加一等;请律师判得更重,你看嘛;你在庭上的表现就是不认罪,应该罪加一等,应该重罪;你先前还被判了几年的。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泸县法院枉判泸县法轮功学员汪显树四年,易群仁四年半。

汪显树曾受冤狱迫害命危

二零一五年,汪显树被云南镇雄法院冤判五年,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保外回家,身体康复后,又被劫持到云南监狱“服刑”折磨。

汪显树在控告江泽民的诉江状中诉说了自己在云南镇雄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到的虐待。他说:“挨打受骂是常事。交了生活费的也吃不饱肚子,不交生活费的每顿只给一两包谷籽吊命。吃的包谷面,是已经馊臭了的、没有筛糠的、连猪都不吃的,有数量很少的一点汤伴着几片干菜叶,汤色浑浊有沙。在营养缺乏,食不果腹的饥饿中,还被强迫劳动,擦地板等。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零七天,身体健康的我已经被折磨得全身浮肿发亮,十个指头肿得合不拢;又咳又累;出现高血压、心脏病、下肢麻木。不能走动了,要走动就得弓着腰……看守所怕出人命,把我送进医院抢救。”

“住院第四天医生告诉我说,没有办法医治,以后终生都这样了。长期服药不能中断,不然对生命很危险。监狱医院住了九天,六一零、国保、法院、医生看我病情没有好转,要出人命了,就不给我医了,把我的衣服从看守所带出来,把我扔给了子女。我从医院被赶出来时,骨瘦如柴,一百六十斤的身体下降到不足一百斤,站立不起,意识模糊,两个人架着我的肩膀才把我拖出医院。”

二零一四年,汪显树被非法关押,他做皮鞋生意的工坊、门市被非法查抄,红红火火的生意倒闭。家人聘请的律师维权,遭到国保野蛮、粗暴的阻止,律师没能正常阅卷与会见当事人,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也被非法剥夺,还造成当事人家属因请律师经济损失一万元。汪显树的妻子在极度的忧郁与恐惧中,于二零一五年三月含冤离世。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汪显树病危,回到四川老家,与妻子已阴阳相隔。

汪显树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终于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可是,二零一七年正月初八新年刚过,四个不报身份、不出示法律手续的不法之徒,强行将汪显树抬上车,劫持到泸县看守所,第二天,送回云南继续迫害。

泸县法院曾经诬判的法轮功学员易群仁、阳春蓉、程洪州、冯德琼;易群仁也是备受折磨。

易群仁曾受冤狱迫害四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泸县国保、奇峰派出所警察、及大江村村委人员十几人,闯进法轮功学员易群仁家,抢走电脑、打印机、手机、大法书籍等私人财物,把在山头上干活的易群仁抓走,非法关进泸州纳溪看守所。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泸县法院、检察院、公安国保、及中级法院相互勾结,合伙将易群仁非法判刑四年。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在成都龙泉女子监狱,易群仁历经四年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回家后,家人,连家中老人都不断受到骚扰,家无宁日。

如今,汪显树和易群仁分别再被非法判刑四年和四年半。

发表评论